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 正文

苏州张家港:开发双山岛乱事成堆 政府拿几千万打水漂

2018-01-29 12:00  来源:未知           

2016年马上过去的时候,苏州张家港市开发了四年多的双山岛上,发生了让岛上居民拍手称快且又痛心的事,居民以放鞭炮的形式来庆祝,是因为当地政府终于将岛上一块本属于他们的地方还给了他们,让他们及这个市的所有市民痛心的是,政府在四年时间内,投资在岛子这块地上的几千万从此打了水漂。

记者第一次去采访,是去年8月份的事。

8月17日上午,苏州张家港市委书记朱立凡在市委办主任朱兴华、市委研究室主任陶彦斌等人的陪同下,来到这个市正在开发的双山岛旅游度假区调研。陪同这位书记的还有度假区党工委书记夏立新,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沈浩等人,场面真的不小。正在此岛进行采访的记者听到这个消息,也悄悄地跟随,意在看看这位刚上任两个半月的市委书记来岛是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走过场的,可结果很令记者失望,这个双山岛自从四年前大搞开发以来,发生并遗留到现在很多乱事,此次,这位老市长新书记在全程调研中,关于岛民安置问题及岛上商家土地赔偿等问题,没有提及一个字,似乎他不知道还有众多岛民无家可归的事,他说的只是“加大创新力度,做到精益求精,扎实推进双山岛旅游度假区发展建设”等一些套话。

自2013年大搞开发以来,这个双山岛就没有消停过,先是因占地补偿问题,岛上近5000户的居民与政府闹翻了天,接下来是这些居民出岛的问题,很多不同意搬出的都被强行迁出了,迁出的4000左右户的村民中,到现在还有一半以上的人没有得到安置。再接下来,是岛上的一个大型的生态养殖园补偿问题,政府为不给或少给这个养殖园补偿款,竟然私自在原有合同上造假,并上法院打起了官告民的官司,但这个政府部门却很丢人地输掉了这场官司,四年之后,却又将政府所有投资建的项目,在一夜之间推掉了……这些种种问题,是政府或相关部门的工作失误,还是有意为之?是这个岛上的岛民太刁、养殖园的老板太贪,还是如村民所说的政府“干流氓事”?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两次来到张家港,在这个市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采访,结果发现,在这个全国文明城市,不仅仅这个双山岛乱事成堆,市领导们对双山岛的种不顾民生、出尔反尔、拿纳税人的钱打水漂的做法,似乎已成这个市的一个“惯例”。

乱事一:

近2000户还在“流浪”的岛民

顾满根、徐文兴、蒋桂坤、汤明珍,他们可以算是岛上居们的代表,见到记者,他们共同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不能没有家呀,我们只想有个住的地方。”听他们说完这句话,再看着他们那无助的表情,记者的眼泪差点流了下来。

用浓浓的“吴语”,他们向记者讲述着他们的遭遇。

2012年,他们岛上来了很多政府的工作人员,有市里的,有双山岛管委会的,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这岛子要建省级的旅游开发区,岛上的近5000户居民都要搬出去,所有的土地也要全部被占。一听这话,居民们不干了,他们几代人都在这个岛上生活,一下子没有了土地要搬到城里住,如何生活?但是,政府决定的事,哪容得老百姓是什么个想法,于是从2013年5月开始,当地政府开始动用大型机械,毁土地,修马路建桥,见到此时地里马上就要成熟的庄稼被毁,村民们愤怒了,出来阻止,但是,政府动用了大量的警察与社会上闲散人员,与村民发生了冲突,这一次,有多名村民受伤住进了医院,并有几人被拘留,理由是“妨碍公务”。从此,村民不敢与政府正面冲突了,于是开始了上访之路,从市里到北京,但每次都被强制接回,也从此之后,这些村民再没过上消停日子,总接到恐吓电话还不算,半夜家中玻璃被砸、车被涂漆、晚上走在路上突然被打,这些都是常有的事。

没建烧烤园时,赵旭阳的牧场

村民们说,他们每户只有半亩地的口粮田,这半亩地只给了3、8万元,以后每人又给了2万元,从此,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就彻底失去了,他们只能靠进城打工活日子。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就在强行要他们搬出岛子时,岛外什么房子都没有盖,而他们房子大部分已全扒掉了,没有办法,只能去租房子。

记者调查得知,到目前,岛上近万亩耕地已占了6000余亩,这其中,大部分还是国家绝不允许动用的基本农田。被迁出岛子的4000多户中,有一半还在自己租房子,死也不离开岛子的1000余户中,他们的房子也是要拆的,为他们盖的房子现在刚刚打地基。

乱事二:

