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 正文

鸡场老板称一只鸡只赚一元钱 为获利给鸡吃药

2018-09-21 05:10  来源:未知           

  CCTV2《央视财经评论》:

  鸡吃药 谁有“病”?

  抗生素一天吃两顿,40天的时间长到了5斤重,这种几乎从一出生就开始不断地吃药的“速生鸡”,在缺乏检测和监管的环境之下,可能会进入到肯德基[微博]的餐厅里,甚至是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在媒体进行曝光之后,“速生鸡”的问题迅速成为大家所关心的话题。那么这种吃药长大的鸡,它究竟能不能食用?到底有多少这种“速生鸡”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这一事件现在有了最新的进展:山东省的相关部门派出了四个督察组,对媒体报道所涉及的几家养鸡场进行了查封,而这几家养鸡场正是这次被媒体曝光的对象。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著名财经评论员霍德明、刘戈共同评论。

  一天两顿药,40天长5斤,速生鸡养殖,违规用药到底有多严重?标准视若无睹,检验形同虚设,问题鸡肉究竟有没有流入肯德基?吃药长大的鸡安不安全?给鸡吃药,到底是谁的病?

  记者在山东滕州市的一家大型养鸡场看到,饲养员每天早上8点左右,就开始给鸡喂食。

  记者:这个放了多少瓶?

  饲养员(盈泰食品公司颜楼养鸡场):全都放进去。

  记者:全都放进去,10瓶?

  饲养员:嗯。

  按照农业部肉鸡饲养管理准则规定,肉鸡在送宰前7天必须停用一切药物,记者注意到,这家养鸡场的墙上也张贴着常用药物的停用时间,那么他们有没有按照规定停药呢?

  朱经理(盈泰食品公司颜楼养鸡场负责人):实际操作起来不能按照这个来,按照这个来,你养不成的。

  记者:为什么?

  朱经理:你最多也就停三五天药,停多了,这个鸡不成。

  记者:鸡活不了?

  朱经理:对,有病,必须得拿药维持。

  而在另一家养殖场,这里的技术人员告诉记者,现在的养殖场都拿抗生素给鸡当饭吃,每天早晚各喂一次,一顿都不能少。

  记者:每天都要喂药?

  王延国(盈泰食品公司原技术员):他基本上每天都习惯了,惯性了,我说你今天不用用药了,他偷偷摸摸地用上,他不敢停,他停的话,鸡出现情况很快。

  这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从鸡入栏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第40天出栏,至少要吃18种抗生素药物,为什么要这么大量的给鸡吃药呢?养鸡场的老板介绍说,因为养鸡是薄利行业,一只鸡平均只能赚1块钱左右,为了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养殖场不得不加大养殖量,鸡棚里的鸡严重超载,再一个长50米、宽15米的鸡棚里,有一万多只鸡,也就是说,每平方米的空间要挤下15只鸡,恶劣的生存环境,导致一些身体状况差的鸡死亡,而大量的吃药,正是为了减少鸡的死亡数量,而在有的有养鸡场为了加强药效让鸡长的更快,甚至还会使用违禁药品。

  记者:这个怎么有泡沫?

  张老板(潍坊高密市小迟家庄养鸡场):药。

  记者:早上喂的什么药?

  张老板:地塞米松。一次喂十盒。

  据老板介绍,地塞米松在鸡喂了35天以后才能食用,喂食以后,马上就有神奇效果,一只鸡每天可以增重2两以上,喂食三至五天,就能让鸡增重1斤左右,而这种看上去很神奇的药物,却是一种激素药品,长期大量食用,可引起动物体重增加,引发肥胖等症状,在我国兽药管理调例中明令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添加激素类药品,那么吃了这些大量违规违禁药品的肉鸡,最后卖到哪里去了。

  记者:你这个鸡卖给谁?

