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 正文

冈仁波齐: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步都算数

2018-01-31 08:12  来源:未知           

《冈仁波齐》: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文/马冉冉】北京难得下雨。一天之中,我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两遍《冈仁波齐》。

银幕上,他们走着他们的路,磕着他们的长头。我撑着伞,鞋湿了,袜子潮潮地糊在脚上。

我们有不同的路,都靠自己一步步走。

01 上路

藏族汉子尼玛扎堆,刚刚经历了父亲的过世。父亲一辈子的心愿,是去拉萨朝圣。尼玛的叔叔看到哥哥的遗憾,决定不再等待。尼玛打算陪着他年后上路。

2014年是马年,正好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村子里很多人都希望加入尼玛扎堆带领的朝圣队伍。

一位年轻的孕妇,她倒插门的丈夫,与即将出生的孩子都属马,也决定一起去朝圣。她挺着大肚子,与丈夫一起上路。

同行的还有她的妹妹,尼玛扎堆的儿媳妇。尼玛的三个儿子,都娶了她。姑娘每天在喂牛做饭料理家务,只有回到娘家,才有一刻空闲。

一对中年夫妻,因为去年家里盖房时,帮忙的工人发生车祸,死了两人,赔偿让他们背上了巨额债务。他们也想走朝圣之路,为死去的亡灵超度祈福。

他们9岁的女儿扎扎,因家中老人无力照看,也一同上路了。

村里的屠夫,宰杀过许多头牲畜,心里总是惴惴不安于自己的业障,习惯用酒精来麻醉自己。他也决定去朝圣,来拯救自己的罪孽。

两名少年,其中一名受伤有残疾,在父亲的支持下,也加入了这支队伍。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不同的故事,也怀抱着不同的自我救赎之心,开始了一段2000公里的朝圣之路。

尼玛扎堆开着一辆拖拉机,拉上所有人这一路要用的物资,“突突突”地出发了。下一个镜头,朝圣队伍的男女老少,开始磕起了长头。

身后送行的村民们,站成一排,目送他们的身影。

未来的每一步,他们都要这么走过。

我被震撼地不由坐直了身体。

今日的我,还在为一些工作与家庭的琐事而略有压力。与此同时,这个世界上有人做着与我如此迥异的生命选择。

在我们,为着办公室同事一句冷嘲热讽,而内心忧愁的同一时刻;在我们,为着家人纠结纷争的关系,而恼怒不已的同一时刻;在我们,为着要不要投入做自己热爱的事业,而踯躅不前时……有人决定这样使用他们生命,使用一年的时光。

数步一叩首,俯身向大地。为超度自己的累世业力,也怀抱着为众生祈祷幸福平安的心。

他们,上路了。

02 有时

这一条朝圣路,他们走了一年。

遇上许多状况。有时,要顶风冒雪在雾茫茫中向前;有时,会途径一大片烂漫的油菜花田;有时,会在鲜花盛开的河畔跳起锅庄;有时,头顶上山体滑坡滚落的石块,会分分钟要命;有时,车会坏在路旁;有时,人会受伤生病;有时,肚子里的孩子突然要出生;有时,会被追尾撞得稀巴烂;有时,路旁有人会招呼你们喝茶;有时,要送给其他朝圣者糌粑;有时旅费用尽,要暂时打零工赚钱;有时,老人时辰到了就去世……

他们走走停停。因为知道自己终将要去向哪里,所以,心安理得面对发生的一切。

接受。面对。理解。放下。

然后,歇息片刻,继续上路。

这一路,像极了人的一生。它是一个隐喻。电影的英文名字,paths of the soul,意为灵魂的千条万条道路。

这一路,你要把喜怒哀乐遍尝,要把生老病死流转。跳舞有时,悲恸有时。什么都会来,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会回来。

电影最打动我的,是他们的“平常心”。好像,生活里发生什么,都是正常的。

孕妇想跟着一起去朝圣,好啊好啊。残疾的少年想去,好啊好啊。醉醺醺的屠夫想去,好啊好啊——接受下来就是了。

他们不抗拒“麻烦”,不拒绝“波折”,不害怕“无常”——发生什么,就面对就好了。

他们,没在怕的。

春天,山上的雪水融化,漫过了路面。站在水汪汪的路上,他们彼此询问——怎么办,要不要磕过去?

答案是,要。

于是,众人欢快地脱掉身上的皮革围裙,脱掉厚重的外套,笑嘻嘻地在扑向水里。水花四溅,每一个人都像孩子玩水一样欢畅。他们都在笑。

那个画面,真好看。

来什么,接什么。

03 信仰

一位司机因为要避让另一辆车子,从后面撞翻了他们的拖拉机。

司机把尼玛扶起来,关切他的胳膊是否受伤。司机解释说,车上有人呼吸困难(可能是高原反应),需要送到拉萨急救,两个小时送不到,人就没救了。

他们特平静地让司机开车走了,自己留下来打扫残局。我心里面在叫:“啊,怎么没有人争吵打架啊,怎么没有人拦着车不让肇事者走啊,怎么没有人殴打司机、怨叹倒霉啊?!”

他们只转过身,看看车上的婴儿是否安好,看看自己的拖拉机是否安好。车轱辘的轴断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修理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他们平静决定,放弃车头,拉上车厢和物资,继续往拉萨走。男人们拉车,女人们继续磕长头。走一段路,男人们放下绳索,走回刚才撞车的地方,重新把这一段的长头磕完。

我心里面在叫:“啊,怎么没人找借口讨商量,为什么要补这一段路,反正不都是在走?”

他们心里对于自己该做什么,了了分明——我的路就是我的路,该怎么走完,就要怎么走完。没有任何托辞,什么借口都不说,什么“我要拉车啊”,“我才不要走双倍的路”,通通不啰嗦。

他们很平静地接受路上发生的一切。

既然决定上路,路上遇到什么,都是正常。既然是为自己走的朝圣之路,就要一个头一个头地磕完。

《好莱坞报道》评价这部电影——“它描述生死,不卑不亢,无喜无悲。”

不卑不亢,无喜无悲,是宁静的力量,来自于信仰的加持。

当我自己越修行,越破掉了从小到大对于“信仰”的误解。所谓的信仰,根本不是你跟随哪一派宗教。而是,

你愿意去崇敬那一些眼睛看不到无形之存有;

你愿意去追求那些看似带不来什么现世利益的使命;

你愿意在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的平凡生活里实践你所相信的;

你愿意在一个大部分人都迷失在自己头脑的世界里寻找自己是谁,自己的天命何在。

有信仰的人,既不愚昧,也不伟大。只是我们心里的光,一旦亮起,就无法再被熄灭。如《大学》中所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致我们内心的明珠,愿它永远明亮。

如康德所说:“有两样东西,我思索的回数愈多,时间愈久,它们充溢我以愈见刻刻常新、刻刻常增的惊异和严肃之感,那便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致我们内在始终闪亮的——良知——这就是信仰的所在。

有信仰在,人会放下各种“借口”,也就放下各种烦恼。因为,你内心的光,清明知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