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 正文

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李华山检察官的“不支

2018-09-09 05:41  来源:未知           

      抗诉申请书  申请人(一、二审第三人):XXX,男,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系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XXX(2013年1月26日去世)长子,  住:太原市万柏林区西矿街130号甲综合楼74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省军区太原第七干休所西矿街所(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省太原警备区第三离职干部休养所),  住所地:太原市迎泽西大街139号办公楼,  负责人:王立刚,所长,  电 话:13994260036 6064078 6170868。  申请人XXX与被申请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省军区太原第七干休所西矿街所因合同纠纷一案。太原市中级人法院(2012)并民终字第1356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申请人XXX不服,现提出申请。  抗诉请求  1、撤销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并民终字第1356号民事判决书;  2、依法改判被申请人恢复申请人房屋原状或赔偿修复房屋主体、暖气、钢窗等的费用约60615.19元;  3、依法改判被申请人恢复房申请人房屋原有然气、暖气、自来水、电、有线电视等配套设施;  4、依法改判被申请人向申请人赔偿从2009年4月20日起至恢复房屋原状及恢复房屋原有配套设施之日止的损失费用每月3000元;  5、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1、关于诉争房屋内水、电、暖、然气设施损坏的问题  一、二审法院均认定房屋所有人未将诉争的房屋交付被申请人,房屋所有人实际上掌控着诉争房屋,因此屋内的水、电、暖气、煤气设施遭损坏与被申请人无关,该认定与客观情况严重不符。一审时被申请人称:“2009年3月4日,我所与原告签订《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原告按协议约定将诉争房屋腾空,我所按约定为其安排所内公房过渡,每月补助500元。协议生效后,原告将诉争房屋出租并收取房租,但原告的房产证、钥匙始终未按协议交付我所。”  未将诉争房屋交付被申请人,被申请人怎么又履行了“协议”并每月补助申请人500元?怎么能说房屋所有人实际未将诉争的房屋交付被申请人呢?  没有交付钥匙被申请人怎能换了门锁?没有交付钥匙被申请人怎能进入诉争房屋将煤气表拆除呢?  煤气卡在“协议”中也没有约定交付,但被申请人在伪造签名办理煤气销户时将煤气卡交回了煤气公司;房产证是不能交付被申请人的,因为房屋没有卖给被申请人。  被申请人的会计王春礼以申请人的名义与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签订《租房协议》的时间是2009年2月25日,《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的签订时间是2009年3月4日,两份的先后顺序很清楚,怎么能说“协议生效后,原告将诉争房屋出租并收取房租”呢?  从2009年4月20日开始,被申请人对诉争房屋内和房屋外的然气设施开始进行拆除并销户,又逐步对连接房屋的然气管道、暖气管道、自来水管道、电线设施、有线电视线路拆除,该行为明显是要拆除诉争房屋。拆迁要走正道、要办理合法手续,不要干偷鸡摸狗、鸡鸣狗盗的龌龊之事。  上述事实有一审时追加的第三人提交的被申请人于2009年4月15日向太原市煤气公司提交的《关于停止供气的申请》能够证明。该《申请》中明确写道:“对干休所进行改造,拆旧建新”。既然被申请人对诉争房屋没有管理权,被申请人又怎能进入诉争房屋将煤气表拆除呢?但一、二审法院在审理时均无视上述证据,反而在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况下,错误的认定为该诉争房屋是由房屋所有人实际上掌控,诉争房屋及房屋内水、电、暖气设施的毁损均与被申请人无关。  2、房屋所有人在《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签订前就将诉争房屋的钥匙交给了被申请人(因为《租房协议》在前),而且被申请人还将诉争房屋的门锁换了,被申请人正是在拿到钥匙后才能进屋拆除了煤气表。因此,被申请人才是诉争房屋的实际掌控者。