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县区 > > 正文

实名举报江苏省扬中市城西派所民警王逸羽、姚

2018-01-23 12:59  来源:未知           

  实名举报扬中市城西派出所  民警王逸羽(警号:118152)、姚苏航(警号:118232)  违法违规、执法不公、威逼恐吓  导致我被迫接受同意调解,赔偿两万一千元  一、事情起因:  2017年12月27日下午三点左右,我接到城西派出所民警王逸羽电话,叫我28号上午去派出所协助调查,同时在电话中就责问我:“你把人家张道红腿打断了,也不去看望人家,你这人太不上路子了。”我在电话中解释道:“你没有找过我询问,没有找过现场证人,凭什么给我下这个定义说我打断人家腿?第一,我没有把他的腿打断,他是右脚小趾头骨折,这些我都有人证物证;第二,事发几天后,我妻子和邻居去他家看望过,我也和邻居有去看望,但张不开门。第一次电话沟通不太愉快。很快我主动打电话给他,他改口道:“我没有说是你把他腿打断的,我是说他的脚是不是在于跟你踢的过程中造成的伤?”我当场予以否定,表示没有。于是民警叫我明早当面说明情况。  二、民警处理经过:   28号上午八点四十分左右,我来到派出所,主动打王逸羽电话,告之我已到。他看到我后,直接一个人把我带去后排封闭的讯问室。在讯问室门口,在他没有亮执法证的前提下,语言很凶地责问:“昨晚你那样说话是什么意思?”我解释今天是带着诚意来好好与你沟通配合调查,请你注意自己的形象与说话语气。没想到他直接用手掌使劲拍打传讯室的门,表现出要攻击我的架势,这些都有监控记录。  王逸羽继续提出把我带到里面去看什么证据,我看里面阴森黑暗,又担心前头没有监控,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就提出我要上厕所,便抽身往围墙外走去。他跟上来,告诉我里面就有厕所,硬让我跟他往里走。我说我不算违法嫌疑人,你今天只是来询问一下,又不是给我下处罚告知书,我不会跑的。当我走到西侧大楼一楼卫生间门口时,他对我进行拖拉,并走过来五六个辅警和两个民警,对我大声叱喝。我用语言反抗,我既然主动来派出所就不会跑的。他们不但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还全体冲上来把我拿下,其中四个人拎起我四肢押入传讯室。  再次进入后,我被处置坐在一张铁椅上,脚被钩住。接着把我的手机、项链、戒指等全部摘掉,说是怕我自杀,说都是这样处理的。王逸羽说了句有事要办就走了,留下几个辅警轮流看管我。不一会儿又气势凶凶地让我在传唤证上签名,可并没有让我填写时间,更没有通知我的家属。 过了很长时间,民警姚苏航进来问我情况,依然未亮执法证,依然只有他一位民警在场。我如实说明当时情况:  2017年12月7号晚上8点多钟,我在小区内刚好碰到跑步回来的邻居张道红。我说张总,咱们现在还是先要成立业主委员会,麻烦你组织一下你单元业主,签字同意可好?他直接责问我在群里为什么骂他。我说确实为邻里之间有一些前因后果的事情语气过激一点,但保证没有骂你,不信我们现在看聊天记录。  在我翻手机时,在现场五六个人的围观中,张突然出手打我,用脚踢我,我正当防卫还手。从头到尾两个人基本上就是推拉为主,更有众人拉开。过程中,我也用脚尖没有多少力气地(因被人拉着)踢到他的左大腿一下,他也踢到我的腰和腿。后来我们改为语言指责,向围观邻居讲理评理。大概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都各自正常走路回家,期间两人都没有摔倒,更没有说哪里不舒服。张道红是由业主丁先生陪同走到自己单元楼下的,未有任何动作和语言表示自己腿脚不适。等他回家过了一段时间,和他关系不错的丁先生还发微信问他可有哪里受伤,张回复没有受伤 ,放心。(我以上所说都是有人物物证的。)  12月8日中午十一点半左右,张道红微信语音跟我讲,说腿被我打断了,要休息三个月,问我怎么办。我表示匪夷所思,这根本不可能,我回复你这是讹我,要么你打110吧,我们走法律程序解决。后来他报了警,但直到27号下午民警王逸羽打电话给我之前,派出所都没有联系过我这个当事人询问情况。之后人家告诉我,张是在等法医鉴定结果。我说没关系,他的伤与我无关,我不怕。  