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足球 > > 正文

淮北市烈山区法院姚多连法官故意枉法裁判强烈要求依法追责(转载)

2018-02-07 00:37  来源:未知           

  淮北市烈山区法院姚多连法官故意枉法裁判  强烈要求依法追责  原告诉被告吴彩平、张永华相邻关系纠纷一案〖(2017)皖0604民初字355号〗,  由淮北市烈山区法院于2017年3月9日立案,4月28日上午开庭审理。原告及代理律师出庭,被告方未到庭。我方(——原告及代理律师,下同)于2017年6月1日下午签收一审判决书。该判决主文计二项:一、被告吴彩平、张永华应允许原告行使相邻权(即原告修缮南院西墙时,被告应允许原告临时占用使用其土地);二、驳回原告的qita诉讼请求。  该判决问题重重。但我方认为主审法官姚多连故意枉法裁判及直接相关的职权行为,比本案判决结果本身的不公更加恶劣。  一、需要先行说明的事项  (一)关于原告已经明示放弃却被姚氏驳回的,包含于其所谓“原告qita诉讼请求”中的  赔礼道歉请求的问题  我方已于庭审开始后宣读起诉书时明确放弃了赔礼道歉的请求,并记录于庭审笔录中(见2017年4月28日庭审笔录)。也正是因此,起诉书中的原第三项请求(即增加的请求)提升为第二项请求;并且,原告在庭审开始后的举证、质证阶段均直接称原第三项请求为“第二项请求”。尤其是在法庭辩论阶段,原告几乎将全部的辩论言词集中在“本案的第二项请求,即请求责令二被告退还被侵占的原告方宅基地相应部分”,并从各个角度进行阐明、论证。  原告还曾于庭审后的5月5日以邮政特快专递(单号:EY735546348CN,5月8日妥投并签收,可在EMS网上查询)寄去原告与代理律师共同署名的《关于本案的处理意见和要求》(一并寄去的还有下文所述的《调查证人申请书》和《核实证据申请书》二份诉讼文件。此三文件注明日期均为5月4日),原告在此文件中只字未提赔礼道歉的请求,并以整个第二自然段特别载明“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计二项:(一)请求依法责令被告方停止侵权,允许原告方行使相邻权修缮南院西墙;(二)请求依法责令二被告退还侵占的原告方宅基地相应部分。”  但该姚仍在判决书(P1)列明了原告已经明确放弃的赔礼道歉请求,并在理由部分认为“因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妨碍其行使相邻权,故对其要求被告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且以包含此项内容的判决书主文第二项(即驳回原告的qita诉讼请求)示之(P3)。  而且,该判决书主文的第一项是:二被告“应允许原告行使相邻权”,而用以驳回原告赔礼道歉请求的理由却是“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妨碍其行使相邻权”。前后文字仅隔4行,却暴露出无法掩盖的矛盾:原告究竟有没有证据、能不能证明被告妨碍其行使相邻权?如果原告果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妨碍其行使相邻权”,那么,姚氏用于支持原告第一项请求即行使相邻权的理由何在?(需要帮助法律论坛)!  同样明显的自相矛盾还表现在:一方面,该判决书主文的第二项是“驳回原告qita诉讼请求”,说明姚氏所列明的包括原告第四项请求(即本案的诉讼费用概由被告方负担)在内的qita三项请求,均被确定性地驳回;另一方面,紧接着主文该项判词的下一行(P3)却又言之凿凿地载明:“本案受理费80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40元,由被告吴彩平、张永华负担。”那么,姚氏所列明的原告第四项请求,即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方负担,究竟是被驳回,还是被支持?!!  姚多连法官肆无忌惮、恣意妄为,其上述行为构成滥用职权,同时也体现其工作态度极其恶劣,违反了《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9条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90条之规定。  (二)本案简易程序的适用明显错误  本案受理时已按普通程序预收诉讼费80元,且本案不能归于《民诉法》第157条“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注:法条中的顿号(“、”)表明三个条件须同时具备”〗之列:  1.起诉书中原告已经述及本案被告先是阻止施工人员实际施工修缮南院西墙,后经诸多人次沟通、协调,均告无果;即便在中间人向其说明法律的某项明文规定时,被告方仍然粗暴拒绝。  上述施工人员华晓波代表施工队出具的两份书面材料,证明本案被告曾阻止其修缮南院西墙,并导致本案诉讼的直接产生。  而且,该姚在向本案二被告送达诉讼文书时二被告拒绝签收,姚等人以摄像机记录视频。  