但一审法院却在审理查明中表述“协议签订后,原、被告均按协议约定履行完毕,但原告未将房屋钥匙交付被告”,进而作出“原告事实上掌控着诉争房屋,被告不具有实际上管理诉争房屋的义务”的错误认定,上述查明的事实和认定仅依据的是《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及当事人的陈述佐证,在《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中虽然没有约定房屋钥匙的交付,但是并不表示房屋所有人未将钥匙交付给被申请人,未约定诉争房屋由被申请人管理,但也未约定诉争房屋不由被申请人管理。而且一审法院认定该事实所依据的当事人陈述其实仅是被申请人一方的陈述,仅凭当事人一方的陈述根本无法佐证,二审法院在没有其他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也予以错误认定。本案损害的是不动产,即建筑物及附属设施,建筑物的墙体和附属设施属于是不属于某一个体业主能管理的,是属于被申请人管控的。从这个方面说,原审认为房屋属于申请人管理是没有依据的。因此,一审、二审法院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明显缺乏证据,致使事实认定错误,最终导致判决错误。  3、一、二审法院对《租房协议》与《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二协议签订时间先后顺序的认定存在严重错误  一审法院在民事判决书法院审理查明部分查明“在搬迁协议签订之前的2009年2月25日,房屋所有人之子申请人与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签订《租房协议》一份……”,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也基本一致,但一、二审法院却均在民事判决书本院认为中认定“在房屋所有人将诉争房屋腾空后,房屋所有人之子XXX与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签订《租房协议》,将诉争房屋出租并收取租金……”,该认定与查明的事实严重不符,明显自相矛盾,而该错误认定直接影响了对房屋所有人在签订《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后是否仍享有管理权的认定。  4、一审中认定的在诉争房屋遭破坏时,被申请人及时告知了房屋所有人,并进行了制止,二审法院也予以支持,但该认定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相反,被申请人提交的视频资料证据恰恰证明被申请人是有组织、有准备、有预谋、有分工的对诉争房屋进行破坏,而张建平仅仅是个前台的表演者。摄像的是谁?照相的是谁?躲在摄像机照相机后面的是谁?让门卫开门让挖掘机进入院内的又是谁?为什么被申请人原所长郭晓东在“恰当”的时机出现在镜头前。现在张建平已公开讲拆房是他和干休所的共同行为,他的行为是受郭晓东指使。事实上被申请人是在将房屋破坏之后,挖掘机和人员撤离现场,原所长郭晓东回到办公室后才给申请人发了短信(时间是2012年1月12日)。当申请人赶到现场想进入院内查看房屋被破坏的情况时,大门紧闭,未能进去,门卫说:“不能进,没有领导通知谁也不能进。”后来司法鉴定人员要对该房屋的损害程度进行鉴定时也遭到了无理驱赶。破坏房屋的挖掘机都能进,房屋的主人不能进!这是谁在掌控着诉争房屋?被申请人从2009年4月20日就开始对诉争房屋内的然气设施进行拆除并销户,后又逐步拆除暖气、水、电设施,在将近三年的时间,房屋所有人都不知情,更谈不上被申请人及时告知申请人。从被申请人的施工单位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的《证明》中证明第三干部休所原所长郭晓东在2012年1月8日就知道要“拆房”但被申请人并没有及时告知?被申请人提交给一审法院照片中看出2012年1月9日被申请人就安排人员携带氧气切割工具开始拆除钢窗、暖气等,做拆除房屋的准备工作,为什么不及时告知!被申请人从2009年4月20日就开始破坏诉争房屋,为什么到2012年1月12日才“及时”告知了申请人?被申请人于2014年8月29日再次对诉争房屋进行破坏,申请人得知消息后报警,小井峪派出所赶到现场制止了被申请人的非法行为。后申请人问被申请人现场负责指挥拆房的师满亮(军人)“为什么拆我家的房子”?师满亮说“工人搞错了”,这怎么不“及时”告知。退一步讲,不管被申请人是否告知申请人,被申请人都对诉争房屋有管理义务,保障房屋不被损坏,若房屋遭到损坏,被申请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5、一审法院认定第三人XXX在2009年2月25日与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签订《租房协议》一份,属认定事实错误  在2009年2月25日,被申请人的会计王春礼(2012年1月5日被申请人的“所务会”证明王春礼是被申请人的会计),以申请人的名义与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签订了《租房协议》,申请人并没有在该协议上签字。