之后我请人帮我查实到他的医院诊断结果以及复查纪录,张是右脚小脚趾头根部骨折。这就更与我没有关系了,因为我根本没有踢他这个部位嘛,倒是他右脚踢到我的大腿(有人证)。我平时跑步深蹲较多,腿部常肌肉撕裂疼痛,当晚也疼,但我压根没往是他踢我上想,加上没什么大碍,也就没当回事。我还咨询过法医律师,都说这种非粉碎性骨折,几乎不可能是人为暴力造成的。  我向民警姚苏航强调:  1、 对方先动手打我,我是正当防卫还手,但两人仅是拉扯为主,没有摔倒,事后也正常回家。邻居也问了他,他说没受伤,没事。  2、 对方右脚小趾头非粉碎性骨折,这样的伤说是我打的,完全不科学。而且明明是脚趾头受伤,为何你们派出所从上到下,包括他本人在外面全说是腿被我打断了?这样的故意用词会造成多么大的误会和意义不同?这纯属诽谤。  3、 当晚打架对方不报警,过了一晚,第二天中午才报警,这期间他发生什么谁知道?也许是他踢我时被人拉着而造成踢空崴了脚,也许他年纪大骨质疏松踢中我的腿却自己受了伤,也许是他回家后不小心扭伤了脚,都有可能啊。  4、 我还说我有现场目击者愿意出面作证的证据。  遗憾的是,民警姚苏航只是听我叙述,期间还打断几次,又说现场邻居的证据法律上不承认,不让我出示,并未把我的回答做笔录。  后来在闲聊中,我多次被派出所强调,不管是不是你打骨折的,你都要先被拘留。一旦拘留,以后你孩子考公务员、入伍等都要受影响的,建议赔钱私了。我说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赔点损失费也可以,但不能超过1千块钱。他的伤不是我造成的,与我无关,何况是小伤。  再后来民警都走了,只有辅警看着我,连上厕所也要跟着,从上午九点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通知我说张道红来了,带我去调解。  三、本人当时为何接受调解:  进入调解室,张道红和他弟弟在里面。我大舅子此时也在门外,但被拒绝挡住不让进入陪我一起调解。在整个调解过程中,张从三十万一直到最后两万一敲定,我都明显感受到被民警诱导、威胁和暗示,那就是我若今天不交钱,就回不了家,要被直接拘留,还明确告诉我,就算打官司,也是拘留之后才能打。姚警官还说,张的公司法律顾问很厉害,打官司你也赢不了的。张道红的弟弟还说,我们来扬中几十年,做的都是大生意,扬中方方面面哪里不认识人,都经常在一起吃饭,余下的话被姚警官制止住。无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微信转账两万一给张,被迫调解成功。  四、整个事情发生过程中,两位民警违法违规行为有:  1、明知不是我打断对方的腿,你身为执法人员,第一次就直接在电话中说是我打断的,并且导致整个派出所从门卫到其它民警辅警,都说是我打断人家的腿。这是故意捏造虚假事实,并散布给不特定的多数人,涉嫌诽谤。  2、我以承担法律责任担保,直到28号我被迫调解前,两位民警都没有找过当时在场的重要证人了解情况,未合法、及时、客观、全面地收集和调取证据材料,并予以审查、核实。即使没有因此对我进行任何处罚,但构成处理事实。因此第一民警违法违规;第二也正因此才会主观判断,武断立案,从而导致下一步的工作一错再错。  3、两位民警既然不能证明张某的轻微伤与我有关,报警20天后,我第一次作为当事人被电话通知接受询问,王警官为何一个人把我带进传唤室?到达后他语言过激,并有拍门警告我的行为,态度蛮横、行为粗暴,涉嫌变相恐吓,是压迫手段(请出示传唤室对着门口的监控)。我主动来派出所配合询问,无逃跑迹象,在被他吓到后可不可以上厕所?令人感到绝望的是,我居然在上卫生间过程中被辅警民警进行人身攻击控制(请出示派出所大院内监控),过程中还踩坏了我的新鞋。  4、在未报告并经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下,在非情况紧急下,在不能对违法嫌疑人同时使用传唤证传唤和口头传唤下,我被强行控制,被实施了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没收我手机、首饰、手表,把我押上审讯椅。民警王逸羽补办传唤证,让我签名时,未当场告知对我采取行政强制措施的理由、依据以及我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没有当场告知我家属实施强制措施的公安机关、理由、地点和期限;没有让我填写到案时间和询问查证结束时间。