面对上述信息、材料和基本事实,作为办案法官的姚多连仍将本案定性为“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从而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如果不是麻木不仁的话,就只能是丧心病狂了。  2.无论是在同意“受理”之后至开庭前,还是在送达判决书后的释明之时,姚氏都一直以案涉土地无权属证明、四至不清为由否定原告的相应请求。姚氏对案件事实的这种认识说明其并不认为本案“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果若有此认识,就更不应符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案。但该姚却执意适用简易程序,并独任审判,这是明显的自相矛盾。姚氏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判本案的直接后果是为其独断专权、枉法裁判打开了方便之门。  本案简易程序的适用进一步说明该姚氏无视法律的基本规定,在程序法方面故意错误适用法律,恣意妄为。这也是该姚氏工作作风武断、蛮横,并导致其枉法裁判的具体体现,其行为触犯了《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9、10条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43、90条之规定。  二、姚多连法官在本案中故意枉法裁判的主要表现  在姚氏违法独任审判、亲自制作的判决书中,就本案第二项请求(即返还被侵占的宅基地相应部分)予以驳回的全部理由是“因原告未能提供案涉土地的权属证明,无法确定土地的四至,且请求退还所侵占土地不属于相邻关系的范畴,故对原告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一)将“权属证明”作为必要证据并要求提供,没有法律依据  1.同当代中国农村绝大多数不动产一样,基于历史原因,本案涉诉的原被告双方宅基地在性质上为集体土地,所有权属于相应的村组,故国家和法律并未、也无权普遍强求村民办理权属证书。  2.基于社会管理的基本政策不同,国家也必未强求农村的不动产一定要和城镇业主一样必须办理房屋产权证明和土地使用权证书。  3.即使近年来有些地区的农村要求村民办理权属证书,也是倡导性质的,属于“可以有”的范畴,而非“必须有”。  对于这一要点,我方一直在说明、在力争,并以书面形式记载于庭审后以EMS邮寄的《关于本案的处理意见和要求》一文第三部分,该部分的标题即是“不应以涉诉不动产没有相应的产权证书而不受理、不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作为民事法官的姚氏在没有相应法律规范的情况下仍以“原告未能提供案涉土地的权属证明”作为裁判依据,构成故意违背法律枉法裁判,其行为触犯了《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43条和我国《刑法》第399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审理民事、行政案件枉法裁判罪。  (二)认定“无法确定土地的四至”,违背案件的基本事实  1.如前所引,原告第二项请求是“请求依法责令二被告退还侵占的原告方宅基地相应部分”(详见补充诉状,即《增加诉讼请求》),而不是要求被告返还某块宅基地或某宗土地的整体,故姚氏所谓“土地的四至”,是对原告诉求本意的故意纂改。  姚氏已于庭前送达诉讼文书时亲赴现场,明知双方系东西相邻;原告方也已于庭审前后多次以文字和口头方式强调原告请求的是“请求依法责令二被告退还侵占的原告方宅基地相应部分”,该请求既在庭审中已经详尽说明,记载于庭审笔录,也在庭审后呈寄的《关于本案的处理意见和要求》中重点论证。  而且,截至本案制发判决书之时,已有的证据足以证明被告方侵占了其与原告相邻处的部分宅基地。证据分别是:(1)承建原被告两家的主房和原告院墙的包工头张保尧(小名“宝安”)于2009年8月28日出具了一份《证明》,该《证明》显示原告房宅向西一面预留了具体数据的地面,而这部分地面现今被本案的被告侵占;(2)2017年5月5日,原告将4月2日的申请书分别制作为《调查证人申请书》和《核实证据申请书》,并与前述《关于本案的处理意见和要求》一同以EMS第三次邮寄给姚氏。其中,原告在《调查证人申请书》中再次申请通过该证人勘查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并说明该证人系主持分地之时的会计,至今保存着包括本案诉争土地在内的各家界址帐册。(3)被告方所建的北院墙在与原告北院墙相邻处留下一个小豁口,同处被告方所建的厕所与原告西院墙所留的间距均保持相同的距离,但原告方所留的其余部分的地面仍由被告方侵占。  总之,原告请求的是“依法责令二被告退还侵占的原告方宅基地相应部分”,而姚氏在审理本案过程中审查的也正是这部分地面,且有充分证明,姚氏也已向经手办事人员核实,但姚氏却在其独任审判后制作的判决书中以“土地的四至”替换了原告请求的“相应部分”,并借之驳回原告的诉请,该行为既故意违背已有证据证明的实体事实,也故意违背程序事实——当事人的请求和相应主张,触犯了《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43条之规定,且情节严重,按规定应给予开除处分。