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选车 > > 正文

坤鹏论:不要羡慕中产阶级 他们的焦虑感明显多过幸福感

2018-06-28 09:32  来源:未知           

最近坤鹏论在关注一些个人资产方面的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挺有意思的:作为一个中产阶级,你有安全感么?中产阶级作为“比上不足 比下有余”的一部分群体,应该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对社会稳定和发展的贡献很大。对于国家而言,正常的财富结构应该是“橄榄球”型的,即处于财富顶端的人群和处于财富末端的人群占比小,处于财富中间端的人群占比最大,即中产阶级占比最大。比如日本社会的财富结构是近10%的人处于财富顶端,近60%的人处于中间,30%的人处于财富末端。当然,这种财富结构是理想状态,更多的是金字塔结构,即特别小的一部分人处于财富顶端,一大部分人处于财富末端,还有另外一小部分人处于财富中间端,也即中产阶级,美国社会就是这种结构。其实中国社会更是这种结构,并且处于财富顶端的人群更少,处于末端的人群更多。

作为处在中间位置的中产阶级,作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本应该是一群懂得享受生活,也有能力享受生活的一群人,不过就坤鹏论的了解,似乎国内的所谓中产阶级或中等收入家庭大多数并没有能够享受这样的生活,他们反而要比很多处于财富末端的人更焦虑。

一、中产阶级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对于“中产阶级”这个概念,大家的衡量标准并不统一,并且随着经济发展,衡量标准也在不断变化。《经纪学人》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中产阶级已经达到2.25亿人,他们的衡量标准是,在一线城市月收入达到3万以上,二级城市月收入达到1.5万以上,三线城市月收入达到1万以上。

《法制晚报》称,全球领先的市场信息公司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称,随着中国经济大踏步地向前,中国的中产阶层的队伍也不断壮大,到了2020年,在经济的强大驱动下,这一数字将达到7亿。

马云2015年在伦敦对商界领导人表示,中国将在未来10到20年积累5亿中产阶级。

这么一看,国内中产阶级很多呀,数数自己现在是不是中产阶级,就算现在不是,未来几年也会是的。坤鹏论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去统计一下实际人数,但怎么感受也不觉得中产阶级会有这么多人呢?

财富品质研究院在今年初发布了一个财富报告《要客境外生活方式报告》,其中有组数据挺有意思:

目前中国净资产超过100万元的中产阶级人数超过7000万人,拥有财富总量约为30万亿美元,超越美国和日本,位列世界首位。

该报告同时还公布了另外一组数据:

截至2016年,中国拥有千万富豪超过400万人,亿万富豪15万人,已形成全球最大的高端财富群体。

这几个数据之间相差很大呀,不知道大家怎么认为,自己属于哪个统计中的中产阶级?

二、中产阶级的焦虑

对于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人来说,成为7000万分之一似乎并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如果你在早年能够买套房子,基本可以轻松成为7000万分之一了,即便是贷款买的房子,经过这么多年房价上飙升,涨个100万也不在话下。而对于很多70后而言,他们有更多机会拥有2套或2套以上住房,恭喜你们,你们已经是400万分之一了。当然,二线城市拥有2、3套住房也是可以很轻松步入7000万分之一行列的。

按说中产阶级作为社会的中流砥柱,不管是经济建设还是国家稳定,都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是一群懂得享受生活也可以享受生活的人,他们也同样是一群幸福感非常强的人。不过实际上似乎并不是这样,这些中产阶级,大多数人并不认为自己有安全感,甚至都不认为自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享受生活更是一种奢望,幸福感更是无从提起。

之前坤鹏论回答过一个问题《如果你有三套房子,存款100万,你还会不会再去打拼?》引起一些网友的讨论,坤鹏论节选出几个:

其实不管是通过什么标准衡量出来的中产阶级,大多数人仍然是靠自己辛苦打拼挣钱,月入3万也好,月入5万也罢,都要依靠自己不断努力工作。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相比,这些人要时时面对来自年轻人的竞争,要面对上司的刁难、同事的挤兑,作为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他们容不得自己出问题,看起来这些人是企业高管,光鲜亮丽,实际上每天工作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与年轻人不爽就换工作相比,这些所谓的精英人群、中产阶级,他们更会忍气吞声。“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这句话用来形容这类人群非常贴切。

或者也正是因为缺少被动型收入,这些人即便拥有高收入,仍然缺少安全感。有人总结了中国中产阶级十大焦虑症:

社会转轨期的仇富替罪羊

没有房东只当租户的“有产阶级”

工作狂变成了过劳死

职场如战场的晋升压力

从小资情调跌入机械生活

时尚攀比成为阶层压迫

小本生意的患得患失

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顶梁柱

庞大弱势群体须关怀

利益集团霸王条款的受害者

不知道被“中产阶级”的你,有没有如上所说的这些焦虑?

三、中产阶级是一群“不幸福”的人

其实中产阶级是挺可悲的一部分人群,相对于无产阶级来说,他们拥有一定属于自己的财富和社会地位,也正是因为拥有这些东西,才让他们更容易患得患失。正所谓“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一个人可以没有财富,但让一个已经拥有财富的人失去这些,两者的痛苦指数是不一样的。而对于仍然依靠工资、业务提成等作为主要收入的人群,其必然缺少安全感。

值得庆幸的一点是,随着理财观念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理财,包括银行定期、货币基金及其他一些投资理财产品,央行最新的数据对此也做了很有力的证明。不过显然这些通过理财获得的收益并不足以维持中产阶级现有生活质量。高压力、没有安全感、焦虑等问题仍会长期伴随这些人。

《2016年度中国幸福报告》显示并非收入越高个人幸福指数越高。随着个人月收入的增高,居民幸福感先升高后降低,月收入1.2万元-1.5万元的人,幸福感是最高的。而对幸福影响最大的五个因素是:乐观程度、健康状况、休闲满意度、是否有伴侣、医疗服务满意度,并没有和钱挂钩。2017《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显示,虽然“收入多少”与“幸福感”基本呈“正相关”,但年收入在30万形成一个幸福的拐点,超过30万的家庭随着收入越高,幸福感逐渐下降。年收入在100万元以上的高收入群体幸福感低于8-12万的家庭。这些家庭中感觉到“不幸福”的人群比例几乎与低收入群体(年收入1-3万元)相当。这么看来,马云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办了阿里巴巴,虽有矫情的成分,但也不完全是矫情,或者马云的幸福感还没有你我强。这么想一想,心里敞亮多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