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贵金属 > > 正文

2014年01月10日

2018-05-27 20:53  来源:未知           

陈光标近日做客美国中文电视《纽约会客室》节目,接受美国中文电视专访,并谈及这次收购《纽约时报》之行。陈光标称,他此前在纽约的一次颁奖礼中,宣布过自己这次来美国之行的目的之一是洽谈收购或控股《纽约时报》,此外,还希望参与旧金山大桥的拆除。但是由于那次太早放出收购《纽约时报》消息,导致目前无法见股东。  陈光标则称自己很善于和犹太人打交道,并认识许多犹太人,在情商智商上也丝毫不输犹太人。如果《纽约时报》只能卖给犹太人的话,他也可以考虑自己出资,但是让自己的犹太朋友出面收购,他作为幕后掌控者也可以。  “我准备再拜访一下《华尔街日报》,看看《华尔街日报》能不能卖,如果能卖,我也愿意去买《华尔街日报》。”陈光标称,他就是想要买一份美国报纸,《华盛顿邮报》或者CNN,不过CNN太贵了,他买不起,可能只能买点小股。  具体专访实录如下:  今天我们请来一位老熟人,一位话题人物,他就是陈光标,陈光标是一位不甘寂寞的商人,也是媒体争相追逐的人物,最近他反客为主开始追逐媒体,高调宣布要收购《纽约时报》,很多人质疑这究竟是标哥的又一次炒作宣传,还是确有其事,《纽约时报》是否愿意就这么被收购了呢?今天带着这些疑问,我亲自问问他。  《纽约时报》有100多年历史,1851年创刊,日均发行量100多万份,一直由奥克斯家族经营,《纽约时报》被认为是美国一份自由主义的报纸,它的社论及文章相对比较开明,但实际常常有不同观点的作者撰写,左右立场皆有,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但也常常遭到保守派阵营的批评,众所周知,美国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媒体都由犹太裔家族拥有,想要取得像《纽约时报》这样重要堡垒媒体的控制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就在最近被称为中国首善的商人陈光标宣称要买下时报,并对其进行改革。  主持人:欢迎走进纽约会客室,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当下引起中美两国媒体高度关注的人物陈光标先生,谢谢标哥再次来到我们演播室,我觉得您太节省了,因为半年之前您还戴着这条领带。  陈光标:对,因为中国都知道我是厉行节约的倡导者,领带好好的没有破,没有坏,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去更换。  主持人:感谢您半年之后再接受我们的采访,因为您这一次到纽约,大家都是高度关注了,从1月3日到现在算起应该是5天了,大家都关注您收购《纽约时报》的事情,在这五天当中有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跟《纽约时报》的人见面了吗?  陈光标:关于收购《纽约时报》,首先是一个崭新的想法,由于12月30日在深圳我获得世界华媒的大奖,当然是一个华媒联合推荐出来的。在获奖感言过程中下面有一个人提问,标哥,马上新一年开始了,下面准备做什么?我也信口开河冒了一句,我说下面过两天我要到美国去:参与收购《纽约时报》,或者收购控股;到旧金山去,关于一个大桥要拆除,因为左边当时是中国上海一个路桥公司建的。  主持人:新海湾大桥,去年刚通车。  陈光标:对,老大桥要拆掉,因为几十年前地震震过以后考虑坚固问题,我听到这个消息,我想去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大家知道我在中国创造了三个第一,做环保产业第一,慈善第一,也是中国第一“拆”。  主持人:拆王。  陈光标:因为十来年没有出现过一次安全事故,每一次都高效、环保、安全完成任务。  主持人:《纽约时报》这一次进展如何?  陈光标:《纽约时报》我开始不应该把那个风放出来,因为是纽约一个华人介绍我跟美国的《纽约时报》其中的一个股东见过一次面。  主持人:谁,能不能透露一下。  陈光标:中国讲职业道德,我没有必要把华人或《纽约时报》其中股东透露出来,因为开始我们初步的见了一面,在电话中谈了几次,约的5号晚上见面,如果我之前不把这个风放出来,5号晚上肯定见面了。  