  张老板:卖给六和(公司)。

  六和集团正是肯德基的供应商。随后,记者跟随送货车辆,发现六和公司将鸡肉送往百胜餐饮集团上海物流公司,之后配送到肯德基和必胜客[微博]的各个门店。但肯德基公司迅速对此进行了否认,12月18日,肯德基在官方网站发表声明称,从8月份起已停止向前供应商六和集团采购鸡肉原料。并表示一定积极配合相关政府部门的检查,如有发现供应商的任何违规行为,一定严肃处理。

  问题“速生鸡”是如何通过层层检疫检验,堂而皇之走上我们的餐桌的呢?首先来看看养鸡场有没有做到尽职尽责?根据农业部《肉鸡饲养管理准则》,养鸡场要建立生产记录档案,详细记录每天的用药情况、鸡群健康状况,出售日期和购买单位等等,并且该记录应保存两年以上。但记者在青岛平度市崔家集镇的六和公司屠宰场看到,检测人员正在替养殖户填写饲养日记。

  记者:谁的饲养日志?

  检测人员(六和公司平度屠宰场):应该养殖户填的,但养殖户不写,我们自己写。

  记者:看这个表有什么用?

  检测人员:就是为了迎接检查。

  记者:谁检查?

  检测人员:一些客户或者评审的一些。

  那么生鸡在宰杀前,有没有做检疫呢?根据我国《无公害食品鸡肉》标准,活鸡屠宰应该经过检疫、检验合格后再进行加工。但六和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并没有对活鸡进行检验。

  记者:你这边主要做什么?

  检测人员(六和公司平度屠宰场):我这边主要是做宰前检验。

  记者:宰前检验怎么检?看些什么东西?

  检测人员:一般不看。除非检查的时候看看。

  记者:检查的时候看看,一般都不看。有没有拿一只鸡出来化验一下?

  检测人员:一般都没有。

  没有拿一只鸡出来化验,就把问题“速生鸡”宰杀、冷冻、封装,发往供应链的下一个环节。那么,收货的企业要不要再检测一遍呢?在六和集团青岛田润食品有限公司门前,记者看到一辆牌照为鲁U71796的货车正准备送货。他们的检验检疫合格证明结果显示药残未检出。

  记者:来之前检疫过了,还是咋的?

  司机(六和公司货车司机):检疫,弄个手续就是了。

  记者:其实都不检是吧?

  司机:对,产品都是这样,出问题了再说,不出问题就没问题,是吧。

  经过跟踪记者看到,这辆牌照为鲁U71796的货车开进了百胜餐饮集团上海物流公司。货车司机把检疫单交给了该中心的工作人员,他们没有做任何检测就接受了这些鸡肉产品。

  记者:有了这个单子,我们下车的时候,就不用检了是吧?

  工作人员(百胜餐饮集团上海物流中心工作人员):不用检了,有这个直接卸货就可以了。

  记者:到时候卸货时直接卸就可以了,是吧?

  工作人员:嗯。

  一批问题“速生鸡”就这样一次次躲过检查,进入上海浦东的肯德基、必胜宅急送[微博]等门店。

  霍德明:肯德基的诚意不够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看了肯德基在官网上讲了七点原则,汰弱留强的确是他用的很巧妙的一个词,我针对他的七点,我觉得他少了一点诚意。怎么说?其实这次事情是央视记者追踪采访很长一段时间,把原来饲养鸡的过程以及缺陷,曝露出来,正好抓到了这一些鸡就是卖给六和,六和最后当然就是供应给肯德基。而这么一个过程,为什么肯德基公司本身没有一个所谓定期抽查也好,或者是不定期抽查也好?这个事情肯德基肯定要负责任的,可它在官网上说,每年对于所有供应商的鸡肉产品进行产药检测,事后它最多只是在包括对供应商进行检查,包括饲养日志和用药记录,进行年度资格审查,这就是他所谓的汰弱留强,那么你为什么不自己主动去做这件事情?今天被别人发现了,而又出现了官网上七条的说明,我觉得不够诚意。

  刘戈:确实是在大规模的滥用抗生素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现在从法律责任上,可能真的找不到处罚他的理由,因为他前面按照要求,从养鸡的到杀鸡,到卖鸡的给他,他都会拿到检疫证,而且甚至在检疫的过程当中进行检疫,这些抗生素的残留也检验不出来。但只要电视台记者去一跟拍,就拍到了这样一个场景,在大规模的在滥用抗生素,出现了这么一个非常诡异的现象。所有的环节里看似都有人把关,但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前面有国家规定的流程,我完成这个流程了,那么现在我的产品是安全的。我觉得他的这个话可能说起来不那么理直气壮,因为现在虽然在程序上,你是符合程序了,你完成了所有的流程,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是这些鸡的确是被过量用药了,这些鸡从这一批次来说,后来你把它进行了排除,它不再成为你的供应商,那么在成为你的供应商之前,他提供你的那些鸡是不是也是有大量的药物残留的?这些鸡如果现在没给你,可能这些鸡肉会出现在其他的一些超市里。

