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 正文

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恶意欺骗“惹天怒”

2018-02-05 19:08  来源:未知           

导读:近日,本网工作人员陆续接到深圳金天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沈林生的来电投诉,反映该公司与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王府花园综合楼期间,采用各种欺骗手段、多次更改手续、骗取钱财,使金天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6000万元血本无归,欲哭无泪,多次到深圳市中院上访,引起了重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然而,..

近日,本网工作人员陆续接到深圳金天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沈林生的来电投诉,反映该公司与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王府花园综合楼期间,采用各种欺骗手段、多次更改手续、骗取钱财,使金天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投资6000万元血本无归,欲哭无泪,多次到深圳市中院上访,引起了重大的社会不稳定因素。然而,时至今日,问题仍然为得到解决。

2005年12月19日,金天茂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开发王府花园综合楼的协议书》,约定双方合作开发“王府花园办公综合楼”项目(后该项目更名为涉案的“锦缘里嘉园”)。合同约定,甲方提供合作项目的项目用地,乙方提供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至合作项目取得工程项目竣工验收证明时合作项目所需的全部建设资金;因客观原因,合作项目以甲方的名义进行开发,乙方作为投资商在合作项目的对外宣传中予以列明;合同约定了双方的分成方式:甲乙双方按照28%和72%的比例分配合作项目的总建筑面积(以竣工时的面积为准)。合同还就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 2007年1月19日,金天茂公司与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双方就合作开发王府花园成立项目公司(深圳王府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已于2006年5月11日在深圳市工商局注册;甲方同意将其在《合作开发王府花园综合楼的协议》中所约定的28%的股权及附属权益转让给乙方,乙方同意受让该股权及权益;前述股权转让价格以项目用地最终的审批的建筑容积率为计算依据,目前暂以建筑容积率为5.0计算,转让价格为人民币伍仟壹佰万元整。合同还就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 2007年8月7日,金天茂公司与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约定:以甲方股东同意将其持有的深圳亘富置业有限公司70%股权,质押给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签字后,一周内乙方向甲方一次性支付人民币肆仟万元整;乙方协助甲方将深圳亘富投资公司罗湖区H122-1号土地权益转入深圳亘富置业有限公司后,甲方同意将其在项目公司中的股权让给乙方;股权转让后,在项目开工前,乙方向甲方支付股权转让协议的全部剩余款项。合同还就双方的其他权利义务进行了约定。2012年1月15日,天茂公司(乙方)、沈林生(丙方,金天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甲方)签订《协议书》,约定鉴于金天茂公司与被告分别于2005年12月19日、2007年1月19日、2007年1月8日签订了《合作开发王府花园综合楼的协议书》、《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合称“上述协议”),乙方、丙方分别向甲方及甲方原法定代表人周福才个人支付了部分款项,三方针对上述协议及相关款项的处理问题,达成本协议:1、三方一致同意,甲方应向乙方、丙方共计支付人民币六千万元(6000万元),三方之间的所有债权债务全部了结,不再有任何未解决的纠纷和争议。乙方、丙方不再以任何方式向甲方提出任何要求和权利主张。2、甲方向乙方,丙方支付上述6000万款项的方式为:甲方在其建设的深圳市罗湖区沿河南路3026号“锦缘里嘉园”项目竣工验收后将该项目中的建筑面积叁仟平方米(3000平方米)的住宅楼(按该项目的标准精装修)交付给乙方、丙方,甲方即完成本协议约定的付款义务。上述房屋变更过户所发生的相关税费、及相关费用均由乙方、丙方承担。3、三方同意:《合作开发王府花园综合楼的协议书》、《股权转让协议》、《股权转让补充协议》以及各方之间签署的任何合同、协议及其其他文件,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全部解除,上述协议项下的义务均不再履行,任何一方不得依据上述协议以任何方式向甲方提出超出本协议约定事项之外的任何请求、主张和索赔。4、乙方、丙方支付给周福才个人的款项,有乙方、丙方与周福才另行解决,与甲方无关,甲方不承担任何责任。5、各方在本协议中的陈述、保证和承诺均不可撤销。6、任何一方违反本协议的约定,应赔偿守约方因此而遭受的全部损失。双方还就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 2016年4月13日,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和陆魁寿出具《债权转让通知书》,但两人称其没有收到该《债权转让通知书》。2016年5月11日,被告和案外人陆魁寿将《债权转让通知书》,刊登于《深圳商报》B1版。 2016年5月12日,向金天茂公司,沈林生邮寄《债权转让通知书》,该通知书载明:因案外人陆魁寿、蔡得分别向被告转让对原告的到期债权人民币2355万元、3779.13万元,共计6134.13万元;“贵方所欠我公司的6134.13万元债务,与我公司所欠贵方的6000万元债务相互抵销并冲减。上述债务抵销后,贵方尚欠我公司的债务余额为134.13万元。”称其没有收到该《债务抵销通知书》。邮件查询单显示,该邮件由他人签收。2016年5月12日,被告将该《债务抵销通知单》刊登在《深圳商报》B01版。 2016年5月30日,原告金天茂公司以陆魁寿为被告,亘富公司为第三人,向法院提起了(2016)粤0303民初11024号合同纠纷案件的诉讼。原告在该案请求确认其与陆魁寿签订的《还款协议书》有关归还陆魁寿30%股权投资款的约定无效,并请求依法解除《还款协议书》约定的其他条款。2016年11月29日,本法院就该案作出了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原告不服该判决,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6年5月31日,金天茂公司、沈林生以蔡得、深圳亘富置业有限公司为被告,向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提起了(2016)粤0391民初930号合同纠纷案件的诉讼。在该案请求撤销金天茂公司与蔡得于2015年9月30日签订的《还款协议书》,并请求撤销金天茂公司、沈林生与蔡得、亘富公司于2015年9月30日签订的《补充协议》。被告蔡得提出了管辖权异议。截止庭审之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未向各方当事人送达关于管辖权的民事裁定书。庭审中,两原告称被告自陆魁寿、蔡得处受让的债权并非合法有效,该受让的债权因(2016)粤0391民初930号、(2016)粤0303民初11024号两案尚未审结而处于为确定的状态。 投资了6000万元,至今没有收益,还深陷泥潭,深圳亘富投资有限公司以欺诈金钱为目的,藐视国家法律、破坏社会稳定,应引起政府高层的极大重视,还法律一个尊严,关注民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