(请出示签名时向我告知理由依据等,并提出要家属联系方式而被我拒绝的监控)我是在上午九点不到签的传唤证,直到傍晚6点左右才能自由离开,超过8小时。(我内心焦急和在交了钱之后,民警才补办材料让我签名,导致我认定事情处理结束,放松了戒备)。在传唤期间,民警姚苏航一人办案,且不及时询问查证,当我表示有证据出示时,不但不接受,还直接予以否定。  5、既然说是互殴打架事件(我否定),双方当事人都有责任,对方行为与我无异,怎么处置对待我,就要同样怎么处置他。尽管对方是报案人,但也是嫌疑人啊。遗憾的是,民警未把对方列为嫌疑人对待,却只把我当违法嫌疑人一样处理强行限制我人身自由近9小时,执法上严重不公,违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法治的基本原则。  6、整个传讯过程中,民警姚苏航恐吓诱导我,不管是不是因我造成的伤,我都要先被拘留才能再去打官司(请出示传唤室和调解室监控),对子女以后参军、入党、考公务员等都有影响(事实上行政拘留并不留案底)。这种威胁恐吓,是导致我同意去调解的直接原因。  7、殴打是指行为人以伤害他人身体为主观故意,利用肢体或工具直接施加于受害人身体且即时发生作用力的行为。虽然《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四十三条,未描述“殴打”的具体含义,但根据公安部法制局编辑出版的《治安管理处罚法释义与实务指南》,殴打是恶劣的打人行为,不是普通的打人行为,带有故意性。司法过程中,应该严格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准确认定殴打,不能就将普通的拉扯定性为殴打,否则有可能扩大处罚的范围,损害行为人的合法权益。加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有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目的,所以我的行为不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与此同时,我能证明对方的轻微伤与我无关:1、双方偶遇为邻里纠纷,在对方先动手的情况下,我在正当防卫中,依然保持理性克制,以推拉扯为主,且并未有摔倒行为发生。2、事发中与事发后,对方都无任何腿脚不良反应,在有小区业主陪同正常走路回家后,小区业主发微信询问有没有受伤,对方强调没事。3、对方是非粉碎性骨折,也能间接证明是非人为暴力所致。令人可笑的是,两位民警却没有一条证据能证明对方的轻微伤因我而造成伤害的。  所以我与这张的整个案件事实清楚,人证物证俱全,完全不属治安案件,而只是一起民事纠纷。我没有主动提出要求让民警姚苏航主持这场调解,他更没有告知我应向法院或者人民调解组织调解,这是违法违规的。   8、就算在民警主持调解下,我已被传讯六七个小时,被恐吓威逼,内心极其害怕,情绪特别不稳定,尤其是在没有依法调查取证,查明事实真相、收集足够证据的前提下,我提出改日调解,或者让我在门外的大舅子进入一起陪着调解(我大舅子主动要求见我,我也喊他进来。对方有弟弟陪着调解),又说我身上没这么多钱,要回家与家人商量。民警姚苏航却予以拒绝,还叫我微信、支付宝付款。在赔偿数目谈不拢时,我说人不是我打伤的,伤也与我无关,还是法院见吧。民警姚苏航又强调打官司你也要先拘留,还说对方是开公司的,公司的法律顾问很有名气,就算打,你也是输(调解室隔壁办公室里,有2名以上工作人员在场)。更为不可理解的是,即使进入调解室,我提出要求取回手机,民警姚苏航不同意,依然对我进行人身自由的限制。直到我被迫同意微信转账才给我。最终,这份《治安调解协议书》也未给我一份。  9、调解结束后,我被带入传讯室补做调查笔录,可依然只有一名民警完成。  综合上述,我举报扬中市城西派出所民警王逸羽(警号:118152)、姚苏航(警号:118232)知法犯法、违规违纪,采用威逼恐吓,导致我被迫接受同意调解,赔偿现金两万一千元。恳请上级公安机关部门对此事追查到底,还我公道,撤销调解书,还我血汗钱,并对两位名警作出相应处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