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 正文

揭露浙江省肿瘤医院及腹部外科金望迅医生的丑陋行为

2018-02-02 09:45  来源:未知           

我的父亲沈仁来66岁浙江省象山县人,于2017年2月7日查出胃癌低分化腺癌,于2月15日在象山第一人民医院手术,由于癌症比较晚期,与胰腺十二支肠紧密粘连,主刀医生告诉我他没法办割下。于是我带着父亲来到上海肿瘤医院希望能有手术的机会,在上海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出说手术没有机会了,只能化疗,上海的医生说化疗效果还有6-12个月的生存期。我当时都绝望了,在上海做了一次化疗我们回家了。  经多方打听腹腔热灌注对我爸的病情有好处,浙江省肿瘤医院刚好有这个项目,4月8日带着父亲来到了杭州半山浙江省肿瘤医院,杭州寄托了我们全部的希望。第一次化疗结束的时候我父亲做了第一次腹腔热灌注,考虑到去上海不方便,既然在杭州做热灌注顺便也在杭州做了第二次化疗和第二次腹腔热灌注。在验血的时候发现我爸的癌胚抗原从原来的245降到75了,我很高兴以为化疗很有效果,当天就拍了CT打算带回杭州让医生看看是否有机会手术,而我爸也由于血小板过低返回杭州紧急治疗了,当时正好是5月1日我们的主任医生方美玉没有上班,浙江省肿瘤医院综合内科顾小琳医生值班,我让她看了我爸的CT问她有没有可能手术,她说她觉可以手术,并且马上联系了当时腹部外科正在值班的副主任医生金望迅。  金望迅医生很仔细地看了我爸的CT,并且和4月8日的CT以及第一次手术的CT做了比较,他说我爸化疗没有什么效果,两个片子没什么变化,但是手术还是有机会的,他说他对手术有70%-80%的把握,但是如果我爸不手术的话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最多6个月。我当时很纠结我很想手术,但是我又担心手术的难度太大,我给他看了以前的手术记录,并且跟金医生说我们是第二次手术了要谨慎一点,我要专家会诊,评估。他说好的,他会召集专家讨论的,他还是比较有信心。  第二天我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说他们一个早上都在讨论我爸的CT,他用的4月8日我爸在浙江省肿瘤医院拍的CT.他们讨论的结果是我爸手术还是很有机会的,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我当时还问他要会诊报告单,他说早上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在反复讨论评估你爸的事,我还会骗你?我想想也是,他根本就没必要骗我。如果没有把握他大可不必接这个手术。我当时还问他有没有手术方案,他说不需要方案,割下来的希望是非常大的,叫我们不要就这么放弃了。我想想也是一个对我们毫不相干的医生都这么有信心,没有放弃,我们更没有理由放弃了。  后来就开始了术前准备工作,因为已经到第三次化疗的时间了,金医生叫我们不要化疗准备术前工作,手术必须在停业化疗15天后进行,在此期间我们很担心化疗停了癌细胞转移,如果癌细胞转移了就没有必要手术了,所以不至一次地问医生有没有转移,金医生都告诉我们没有移转。终于在5月17日进行了手术,术中金医生出来谈话了,说是手术风险较大,但是割下来的可能性跟预期的一样也很大,问我们是否继续手术,我们选择了手术。手术进行了3个小时终于把肿瘤割下来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金医生说过程很艰难,但手术很成功,他割的很干净,我们一家都很开心。术后金医生叫我们签了一张术后知情书,写着做了一个姑息性手术,我不懂姑息性手术是什么意思就问金医生,他说只是文字上的差别,手术做的很干净,我没有多想,相信医生说的话。.我爸进了ICU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转入普通病房。术后恢复的比较平稳于6月1日出院。  这里忘了说一个细节了,因为担心我爸的手难度比较大,我给了金望迅医生6000元的红包,我想如果他收这个红包说明他对这个手术的把握还是比较大了,如果不收红包说明他对这个手术没有什么把握,结果他收了,所以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到我爸出院那天都没有还给我。  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出院的时候金医生叫我们去当地医院每两天换一次纱布,但是当地医院的医生说我爸流出来的东西太多了,要一天一次,后当地医生都不敢换纱布了,叫我们跟主刀医生说,我拍了个照片给金医生,他说没有问题加强营养就好了,后来实在太多了,我们也不知道流出来的什么东西,当地医生说像胆汁,我又带着父亲返回杭州,金医生给我们做了简单的引流处理,说不像胆汁,消化液应该是绿绿色的,说是一点肠瘘,没有关系,没有发烧,没有肚子疼问题不大,只要加强营养就会好的。就这样我又折回象山。  