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网城 > > 正文

在广州武警医院割双眼皮被割残,去讨说法却被打!整形科现在转去

2018-02-11 21:27  来源:未知           

 在广州武警医院割双眼皮,结果被割残,去讨说法被打,反被诬为医闹,魏则西事件后整形科转去了广州海峡医疗整形医院!

  广州武警医院,做双眼皮失败,去找他们理论,他打了受害人,出来几个黑衣大汉,说别人是医闹,录像,受害人报警,保安劝受害人离开,整容外包,打着三甲的招牌高调的招摇撞骗,到底送了多少红包?打电话到12315不管,打电话到广州市卫生局也说不归他们管,部队医院就没人能管得了吗?他们自己管自己??

  一失足成千古恨,2014年3月3日,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这是我痛苦的开始,这年我才25岁不到,割个双眼皮结果健康没了,工作没了,什么都没有了。因为眼皮偶尔呈现一单一双,想要对称点,于是2月份的时候在百度搜索割双眼皮的信息,看到了广州双眼皮贴吧里面广州武警医院的案例很美,以及广州武警医院的官网,说是公立三甲医院,医生的资质也是介绍的高大上,很专业,技术很高超的样子,于是在他们官网预约了3月3号的手术。做完之后人残了,工作也没了,靠父母养着。

  手术医生崔东,咨询师洪英,自从割了双眼皮之后现在两年了还是一直疼不能正常睁眼,眼球活动受限,组织去多,错位缝合,眼尾凹陷(脂肪去多),闭眼双,刀口凹陷(肌肉去多),重睑线死死的卡在那里,闭眼不全(皮肤去多),眼皮一直被重睑线勒的疼,没法正常睁眼,更没法向上看,组织去掉了就没法长回来,这期间去过北京,上海面诊了许多医生,有眼科医生有整形医生,他们都不敢接我的手术,怕越做越坏,也有些医生说可以修,但是不保证疼痛消失。

  2014年9月18日去武警要说法,事情没得到解决却被他们打了,以前一直以为双眼皮手术只是个很简单的小手术,最坏的情况也就是一点点不对称,当时决定去武警就是因为在贴吧上看到很多所谓成功例子,照片看着不错,不过都是美颜的,当时太傻太天真,也不在意这些,更不懂还会有医托,水军这类无道德无底线的低级职业,而且网上一搜广州武警医院说是正规三甲公立医院,那时候是完全信任他们的,现在想想挺傻,正规三甲公立医院哪里会把自己网站设计成那个样子,还到处是广告,贴吧,QQ群里,微博到处潜伏着他们的水军。

  当时去面诊的咨询师是洪英,这个人在我交完钱之后就没再见过她了,做完之后也找不到人,打电话就说忙,最后干脆让我找一个姓张的女的,说是以后姓张的来负责我的问题,当时到手术室才见到崔东,沟通的时候特别不难烦,一副你爱做不做的样子。洪英给我设计的全切去皮去脂加外眼角上扬,当时做的过程中虽然打了麻药,左眼还很特别的疼了一下,做完之后坐起来还没下手术台,我一睁眼发现左眼就不舒服,就跟崔东说了,我还说左眼肌肉在跳动发抖,崔东说没事,正常的。可没想到之后就一直紧绷睁眼疼痛,扯得太阳穴痛,闭合不全,用力才能闭上,半个月的时候忍不住去医院找他们,洪英不在,那儿的护士说洪英调走了,姓张的医生也不出来露面,所以我至今都不知道她长啥样,见到崔东,他就只会说等恢复,说是到三个月就好了,没办法只好先回家。

  可是到三个月时候我是左眼皮还是疼的,导致额头,太阳穴都疼的要命,左脸都发麻,只好又去医院找崔东,这次是我爸妈还有表哥一起跟着我去的,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姓夏的臭三八和护士长叶雪玲(死八婆以为穿个军装就了不起),叫嚣着就算整死个人也就赔十来万的事,后来见到崔东还是说等恢复,给我免费打了疤痕软化针,说要是到半年的时候还没好就给你找专家会诊找医生修,说他会负责到底的,我妈当时要他写保证书,他却不愿意写。

  结果到2014年9月18日,已经半年多了,我眼皮还是疼的厉害,我跟我妈两个人就又去医院找他了,这时候他居然一口咬定让我先去做鉴定,鉴定出有问题再来找他,我不同意,要他负责找医生给我看,之前说好的专家会诊也没有,后来崔东叫来两个女的把我们关到房间里面谈,吵起来的时候那个姓夏的女的还动手打人,而崔东则在一旁拉着我们不让还手,他们三个一起打我们两个,情急之下我们要跑出去,结果门被锁了,我喊救命,外面还一群护士挡着门,我被打了一巴掌手臂也被他们抓烂了,于是我就打电话报警,崔东马上就说快拿手机录像,就把抓着我们的手放开了,我妈还手的画面就被录了下来,之后才把我们放出来了,于是我们就在大厅等保安,这时大厅出现了几个黑衣大汉站我们旁边,估计是怕我们在大厅闹,所以出来震慑我们的吧,保安还没来的时候,那儿的护士长叶雪玲说你不报警我来报警,我又打了一次110,保安居然要我去外面接他们,不然他们找不到地方,保安也是可笑,自己负责管理的地方还搞不清楚,武警医院在哪不知道??后来保安蜀黍慢悠悠来了,站旁边的几个黑衣人就不见了,崔东也不见了,依旧上楼上手术室给人手术去了。当时在大厅,一个女孩跟他男朋友一起也是来做双眼皮手术,看了我的眼睛跟武警医院的阵仗之后就逃也似的走了。

  保安先是把我俩审问一番,说眼睛割坏这事他们管不了,对医院的人倒好像挺客气,这时一高大黑衣男把手机拍的那一段录像拿给保安看,还当着保安面恐吓说把我们带警局当医闹处理,很明显的不完整录像为什么保安就信了,还劝我们赶紧回家,一开始我们是不同意就这样回去的,我眼睛的问题还没给解决,去之前电话里说好的专家会诊也没有,而是崔东找来医务处的两个医生来接待,来忽悠我们,保安说不回家就上警车去警局解决,后来保安把我们带到警车上还在劝说这事就算了,去警局对我们不利,协商不成要拘留什么的,而医院那边准备派去警局的一男一女两个护士我根本就没见过,更不是当事人,我见保安都不说什么,之前跟我们说话却凶的狠,像审犯人一样,我把伤给他看,他说只是皮外伤而已要我们别在这儿闹了,顿时我就明白了什么,他说如果我们这边不追究了,他再去跟医院那边说说看他们要不要就这样算了。保安下车去找他们过了一会回来说我们可以走了。我跟妈妈两人就只好先回家。

  这三年多我都不敢出门,眼睛的功能障碍也让我没法出门,除了出去找医生不得不出门,每天忍受眼睛疼痛导致各种精神压力,抑郁症,失眠,鼻炎,体重骤降,身体也不好了,靠父母养着,父母也老了,以前的同学朋友也不敢联系,他们打电话我也不敢接,约我出去玩,我也只会找各种理由推脱,眼看他们都陆陆续续升职加薪,而我却什么都没有,还残了,我现在才28岁不到就成了本就不是宽裕的家里的包袱。父母压力也特别大,辛辛苦苦送我上完大学却是这样的下场。之前发的几篇曝光贴都无故被删,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发的,除非我的眼睛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