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汇泉贷 > > 正文

控金融风险 从细微处着手

2018-03-06 00:01  来源:未知           

2018年02月08日 04:10旺报

本报讯

去年十九大习近平抛出防范金融风险议题,将其列为未来三年重点工作项目。大陆确实存在债务总量偏高、房地產泡沫升温、影子银行存量高、违法违规金融行为盛行等金融问题,有必要将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列为重要国政。

1979年经济改革为中国带来丰沛的经济成长动能与多元市场化成效,但本质上仍是一个以政府看得见的手来稳定(或干预)市场的制度,并在去年十九大进一步演化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有其独特的价值观,也具有严谨的指导意义,有别于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运作法则。观察中国经济,不能全然从台湾视角论断。

习近平重视金融风险的升温,主要原因还是在「安定」,有安定的金融市场,才有稳定的经济与社会发展。金融危机往往具有突发、扩散与传染特性,若不及早防范,往往就会从一个小的、局部的病兆,一下子传染并扩散到整个经济体系,最终导致社会动盪不安。经济改革40年间,严格说来,中国并未出现起自内部的大规模金融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与2008年金融海啸,都是来自于外部衝击,而非源于中国内部金融与经济体系。现在大陆面对的是双重风险,内部与外部风险同时升温,及早防范与因应才是最佳策略。

实际做法上,官方已揭橥三大方向,包括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產、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在执行面,针对前两项问题,即如何化解金融脱实向虚、抑制房地產投机炒作方面,仍未见细节政策。目前所知重点均交促进金融体系内部良性循环上,如禁止首次代币发行(ICO)、封锁比特币在中国境内交易等。不过,金融发展必须在开放与管理间,依据现实环境调控,尤其在执行细节上须避免本末倒置。目前已知的政策,如加强金融监管、整治违规金融行为与非法集资活动等措施,虽然对症下药,却太过偏重个体层面的管理,然而近来几个重大金融危机都是源于总体而非个体层面,如信用过度扩张引发的流动性危机,侧重个体做法可能无法真正解决中国既存的金融风险。换言之,唯有从总体层面的大处着手,才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以房地產为例,近年来中国房市销售金额已超过居民的储蓄总额,且两者比例还在持续攀升。另根据人行统计,这几年中国银行的个人信贷成长情况相当惊人,光是2017年住户部门贷款就增加7.13兆(人民币,下同),除持续创下新高,也比2016年多出8000亿,其中代表房贷的中长期贷款占整体人民币贷款比重,更是年年超过4成以上。近10年来中国主要城市的房价涨幅,高于10倍甚至20倍的比比皆是,比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前一倍的涨幅高出甚多,将是系统性金融风险最重要来源。

只是,若把房市泡沫直接戳破,可能影响数以亿计人民的生计,也会重创经济成长。这也是习近平在强调防控金融风险之际,仍宣称要完善促进房地產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防范金融风险必须在钢索上谨慎跨出每一步。尤有甚者,对于整体债务持续飙高、占GDP比重已逼近300%大关的严峻情况,官方也多以形式或道义上说服企业去杠杆的方式,降低金融风险,并未清查整顿真正病因:央企与地方国企,这是中央或地方政府金脉所在。连带地,由此而生的总体层面风险,也就难以防控。

在防范金融风险的攻坚战上,如何把事情做好,是最大的考验。譬如在抑制房地產泡沫方面,北京应更坚决从严规范,禁止地方政府随意出让土地支应债务,房市泡沫主要来自地方政府出让土地无度,地方政府财政思维也应改变,不能只只思考GDP。在债务泡沫方面,应规画建立殭尸企业退场机制,让百分百依赖贴补的国企及央企,在风险可控下及早有序退场。一昧让这些企业苟延残喘,只会加大市场的无效率与债务风险,同时也不利整体產业升级转型。

大陆经济体质仍佳,且拥有庞大的主权资產与外匯储备,加上政府拥有足够的工具,金融风险或金融危机不致发生。不过,祸患起于细微处,在金融风险日渐升温的当下,仍不宜轻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