主持人:本来是应该见面的。  陈光标:本来应该是见面的,报道出来以后没有见面,这个怨我自己,我不应该之前放个风。  主持人:为什么,他们觉得您放了风以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陈光标: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对于其中一个股东,因为股东并不是他一个人,据我了解大概有九到十个,具体我不太清楚,他只告诉我A股东和B股东怎么参与,他谈的大概是这个情况,具体细节的情况没有谈。报道出来以后,路透社还是哪家媒体采访了他们董事局的主席说不卖,我听到这个我还是有一点诧异的。  主持人:因为之前跟他们的人谈过。  陈光标:对。  主持人:谈的时候他说只卖这个股东拥有的股份给你,还是他怎么跟你谈的?  陈光标:他就说他愿意过来以后跟我谈我的想法,A股东和B股东怎么参与,大概就聊了下。  主持人:帮您安排一下见面。  陈光标:见面,跟他们其中一个股东见面,就是这样说的。  主持人:现在他们不见了,您还有什么措施吗?  陈光标:我说我这一趟来美国不能白来,我明天准备到《纽约时报》主动拜访他们的主席,不管他见与不见我,我主动拜访他们。同时,我收购《纽约时报》增薪10亿的事情,并不是像所有媒体说我做秀。  主持人:您有这个想法多长时间了?  陈光标:我有这个想法已经快两年时间了,由于去年在《纽约时报》登了三次广告,其中我登了两次,我的孩子登了一次,每一次3万美元,一共9万美元,后来我看影响力还是蛮大的,因为我知道《纽约时报》在世界上的政要都关注这个新闻。  主持人:他也是美国三大报纸之一。  陈光标:对,我想把《纽约时报》收购下来以后,当然我要进行一些改革,比如把它改成中英文版,让世界的华人,有很多华人都不懂英文,他可以看着中英文对照,我如果控股了,必要的情况下进行一些改革,这是我的初衷。  主持人:我觉得您的想法特别好。  陈光标:因为我从小就热爱和平,热爱生态环境保护,热爱慈善公益事业,能把先进的思想、理念传播的更广,能把《纽约时报》带到亚洲去,增加它的销量,同时也能呼吁世界上更多富有的人关心弱势群体,这是我很初衷的想法。  主持人:我觉得您的想法特别好,您的出发点也特别好,可能是站在我们中国人的立场。现在您也看到了,很多媒体都在报道说您收购《纽约时报》这件事不太可能,大家都觉得不可能有几方面的原因,第一,您出了10亿,连总价的一半都不到,因为他们现在值24亿美金,而且这个家族控股人,奥克斯家族,他们根本说不卖,他们也不愿意出售,您看这个钱就达不到这个要求。  陈光标:我想参与《纽约时报》的控股,这10亿美元并不是要完全收购他,就是说我10亿美元他能给我什么样的条件。  主持人:就是你出10亿美元你给我什么样的东西。  陈光标:对,给我什么样的条件。同时,必要的情况下让我控股,再多我不是说了,我把我现有全部家产卖掉我也愿意,我现在有的家产过10亿美元应该没有问题,再加上我香港这个朋友也愿意参一股6亿美元,香港的一个朋友是承诺了,同时这一次来美国他跟我也来了,没收购之前他也让我对他个人和公司的信息保密。现在《纽约时报》处在这样的状况下,我想明天主动到《纽约时报》拜访一下他们董事局主席。其二,后天我准备拜访一下《华尔街日报》,我看《华尔街日报》能不能卖,如果能卖我也愿意买《华尔街日报》。  主持人:刚刚您说到,您要把《纽约时报》进行改革,改成中英文这样的形式,您知道《纽约时报》在美国的影响力特别大,在世界上同样也是一份特别重要的报纸,而且它是西方意识形态的桥头堡,可以说有钱的,当然现在中国的富豪都来美国,一栋楼一栋楼的买,买的都是地标性的建筑,有钱帝国大厦你可以买走,但是作为美国精神的一种象征,《纽约时报》就算这个家族答应,比如股东说我让你入股,我卖一些给你,但是美国政府,美国人民他们会同意说要把这个象征他们西方精神的东西卖给一个华人吗?  陈光标:这个我没有考虑到,我知道《纽约时报》是私人的,我知道中国的《人民日报》是政府的,政府肯定不会卖,既然是私人的,只要价格给到位,我认为有可谈的余地。  主持人:您可能对美国媒体还不是太了解,美国的媒体虽然说他有媒体自由,但是我们在媒体圈很多年知道,他的背后有利益集团,财团控制的,比如《纽约时报》的控股家族,据说他们的主席会经常给主编写信,表达自己的观点,或者指示他们你应该报道这个,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其实他们的报纸也是受人控制的,只不过不是政府的控制。  