该姚故意违背事实的行为也触犯了我国《刑法》第399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审理民事、行政案件枉法裁判罪。  2.本案涉诉土地的四至并非“无法确定”。(1)涉案原被告双方的宅基地一直四至清楚,有掩埋于地下的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当地称为“石灰橛”)为证。但掩埋于地下的石灰界点毕竟无法搬迁,不能直接作为证据呈交法庭。故原告在2017年4月2日即书面请求核实张保尧《证明》、调查证人廖恒彪,并请求通过第二证人勘查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因其系主持分地之时的会计,至今保存着原生产队时期的所有帐册。(2)2017年4月28日庭审的法庭调查之后、法庭辩论之前,我方再次请求办案法官前往核实张保尧《证明》、调查证人廖恒彪,并请求通过第二证人勘查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该申请记录于庭审笔录。(3)2017年5月5日,原告将4月2日的申请书分别制作为《调查证人申请书》和《核实证据申请书》,并与前述《关于本案的处理意见和要求》一同以EMS再次邮寄给姚氏。其中,原告在《调查证人申请书》中再次申请通过该证人勘查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并说明该证人系主持分地之时的会计,至今保存着包括本案诉争土地在内的各家界址帐册。(4)原告在立案后至收到判决书前的多次通话中,几乎每一次通话都是请求该姚前往核实张保尧的《证明》、调查证人廖恒彪,并通过证人廖恒彪(或者本案二被告)的指示,勘查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并形成勘查或曰勘验笔录。但该姚氏仅于2017年5月18日核实了张保尧的《证明》,拒不勘查作为地界标志的石灰原点,反过来却又在其亲自制作的判决书中以“无法确定”涉案土地的四至为由驳回了被其纂改过的该项请求。  姚氏的该行为构成“依照规定应当采取勘验而故意不采取”,触犯了《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35条之规定,且情节严重,按规定应给予开除处分。  (三)认定“请求退还所侵占土地不属于相邻关系的范畴”,有悖法律文件的明文规定  姚氏声称本案的案由是相邻关系、相邻权,原告关于退还被侵占土地相应部分的请求“不属于相邻关系的范畴”;而且,一个案件也可不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案由,并称“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里有明确规定,你们仔细看看吧。”但是,我方在电话里数次告知姚氏我们对《案由规定》非常了解,并尽力向其阐明:  1.案由与当事人的诉讼请求二者之间究竟何者作准?《案由规定》指出:民事案件的案由“是民事诉讼案件的名称”;案由应当“反映案件所涉及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见《案由规定》之“一”)。案由应根据案件所涉及的、包含的民事法律关系而确定,而非相反。否则即是本末倒置。  而且,该《规定》第四部分第4条明确指出,“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增加或者变更诉讼请求导致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发生变更的,人民法院应当相应变更案件的案由。”  2.《案由规定》之“四”第2条规定,“同一诉讼中涉及两个以上的法律关系,属于主从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以主法律关系确定案由…;不属于主从关系的,则以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确定案由,均为诉争法律关系的,则按诉争的两个以上法律关系确定并列的两个案由。”姚氏以“一个案件不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案由”作为裁判理由驳回原告的请求,与《案由规定》的明文规定相悖。  如因追加诉讼请求导致已经交纳的诉讼费不足的话,可要求当事人补交费用;如因追加诉讼请求导致标的额太大,超过该院受案标准的话,可按规定报请上一级法院审理,但这些情况都与是否属于“案由的范畴”无关。  3.反之,如果原告关于退还被侵占土地相应部分的请求果真不属于本案确立的案由的范畴,或者姚氏所说“一个案件也可不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案由”能够成立的话,那么,也应当是裁定驳回起诉,而不是判决驳回诉讼请求——裁定驳回起诉之后原告可以另行起诉,而判决驳回诉讼请求则是败诉,当事人无权再次起诉。  