6月8日早上我实在不放心,带着我爸去当地医院肿瘤外科看了下,那个医生说了,我爸动这个手术一点意义都没有,半年之内肯定复发,而且现在还肠瘘,很难治好,他说他们没有特别的办法,我当时都傻了,原来我们冒这么大风险,倾尽全力动的手术一点意义都没有!当天晚上就肚子疼,6月9日回杭州了,当时金医生不在医院,给我们治疗是和金医生一组的王兵医生,他带我们做了B超,CT。王医生说B超和CT都显示肠瘘了,而瘘口很大。下午金医生回来了,他看了一下B超和CT说是肠梗阻,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肠瘘还是肠梗阻。他说先保守治疗,在此期间我爸一直肚子疼,瘘出来的消化液也挺多的一天有160-170毫升左右。我还问金医生漏出来的东西会不会造成肠梗阻,他说不会,肠子外面还有一层保护膜,只要引流通淌就没有问题,我又一次相信了。终于于我爸在6月11日那天排气排便了,我们都很开心.以为通气和通便了肠梗阻就好了,但是金医生说就算是排气和排便了肠梗阻还没好,还是要手术,而且只能手术,要不然肠会坏死的。没办法我们只能进行手术。这次手术金医生切割掉了两断破掉的肠,我一直很凝惑肠梗阻也会把肠子弄破?  这次手术后我爸就在术后第8天放了一个屁,但是金医生说肠梗阻还没好,再也不能进食,进水了,每天靠营养针维持生命,而且王医生说我爸已经治不好了,接下来是腹膜炎引起的器官衰竭,最多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而且肿瘤已经转移了。我问是术后转移的还术前转移的,他说是术前转移。我说已经转移了为什么还要手术,他说这是金医生和你们说好的,我也不知道。到这里我真的绝望了,怎么可能已经转移了呢?手术前明明是没有转移的呀!  我带着术前的CT叫其他医院的医生看了,医生说这个肿瘤早就转移了,而且CT报告上就有腹水,而且肠系腹膜后多重淋巴增大,那就是不能手术了,很明确转移了。我带着这些问题又去质问金医生,金医生辨解说淋巴增大不一定是转移,也有可能是炎症。淋巴结大于1公分才确定是转移,我爸的淋巴结才0.8公分。在那一记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始至终金医生都知道我爸的癌症已经转移,而且他也明白我爸是肠瘘,根本不是什么肠梗阻,(因为肠瘘和肠梗阻对医生来说责任是不一样的,肠瘘医生要承担责任,肠梗阻是术后并发症不需要承担责任)这些问题在以后和腹部外科主任谈话中得到了证实(他说我爸是肠瘘,是因为手术范围太大了造成的,肚子疼,呕吐是肠瘘起的)。  我不明白作为一个医生为什么要对家属隐瞒病情,病人得了癌症已经很痛苦了,医生不想减少病人的痛苦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做一个对病人来说毫无意义的手术,增加病人的痛苦,加重家属的经济负担呢?医生不是医者仁心吗?为什么自己手术出了问题不是想着补救而是想方设法地掩饰问题,推卸责任呢?  一个月内两次手术,对一个癌症病人来说是承受多大的痛苦,这些我们都无法体会,可是手术过后却一个问题都没有解决,肿瘤割不割都早已经转移并且在6个月内肯定复发,所谓的肠梗阻手术结束后还是滴水不能进,这是医生救人吗?这是在杀人啊!  看到我爸这么痛苦我很自责,也很内疚。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家属一心只想救自己的亲人,所以对医生说的每一句都不曾怀疑过。难道这也可以成为我们的弱点.,让我们去承受不该承受的痛苦?  我因为自己的草率,冲动,无知,付出的代价是我爸的生命,这辈子我都不能原谅自己!  但是那个叫金望迅的医生呢?就这样逍遥法外吗?理所当然地做他的医生再害另外一个癌症病人吗?  我跟医院交涉过几次,希望他们给我一个说法,但是他们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现在我爸的生命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再悲伤,难过,后悔也都无挤于事。  我父亲就是第二个魏则西,不同的是我父亲的医院是公立浙江省肿瘤医院,魏则西是莆田系医院,我父亲是不停的手术,魏则西是细胞疗法。  难道公立医院就可以不顾病人痛苦,利用家属缺泛医学知识,救人心切的心情,在癌症已经转移的情况下怂恿家属手术吗?并且在发生了医疗事故的后以各种方法掩盖事实  在这里揭露金医生的行为,没有别的目的,我只是希望这样的医生不应该在医生队伍里,不能让他再去害别的病人。更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破坏医生形像。更希望医院不要包庇这样的医生,实事求是。还我们一个公道。给病人一个健康,公正,透明的医疗环境,给病人应该有的公道。  各位路过的亲,帮帮我吧,看到这个贴子帮忙置顶,给我们一个公道,也让更多的人知道金望迅医生的丑陋行为,揭露浙江省肿瘤医院的黑幕,不要让他再去害其他的病人。在这里我先谢谢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