陈光标:我这两天陆陆续续接受美国媒体一共13家的专访,我其中听到的一个消息,听说前任美国刚刚退下美国前任市长要把《纽约时报》买下来,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主持人:因为我也听说了这个说法,有一些美国圈内资深的媒体人,他们说如果《纽约时报》要卖的话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卖给纽约市长彭博,因为《纽约时报》控股家族他们其实是犹太人,犹太人在美国势力很大的,他们虽然只有3%的人口,但是他们控制了美国70%的财富,而且他们在政治、经济包括外交上都有很大的影响力。美国的媒体同样也是被犹太人控制。  陈光标:实际上我陈光标的情商和智商,非常适合于和犹太人打交道。  主持人:都有生意头脑。  陈光标:第二个,我认为我情商和智商不次于犹太人,所以我跟他们打交道,交往各方面,我非常有信心和这方面的智慧。  主持人:但是犹太人他们特别抱团,现在新闻集团的主席默多克是犹太人,彭博新闻社的彭博是犹太人,连华纳兄弟的创始人都是犹太人,他们自己从犹太人的立场出发,我干嘛要把它卖给华人,我要卖就卖给我犹太人就好了,为什么要卖给你。  陈光标:当然我也考虑过,这之前我也拿过方案,考虑过如果之前我不把这个风在深圳透露出来的时候,我也做好这个方案,就是说我跟《纽约时报》时报这个股东先谈,摸摸底,如果可能卖给华人希望不太大,我可能会通过拐两道弯,让犹太人以我的名誉买下来,我来出钱,找一个犹太人的商人朋友,犹太商人朋友我也有十几个,让他在前面,我在后面,让他买过来以后我跟他定期,我再控制这个人也可以,我也考虑过,有好几套方案。  主持人:您买下来之后,您打算用它登什么内容?  陈光标:首先我买这个报纸,我首先是一个企业家,首先我要用这个报纸经营、赚钱,这是放在第一位。第二位,前提是改成中英文版,老外看英文的,中文的我们华人看。其次,买下来以后就传播所谓的正能量,中国梦,把中国好的声音能向世界传播出去。  主持人:好,让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接着聊。  欢迎回到纽约会客室,标哥您刚才跟我们介绍了,主席您买下《纽约时报》您会怎么办。如果买不下来,您刚才说也考虑了《华尔街日报》,为什么呢?听说您今天上午刚刚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专访。  陈光标:对,我这两天接受了美国知名的媒体总共13家分别的专访,我准备明天主动去拜访《纽约时报》总社,我找他们主席谈一下。我说我来这一趟不能白来,也不能感觉我不是真心的,是所谓有些媒体说我做秀的,我把我的诚意表达出来。你认为我或者没有实力,或者是做秀的,好,那我们可以签一个协议,我这10亿美元你给我什么条件,15亿、20亿什么条件,我必要的情况可以把我的家产卖掉,什么条件。协议签过以后,在一个月之内我到帐多少亿,下个月到帐多少亿,就表示我的诚意,我不是好像跟你们随便说一说的。实在谈不上,我准备后天再去拜访《华尔街日报》,我看《华尔街日报》能不能卖,参股、控股可不可以谈,再努力一下,有一分可能我也要尽十分的努力,我努力做了,做不成我也不后悔,这一趟也没有白来。  我说买《纽约时报》的时候,当天下午,第二天上午路透社就采访我了,说陈光标你买《纽约时报》万一买不下来,你还考虑美国其他媒体吗?其中第二个我就说的《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包括CNN都可以,后来想想CNN太贵了可能买不起,买不起可以做个小股民,其中我就讲出来了。  主持人:但是会不会很没有准备,你说来美国买这些媒体,因为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研究过,到底有多困难?  陈光标:这个没研究过。  主持人:您就是凭着一颗心。  陈光标:你知道我做一些事情,当然也经过前思右虑,人家认为没有可能的事情,我也要去试试,这是我的想法。包括以后在美国搞一个有发展潜力的新媒体网络,这个都在我的想法之中。  主持人:其实您就是想在美国买一个媒体,只不过是想到你在《纽约时报》登过报纸,他的名气大,所以你想到第一个收购就是他,他不行你还可以考虑别的。  