投资过千万得不到补偿的养殖主

年近六旬的赵旭阳近两年心情烦得很,原因是,五年前,在双山岛还是贫困乡镇时,当地领导找到赵旭阳,希望赵老板能在当地投资以解决当地经济的困难,于是他在双山岛上租了700亩地,搞了个大型生态园养殖场,就在他的养殖场红红火火之时,张家港市决定将这双山岛变成省级大型旅游度假区,他在2009年从村上租下的700亩地,马上就要变成一个施工工地。

记者采访得知,2009年,赵旭阳与当地村委会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租期为五年,但合同上有一条明确规定,如果赵旭阳在五年内投资达500万,此合同将自动延期20年,而这五年当中,赵旭阳投资已过千万,主要用于滩涂造地、修路和挖池塘等。

如按着这个合同的规定,赵旭阳的土地使用期还有十五年的时间,再加上地上物的投资,政府要是占用这块地,可得拿出大价钱来做赔偿的,可是,政府那肯出这么多钱?于是想出了一个不出钱或少出钱的办法,那就是让赵旭阳的合同无效。为实施这个办法,双山管委会以原告的名义将赵旭阳起诉到法院,让法庭来给裁决,但上法庭前,这个做为一级政府的管委会想出了一个损招,在原有合同上做个手脚,方法是,将“自动延期20年”变成“有优先承租权”,连合同上赵旭阳的签字全伪造了。拿着这个东西到了法庭,法庭一眼便识出了这低级的造假手法,给他驳回了。

这文明的一招没有好使,于是开始来不文明的了,这个招就如同对付岛上不出岛或不交出土地的村民一样。

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赵旭阳的养殖场突然来了几台推土机,瞬间,他种的数万棵大树小树被连根拨起,养殖场工作人员不敢阻挡,只好报案,前后报了五次,但一年多过去了,至今没有人理。

大量的树被毁还不算完,在此之后,养殖场的大雁在一夜里死了几百只,放出去的羊也无名被狗咬死,工作人员也常常被恐吓,从此,不管是赵旭阳还是他的工作人员,再没有消停一天。

赵旭阳说,在他不断的交涉下,当地政府还是想给他补偿的,补偿就得先评估,看看他的东西和投入到底值多少钱,于是,双山管委会先出面了,只评估了部分,就评出了520万,而针对造地、挖鱼塘、水泥地面等投入,全没有评估。赵旭阳说,在2009年,他已委托苏州市最大最权威的一家评估公司评估了一次,那次评估的结果是2000余万元。赵旭阳的态度十分明确,他说他也不想赖在那不走,只要政府方面拿出能双方都认可的评估结果,合理补偿就可以了,可是,目前政府方面不这样做,却以“流氓”方式来解决他的问题,这是让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乱事三:

采访中记者得知,给赵旭阳制造麻烦的,不仅仅是这个双山管委会,还有一个人,一个公司,在不停在找他的麻烦,这个公司就是承包了这个岛几乎所有建设绿化工程的一家园林公司,它挂靠在一家很有名的“富邦园林”名下,老总是张家港人人皆知的人物。此人之所以在张家港人人皆知,是因他的出身并不是普通的商人,而是政府官员。此人曾是这个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城管局局长后又是园林局局长,在当园林局局长时,因工程受贿被判了刑,出来后就干了这个园林公司。

公安局副局长再加上城管局局长出身,对付赵旭阳这个普通的商人,上了这样的手段,对这位曾经的局长来说,真是小菜一碟。在现场施工的工程队伍告诉记者,他们都是给这位局长干活的,且干了好几年了,之所以愿意给他干活,说他在张家港特好使,凡是与园林有关的活,都是他的,什么招标啊,他都不用去,随便找个公司去走下程序,最后挣钱干活的全是他。而在具体工程施工中,他从来不露面,出面的是他的一个亲戚,只有与政府打交道时,才是他的工作。

建成后的烧烤园(已被拆掉了)

采访当中,记者查遍了这个市所有的公开招投标信息,都没有查到这家公司参加招投标,但是,这个岛的所有绿化及建设工程,的的确确是他在干的,于是记者在想,在这个“官商”背景下,他拿到这个工程并不奇怪,可是,这其中存在着多大的腐败?却不为人知。

乱事四:

投资

2016年已近岁尾,在这个双山岛上来了很多的人与车,这次,这些人不是来搞建设的,而是要推掉在这个岛上刚刚建成的一个占地近100亩的烧烤园。

岛上的村民告诉记者,毁掉这个烧烤园的那几天,岛上真的热闹得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岛上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因为,那些天岛上警察及城管来了好多人,他们不仅封了路,还将正在拆的这个烧烤园远远地围住,不让岛上村民去看,更不让任何人知道这里在干什么。

忙碌了几天,警察与城管们全退去了,岛上恢复了平静,这时岛上的居民们才发现,那个政府号称投入了3000多万并且已出租给业主的烧烤园里,各种设施及很有特色的建筑全不见了,此时人们只能看到,这里原来的大树变成了刚刚栽上的小树。岛民们乐了,这本该属于他们自己的土地,终于又还给了他们,于是有人拿出家中的鞭炮当街燃放以表庆祝,但也有的人发出叹息:“我们的政府真有钱呀,3000多万,说投就投了,说拆就拆了。”,市民们知道此事,第一反应就是气愤:“我们纳税人的钱,就这样被他们给糟蹋了。”“谁来为这事负责呢?总不能这样就完了。”

