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网城 > > 正文

长生生物借壳前夕"突击业绩":频繁卷入疫苗行贿案

2018-08-21 02:04  来源:未知           

  (原标题:长生生物借壳前夕“突击”业绩:涉嫌操纵销售费用 频繁卷入疫苗行贿案)

  7月26日,被强制ST的长生生物(002680,SZ,证券简称为ST长生,以下简称长生生物)开盘继续跌停,问题疫苗事件还在持续发酵。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长生生物借壳当年(借壳重组交易主体为长春长生)的财务数据,存在着诸多疑点。

  长春长生于2015年底借壳上市,其当时的财务报告期时间为2012年~2014年以及2015年上半年。记者发现,报告期内,长春长生业绩稳步增长,数据显示,这期间的收入增长离不开二类疫苗中狂犬疫苗及水痘疫苗的“爆发”。

  与此同时,多份法院裁判文书显示,2013~2015年长春长生销售人员及经销商在推广上述产品期间卷入多个受贿案件。更有判决书显示这些费用会纳入长春长生的销售费用。然而蹊跷的是,长春长生2015年二类疫苗销量同比大增的情况下,业务推广费却没有同步攀升,这也直接影响到当期的费用率降至报告期内最低值。

  这也带来另一疑点——报告期内销售收入与费用率的变动存在不一致,借壳前费用奇低、借壳后费用猛增。在2012年之前的两年时间,长春长生期间费用率基本在40%左右,临近借壳上市的3年却呈下降趋势,2015年上半年期间费用率比2012年以前“缩水”近半。成功借壳后,长生生物销售费用逐年攀高,2017年期间费用率更是达到47%,创近5年最高值。

  回过头看,报告期内逐年下降的期间费用率与上扬的收入及销量曲线,是有意为之还是“规避”风险?一份公开的裁判文书可见端倪:一位长生生物大客户当庭坦言“配合长生生物公司做上市公司业绩”。

  难逃潜规则:收入增长与变相推广相关

  在疫苗行业,给某些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医务人员“好处费”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按照惯例,这些费用通常由经销商或销售人员支付,在上市公司报表里以业务推广费体现。

  “药企推广渠道主要通过举办各种会议,邀请各种医生等人员参会,以实现进行产品推广及销售,所以会议费都比较高。市场推广费那么高应该是他们通过经销形式进行产品销售,给予有渠道和资源的人较高的提成。”一位药企财务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

  北京中会仁会计师事务所主任丁会仁也解释称:“这个行业的潜规则一般体现在销售费用,比如业务推广,组织专家开会或者去参加各种各样相关的会议活动,销售费用中可能包含给相关人员的业务提成、佣金、甚至有可能包含给某些人员的利益输送,如好处费。”

  长生生物在年报中解释称,推广服务费系公司需支付给推广服务公司的推广服务费,影响因素包括商品的销售数量、销售单价、销售回款等。

  2017年全年,长生生物的销售费用为5.83亿元,相比2016年的2.31亿元增加了1.52倍。对于畸高的销售费用增长,长生生物的解释是:营销模式受疫苗流通条例影响推广费、市场服务费、会议费和运输费增加所致。

  进一步梳理可以发现,在长生生物上述5.83亿元的销售费用中,推广服务费占了绝大部分,超过4.42亿元,是总销售费用的75.95%。

  此外,在2016年的2.31亿元销售费用中,推广服务费达到2.02亿元,占比87.45%;2015年,销售费用约为1.41亿元,其中推广服务费1.19亿元,占比84.4%。

  丁会仁称,根据会计实务,销售费用一般列示与销售活动有关的费用。“这个科目是一个范围很灵活的科目,可以包含很多说不清楚的费用支出,一般在设计内部控制时,要求必须有具体的活动清单或者凭证。”

  财务疑点:借壳前费用奇低、借壳后费用猛增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整理发现,对于药企IPO,期间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以及财务费用)通常是证监会较为关注的问题之一,销售费用或者学术推广费用较高的药企,通常会被要求详细罗列报告期各期促销费及学术推广费的具体分项构成等。

  期间费用率为期间费用与当期营业收入的比率,这一指标实际上体现出了企业对成本费用的管控能力。交易报告书披露,2010年、2011年,长春长生的期间费用率分别为40.43%、40.42%。

  然而,在报告期内(2012年~2014年以及2015年上半年),长春长生期间费用率分别为39.35%、38.55%、32.51%和26.62%。对比可以发现,2012年~2014年,这一比值在逐年下降,且到了2015年上半年,仅为26.62%的期间费用率,也创下报告期内最低。

  根据披露,长春长生报告期内的期间费用分别为1.7亿元、1.71亿元、2.02亿元,2015年上半年为9913.11万元;而同期的营业收入对应为4.33亿元、4.44亿元、6.23亿元和3.72亿元。可见,长春长生在期间费用增加不大的情况下,实现了销售业绩的快速增长。

  长春长生在交易报告书中解释称,收入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使得公司总体期间费用率下降。

  若长春长生的解释站得住脚,那么,上市以后,长春长生的营业收入在进一步增长的同时,其期间费用率理应也是伴随着“收入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的规律而下降,或者至少保持相对趋于稳定的状态。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016年是长春长生成功借壳上市后业绩稳步发展的一年。2016年长生生物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合计3.31亿元。以此计算,其2016年度期间费用率约为32.51%。

  2017年,长生生物业绩再创高峰,该年度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合计达到约7.37亿元,以此计算,该年度期间费用率约为47.5%。远远大于借壳上市的报告期内在30%左右浮动的数据。

  以上可见,期间费用率最低的时刻,恰好是长春长生其借壳上市时的报告期内。借壳上市后,长生生物期间费用与营业收入呈现正相关关系,且期间费用增长幅度超过营业收入增长幅度。

  在正相关关系下,长生生物需要花费更多的期间费用去实现业绩的增长。也就是说,上市后的2个完整的会计年度里,长生生物借壳上市报告期内“收入增长带来的规模效应”的“法宝”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利用高额的期间费用(其中主要是销售费用)来促进营业收入的增长。

  增长探因:二类疫苗成业绩“引擎”

  早在2015年借壳时,长生生物就表明了未来的发展战略,“相比于国际水平,我国的疫苗接种率较低,第一类疫苗由于由政府推行,接种率较高,而自愿接种的二类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长生生物认为,在我国庞大人口基数的基础上,健康观念的改变将激发疫苗产品的广阔需求。

  由此可见,长生生物把上市以后的业绩增长砝码压在了二类疫苗上。这不仅是因为二类疫苗利润率较高,更重要的原因是,二类疫苗有更大的“操作”空间。长生生物也在交易报告书中提到,二类疫苗市场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各级疫苗接种点都可以直接向疫苗生产企业采购,也可以向疫苗代理商采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