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选车 > > 正文

[转载]高铁票价迎来“浮动时代”

2018-02-13 06:15  来源:未知           

4月21日,中国高铁迎来第一次跨省调价,东南沿海高铁的车票价格不再“一刀切”,而是根据各车次的客流状况,呈现出差异化。

东南沿海高铁由上海至杭州、杭州至宁波、宁波至深圳三段组成,全长1600多公里。此次调价涉及东南沿海时速200公里至250公里的动车组部分票价,沪杭、杭甬段时速300公里高铁动车组票价不在调整范围。

有评论认为,让价格成为调节客运流量的杠杆,这是中国高铁在进行市场化改革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有涨有降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改革完善高铁动车组旅客票价政策的通知》,4月21日起,东南沿海高铁开行的200公里至250公里时速动车组列车票价进行优化调整,沪杭、杭甬段时速300公里高铁动车组票价不在调整范围。

据了解,此次票价调整,二等座涨幅在25%~30%区间,一等座涨幅在65%~70%区间,具体票价将根据季节、客流的变化,依据市场供求关系制定,在淡季票价也会有一定下调。

事实上,早在2007年,在原铁道部发布的相关文件中,就规定了旅行速度达到每小时110公里以上的动车组列车软座票价基准价可上下浮动10%,此次高铁上调票价尚属首次。这也预示着高铁标价将根据市场需求等因素进入“浮动时代”。

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铁路部门对票价的调整十分谨慎,此次调价是根据国家规定,综合考虑了铁路运输成本、市场需求以及乘客承受能力等因素确定的票价。

对于乘客来说,最关心的就是价格,《民生周刊》记者了解到,此次东南沿海高铁调价,执行票价是根据各车次的客流状况,呈现差异化,有升有降。对于一些上座率高的车次,涨幅可能达到15%以上,上座率低的车次,票价可能会降15%以上。

在本次调价中,涨幅最高的当数D3108次(深圳北至上海虹桥),早上8点11分发车,晚上19点59分到达上海,因黄金班次,上座率最高。而降价最多的D7406次(深圳北至潮汕),早上7点10分发车,9点23分到达潮汕,短途直达车,上座率较低。广州东至潮汕动车调价后二等座票价为179.5元,比调价前涨16块钱,一等座调整后达249.5元,比调价前上涨两成多。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高铁比动车还便宜。以杭州东至温州南区间段为例,耗时3小时06分的D3231次列车二等座调价后票价为150元,而耗时2小时30分的G7333次列车二等座为138元。

高铁调价后,关于部分票价涨幅超50%的新闻也着实吸引人眼球,调价后宁波至深圳段一等座票价涨幅最高超过50%。《民生周刊》记者在12306网站查询发现,该段票价为733元,耗时9个多小时,综合票价和时间成本,旅客或可考虑飞机出行。

有业内人士建议,对于价格比较敏感但时间冗余的旅客来说,可以避开高峰时段出行,选择短途直达车,出行成本会降低。有业内人士坦言,将来高铁车次可能出现多档价格,旅客可以认真比对后选择最优方案。

此次票价调整,有观点认为主要与相关企业亏损有关。亏损原因之一就是定价偏低,并且明显低于同区间公路票价。以厦门到深圳为例,公路运行8小时,票价372元,调价前高铁运行3.5小时,票价仅为150元。

价格杠杆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2011年,京沪高铁开通至今,已经6年过去,铁路的建设成本、运营成本都在上涨,铁路票价调整有其必然性。让价格成为调节客运流量的杠杆,这是中国高铁在进行市场化改革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事实上,高铁迈出这一步只是时间的问题。一方面,高铁运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同样路程,此前高铁运行时间是公路运行时间的一半,但是价格却大不相同,便宜许多。另一方面,由于人们出行时间大体一致,而高铁运行的车次有限,这就容易造成列车“高峰堵塞、低谷空置”的情形,使用效益不高。

业内人士大多对高铁调价持积极态度,高铁根据人流量自主调价,有利于鼓励旅客选择合适出行时间,提高空置列车的上座率。王梦恕认为,在促进高铁市场化改革的同时,高铁服务也应跟上市场化节奏,具体而言,就是从理念服务、配套设施、管理机制等方面加以提升。

有专家指出,高铁进行市场化改革,在有效提高营业利润的同时,应不断加强对硬件设施的改善,提高技术手段,增加乘客的满意度。如提升高铁的卫生环境、无线网络覆盖、高铁餐食质量、乘坐的舒适度等等。长此以往,才能在市场中形成良性循环机制。

当然,也有人给高铁改革“打预防针”,建议引入竞争管理机制,加强制度管理,防止乱象的发生。“自主调节价格,不能乱调。要防止乱象的发生,就应建立健全票价服务体系,制定相关法律法规,确保票价调整合法合规。同时,加强对铁路运输企业的监督管理,建立健全监督机制,让票价调整在人民的监督下进行、在企业内部的监督下进行、在法律法规的监督下进行。”媒体人胡大庸说。

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负责人指出,铁路部门此次对部分高铁票价进行优化调整,不仅有利于企业改善经营状况,提高服务水平,也有利于促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作用的发挥,更好地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出行。

媒体评论员梅剑飞坦言,高铁已从乘客眼中出行的“奢侈品”,逐渐成为出行的主要选择。从短期看,价格调节有利于客流与运力的再平衡,提升铁路企业的运输效率。从长远来看,票价灵活可提高铁路对市场的敏感度,加快铁路总公司融入市场的步伐。

同时,梅剑飞还表示,价格调整可以让铁路行业的收入预期与经营环境有所改善,提高铁路行业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从而使得高铁运营开发模式趋于多元,让行业资源配置更有效率和活力。

(《民生周刊》记者 于海军)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