综上,姚氏以“请求退还所侵占土地不属于相邻关系的范畴”作为裁判理由驳回原告的请求,与法律文件的明文规定相悖;而且,在我方前后多次据理力争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构成故意违背法律枉法裁判,其行为触犯了《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43条之规定,且情节严重,按规定应给予开除处分。  三、姚多连法官故意枉法裁判的相关表现   (一)强行要求原告“行政确权”。姚总是随意抛出各种明显不能  成立的说法,借以否定原告上述第二项请求。但在本案立案后至庭审前,姚用以搪塞我们的最主要的理由是“第二项请求”在程序法上不能受理,“应当先由政府确权”、“必须有权利证书才能受理”。我们先是依据法理力争,主张权利证书并不是受理农村土地侵权案件的必要证据。但姚氏屡屡粗暴否定我们的主张。直至后来我们找到直接的法律依据,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6条规定:“因土地、…等自然资源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发生权属争议的,应当由有关行政部门处理。对行政处理不服的,当事人可以依据有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侵权纠纷起诉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受理。”并以手机短信发送给姚氏,该姚才同意“受理”。  (二)驳回请求与驳回起诉。见“行政确权”之说难不倒我们,姚又玩起了形式逻辑上的偷换概念、转换命题等游戏,主要表现之一即是将驳回请求与驳回起诉混为一谈。最后一次的表演是,姚氏在我们签收判决书后要求其释明时反复宣称:“既然你们起诉了,我总得给你们一个结果”,从而将“案件的结果”等同于、限定为“驳回诉讼请求”。我方向其阐明:并不是只有“驳回诉讼请求”才是“案件的结果”,驳回起诉和支持诉讼请求(即判决胜诉)同样也是“案件的结果”;驳回起诉和不予受理的区别仅仅在于案件所处的阶段:立案之前认为不应受理的应裁定“不予受理”,立案之后发现不应受理的应裁定“驳回起诉”;此二者和支持请求一样同为案件的结果。在我方阐述这一问题的过程中,姚仍不间断地宣称“我总得给你们一个结果”,并称“还是博士,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同时挂断电话。  (三)在不同的话题和问题之中来回游移、恣意切换,这是姚氏的拿手好戏。在我方每次电话联系时,姚总是先主动抛出一个问题,借以否定原告的请求和主张;待原告刚开口回答时,姚又立即转移到另一个问题,并总是说一些诸如“你好好研究研究吧”、“还是博士,连这都不懂”、“多去学习学习吧”之类语调,并同时挂断电话。  最为典型的是6月2日上午,我方要求其对判决书进行释明时,姚先是声称“电话里说不清”,随即挂断手机(18156161331);待我方再次拨通电话时,姚即要求我们前去烈山区法院当面解释。但在此后(约9:40),其本人在办公室接电话(0561-3485550)时,充分表演了高超的话题切换术。从第一个问题(权属不明)转移到第二个问题(两家地界),当我们阐述第二个问题,姚又转移到第三个问题(相邻权案由);待我方刚谈及第三个问题时,姚又将话题转回到第四个问题(驳回请求与驳回起诉),并称“还是博士,连这都不懂”,随即挂断手机。姚氏屡屡侵犯当事人的人格尊严,而且态度恶劣、盛气凌人,工作方式粗暴、冷硬、蛮横,违反了《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第22条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第91条之规定。  结论及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  〔2015〕13号〗第26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纪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违法审判责任:(1)审理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如上所述,淮北市烈山区法院姚多连法官在审理本案过程中的多个行为均构成枉法裁判,直接违反了该项规定。同时,该姚的行为也违反了《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和《法官职业道德基本准则》的多项规定,尤其是其故意枉法裁判的多种表现行为,情节严重,按规定应给予开除处分。  而且,该姚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行为还触犯了我国《刑法》第399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审理民事、行政案件枉法裁判罪。  强烈要求依法处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