被申请人的会计(在职)王春礼在《租赁协议》上签字,没有本案房主房屋所有人的委托,收房屋租金又不是房屋所有人所收,原审以申请人收了房租就认为形成了民事代理,是不符合事实和有为法律规定的,结合《租赁协议》第七条,在租房期间,甲乙双方若发生争议纠纷由干休所协调处理。被申请人起草了一摸一样的两份《租房协议》,以申请人的名义签订了一份、邻居家签订了一份,但一、二审法院却在没有证据证明的情况下,错误的认定该协议上的签字为申请人本人所签。  二、原判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1、申请人曾经找煤气公司询问销户的事,煤气公司说:“销户必须有用户签名或用户到场方可办理销户,停止供气就是销户。”煤气公司说:“干休所来人办的销户,来人说《关于停止供气的申请》上有用户的签名,来人还交回了用户的煤气卡。”被申请人于2009年4月15日伪造《关于停止供气的申请》上房屋所有人的签字,欺骗煤气公司办理了销户,并于2009年4月20日被申请人利用实际掌控诉争房屋的机会带领煤气公司的工作人员进入诉争房屋内将房屋内的煤气表拆除。被申请人没有否认自己销户的事实,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2条规定对方不抗辩的,应确认,被申请人也没有证据否定不是其拆除的然气管道及煤气表,一、二审法院怎么能说“因施工安全需要,煤气公司停止供气也符合情况”呢?如果说被申请人为了施工需要拆除煤气管道,但是无论如何都不需要拆除煤气表,更不需要销户,而且被申请人不是该房子的所有人,根本没有权利将申请人房屋内的煤气表拆除并销户。  2、原审认定没有约定由被申请人管理诉争房屋,因为本案损毁的是墙体和房屋附属设施,应由被申请人管理,原审认为没有约定。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七条、结合物业的相关规定,被申请人应承责任。  一审法院的案由是合同纠纷,二审法院的案由是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由的变更是要充分说明理由,并作出解释的,而二审法院变更案由未作出解释是有违法律规定的。  三、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1、一、二审法院均片面的认定煤气公司停止供气符合实际情况,却回避了被申请人私自伪造《关于停止供气的申请》上房屋所有人的签字,欺骗煤气公司,使得煤气公司拆除房屋内煤气表并销户的事实,而且,被申请人在施工完毕六年后,并没有恢复向楼内供应然气。一审法院:“查明,2009年4月17日因被告申请太原煤气化太原市煤气公司拆除了诉争房屋外的煤气设施”,既然查明,为什么不判?连接诉争房屋外的暖气管道、然气管道等配套设施遭到被申请人的破坏,破坏了就应该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房屋所有人在民事起诉状的诉讼请求中明确写明,但是一、二审法院均未对该诉争房屋室外部分的损失做出判决。  2、关于《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是否履行完毕的认定问题:  一审法院认为“协议签订后,原、被告均按协议约定履行完毕”属于事实认定错误。事实上,在一审庭审中,被告承认在认真履行该协议,原、被告双方都没有主张该协议履行完毕,但一审法院在没有查清事实的基础上却错误的认定该协议已经履行完毕。而在二审判决书第四页中:“第三干休所辩称,第三干休所与XXX签订住房搬迁协议,并至今支付每月500元的过渡费。”至今诉争房屋还在被申请人的管控中,没有归还申请人,事实上房屋遭到被申请人的严重破坏根本不可能归还申请人。申请人至今不能按《离休干部住房搬迁协议》的约定“及时迁回原住房”。  综上所述:  1、被申请人用欺骗手段让其施工单位中铁十二局建安公司第四项目部以租房之名占用该房屋,并对该房屋实际掌控,逐步对房屋的然气、暖气、水、电进行破坏,以达到最终拆除房屋的目的。《山西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被申请人伪造《关于停止供气的申请》上房屋所有人的签字,欺骗煤气公司,使得煤气公司拆除诉争房屋内煤气表并销户(被申请人的行为性质极其恶劣!是违法!)。  3、一审、二审法院却均无视证据、不顾事实、上下呼应、相互支持,就是不支持公平、不支持正义。  申请人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十一)项的规定,请求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本案进行抗诉,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此致  太原市人民检察院  申请人:XXX  2015年10月 8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