  就好像现在我们外行人看到的速成鸡用药,我们会觉得震惊,但是作为一个行内的人士,尤其作为一个大的机构,他还是应该对于这样的一种养殖方式,可能产生现在的结果有预见性,因为这种养殖方式就决定了他一定要大量用药。虽然政府有规定,比如在出栏之前,多少天需要停药,但是由于这种“速成”的养殖方式,鸡的抗毒和抗细菌的能力比较弱。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养殖户来说,他有这种冲突,也就是说,我可以给你用更多的药来保证更高的成活率,而且对于我来说,我只要把那个鸡活着送到屠宰就行。在这样的前提下,我要让鸡的死亡率降到最低,所以我用过量的药,这个滥用药是天然的冲动。

  郑风田:间接抗生素对人体有很多其它的副作用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速生鸡)从技术上没有问题,但这种鸡生长期太短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又让它长那么快,所以这个时候它会很脆弱,脆弱就容易生病,为了不让它生病只能给它打抗生素,农户为了多获得一些利润,进行高密度养殖,通风透光都很差,那些鸡在那样一个狭小的空间生长是很可怜的,基本上鸡挨鸡没有任何自由活动的空间。从小鸡苗一直到最后被送到屠宰场都高密度挤在一块,这一定是一个很可怕的环境,也是它生病的一个核心原因,吃抗生素之后,这种鸡基本上应该是不安全的,(对人)直接的影响就是抗生素吃太多了,最后产生抗体了,以后再生病打抗生素不起作用了,这是直接的作用,间接抗生素对人体还有很多其它的副作用。

  霍德明:食品安全不能光靠检测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们都说有国家标准,有检测的手段等等,好像都很完整,在台湾地区,前一阵子也出现了塑化剂的问题,但在检测过程中间,从来没有人想到去检测塑化剂,换句话说,我们一般做健康检查的时候也不会检查艾滋病,因为不太可能发生,况且检查还蛮贵的。所以对于检测,我们绝对不能要求太多,它固然有一定的标准,但对此明察暗访是绝对必要的存在,因为它很可能就放进去了。如果在行业里,大部分人都知道的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在做了,那就更危险了。所以我们的食品安全,中国应该好好从头到尾的把关一次,然后把不可能的事情都当做可能的事情放在检测标准里,肯定要维持原来的标准,但是还是不能只靠检测让我们的食品安全到达国际水平。

  刘戈:要把速成鸡和速成鸡滥用药分开界定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我觉得还是要把速成鸡和速成鸡滥用药这两件事分开,我们看到在调查里,90%多的人都认为速成鸡是不能吃的,但是实际上我们已经吃了20多年了,从1984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大量引进美国的所谓的白羽鸡,这个鸡引进来的时候,它的成长时间是49天,那么经过我们国家科技人员的改良,最快37天就可以出来。由于这种生产方式,就是高度密集的,所以在这样一个密集的饲养方式下,它就容易得病,得了病的话,它就要用药,所以我们现在吃低成本、低价格的鸡,那可能就要承受要吃这样的一种快速成长的鸡,承受要吃一个喂过药的鸡的代价。对于有关部门来说,已经制定了的标准不能松,比如说提前7天,这是有标准的,要停药。也就是说,我们不能把所有防止问题的放在检测上,因为有可能按照现有的检测水平,检测不出来,但是在我们没有仪器之前,那我们食品安全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其实是靠人的监管,靠制度的设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的。

  在我们的印象里,其实20多年前,在中国城市里、乡村里,大部分的家庭都是自己养鸡,所以大家觉得鸡是那样的一种生活方式,它需要大概半年时间的生长期。如果再是以前养鸡的模式,那一只鸡可能会卖到上百块钱,现在我们想吃到便宜的鸡,所以有了从美国引进的美式农业的方式,这样一种方式让我们在40多天就可以吃到鸡,而且两公斤饲料,就可以转化成一公斤的鸡肉,转化非常高,牛肉是七公斤才能转化成一公斤……

  (《央视财经评论》栏目播出时间:周一至周五21:55—22:25)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