看到了这样的结局,赵旭阳说他的心情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哭,因这个烧烤园就是政府在强行占了他的那块500亩的承包地后,在上面建成的,原来毁掉的,都是直径在20到30厘米的大树,现在,大树变成了小树,而政府这3000多万,却没有了。

谈到这个烧烤园为什么要拆掉,不同的人对记者的答复都是不一样的,有的说这个岛当初的开发就是错的,且什么手续都没有,就是当时的市领导一拍脑门子就开干了,当岛民及市民对这个项目意见越来越大时,领导觉得再干下去大事不好,所以将所有工程都停下了,拆掉烧烤园只是第一步。

另一种说法是,这个双山岛还是要接着开发下去的,只是岛上的这个烧烤园过不了环评,上级领导知道后令其马上改正,才推掉了这个烧烤园。但是,到记者发稿时,也没有一个政府部门给记者一个那怕是半个字的解释和说法。

记者手记:

张家港,谁来为这

3000多万,说投就投进去了,且是在没有任何手续又是在强迁的前提下进行的,几年之后,说拆又拆了,又是在偷偷的情况下进行的,于是记者在想,张家港,就这么有钱?这3000万,到底谁来为这件事情负责任?如果没有人来为此事负责,那么,张家港乃至苏州市,真的无药可救了。

在这个岛子的开发中,就出了这么多的乱事,那么,这个市在其它地方呢?早有人做过这样的统计,仅从2010年3月到2014年的四年时间里,在张家港就发生了八起大型的强拆事件,这八起事件当中,当然也有村民无理遭遇强拆的。

采访中,有一件事被市民传得很广,那就是这个市的一位副市长,在对一企业进行拆迁时,他出面和这个企业主讨价还价,在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并拆迁之后,这位副市长觉得这次拆迁中,这家企业没有给他面子,于是他令税务部门去查企业的帐,这一查,查出了很大数额的个税额度,这位副市长心里平衡了:“跟我斗?弄不死你。”可没多久,这位副市长因受贿进去了,市民说就是那位被他查了的人告了他,可公开的消息是苏州市纪委的功劳。

通过这件事记者在想,一个副市长,明知道这家企业有大量偷税行为,为什么早不去查?没给面子就去查人家,这成了什么事?这那是一个副市长干的事呢?他要是不出事,是不是还会以这种手段当他的副市长呢?在这个市,别的市领导是不是也是这样工作呢?

朱立凡书记去年8月17日的上岛调研,记者真想听到他能打听还没有房子住的岛民生活过得怎样,但是他没有,也许他是刚刚上任的市委书记?

查他的历史,此人在昆山市走上仕途,在常熟市开始大发展,2013年到张家港当市委副书记和副市长,2014年便当上了市长。双山岛强迁和占地时,他是刚刚到这个张家港来,但是,这样就可以不管不过问岛民的生活吗?他的上一任,已成了苏州市的副市长,难道还得这位副市长回来过问不成?

一路采访下来,记者想到的问题很多。比如,这3000万的投入和推掉是方谁决定的?谁来埋单?还比如,以搬出近5000户的居为代价搞旅游开发?这个工程当初是如何论证的,又是谁拍的桌子谁签的字?苏州市还是江苏省?既然定了,干了,首先就应将岛民安置好,没有这个为前提,这个工程不成了“害民工程”了吗?承诺的事,没有干或没有干好,那岛民说政府“干流氓事”也不为过。

再说赵旭阳的事,管委会做为一级政府,怎么就能想到改了合同再去法院呢?好在这法院的法官们眼睛还没有瞎,或者还有良知,不然,要真的判了赵旭阳的合同无效,那赵旭阳死的心都会有。

还有岛上的近万亩耕地,其中到底含有多少基本农田?用一亩 这样的地,要到国务院的,已用了的6000多亩当中,是不是也有基本农田呢?如果有,是怎么处理的?这些地,到底是租还占了?租,就不能改变土地用途,占了,就得省里审批,批了吗?批了多少?

还有毁赵旭阳林地的事,法律明明规定,毁林木十至二十立方米,或小树500至1000株就要入刑的,可是,赵旭阳的这么多树被毁了,就没有人管,难道这都是因“政府行为”不成?政府大还是法大呢?

张家港,是全国人民人人皆知的“文明城市“,实际上,这个市得到的称号是”首批国家生态市、全国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市“。

哪个城市都会有项目投错的事,都会有强迁,哪个城市都会有乱事,但是,同样的事,发生在张家港,便显得那么的不和谐,只因为,这个城市在全国太有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