陈光标:对,考虑别的,因为我陈光标虽然没学过媒体,不等于我不懂媒体。  主持人:您懂,很多人说您是最好的广告营销师。  陈光标:很多人这么说,当然我也不是自己吹嘘自己,在媒体营销学来说,我认为不要讲在中国,起码在世界上我还没有看到能比我强的,如果我来经营这个《纽约时报》也好,《华尔街日报》也好,我认为把它每一年翻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主持人:因为前两天我还看到一个报道,他的标题写的是“标哥是最好的广告营销学家”,因为他是免费做了几千万的头条,至少人家几千万才能上的头条,你一分钱没有花。  主持人:这一次收购《纽约时报》就是往返机票和吃住费,但是按广告价值市值算不止几千万,起码要超过20亿,因为上了很多很多的头条,不但在中国,在世界上网络上也关注了。  主持人:今天早晨CNN还播了一条您的新闻。  陈光标:对,你现在打开美国的网站,路透社发了几次通稿,你看网上铺天盖地的国际媒体都在报道我,实际上广告价值已经不是几千万,已经是几十亿了,所以陈光标创了很多第一,未来中国任何一个企业家想在世界的知名度超越我,估计不太可能了。  主持人:说句老实话,您得跟我说实话,您无疑之中信口开河透露《纽约时报》的消息,是不是您故意的,是不是您知道有如此大的广告效应,所以说的。  陈光标:这个没有考虑到。只是考虑到把这个报纸如果真正收成了会有很大的新闻价值,但是没收成之前,我没有想到我那句话能有这么大的效应。  主持人:没想到。  陈光标:没想到。  主持人:您看了后面几天的报纸了吗?就是这一个星期以来。  陈光标:这一个星期以来。  主持人:天天上头条吧?  陈光标:天天上头条真的是乐在其中,人家倒时差,我也不存在倒时差,在梦中就笑醒了,往返飞机票和宾馆吃住费几万块钱,等于花几十亿做广告,你知不知道这种效果。当然我并不是为了广告效果来的,我是实心实意想收购这个报纸。但是我看媒体报道版本的报道。  主持人:对,有的支持,有的是讽刺您,你看到那些负面的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陈光标: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我只看表扬我的,我看哪里有一句批评的我就不往下看了,所以你看我整天是笑哈哈的。  主持人:所以你只看好的不看坏的,只接受表扬不接受批评。  陈光标:我在中国也是这样,只要批评我的,哪怕有一句话我就不往下看了,因为你看会生气,生气伤肝伤神,没有必要看,我认为我陈光标做每一件事情对国家,对人民,我认为我的落脚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具体说不好,有些人在我身上处于一种嫉妒羡慕恨是正常的,同时我的高调得罪利益集团也是正常的。作为来讲,我早已经不在乎人家说三道四了,你说我好,我就笑笑,开开心心的,因为我从小时候就喜欢人家表扬我,你批评我,我像没听到一样。  主持人: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您看了那么多的报道,关于您收购《纽约时报》的,你觉得最生气的是哪一篇?有没有?  陈光标:最生气的就是我3号下了飞机以后,因为从上海到纽约我把我的机票公布在我的微博上,转了很多。  主持人:标哥玩儿真的了。  陈光标:我总共几个微博加在一起2300万粉丝,当时发出来以后,仅仅5个小时就一千多万的点击量,转载量更多了。我从纽约下飞机的时候,本来在上海等飞机,在空中飞了15个小时。  主持人:那天是纽约极寒天气,特别冷。  陈光标:下雪,特别冷,前前后后候机20个小时,又很累。我下了飞机以后出了通道,我看到有一个中国人用手机在拍,说我是某某某中国驻纽约的财经记者,一开始我都没听清楚什么,我还从我口袋里拿一个贺年卡给他,我表示看到中国人很亲热,给他一张贺年卡,其实他嘴巴在唠叨,我的头脑像高原缺氧,我在想我其他几个人的问题。仅仅就三分钟,写了两篇文章出来,我一看,干什么啊,这是中国的狗仔队,胡说编造。我把我的名片给你了,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你了,你有什么话给我打电话再沟通就可以,当天晚上就写的提醒我一,提醒我二,里面写的那些,看起来非常的不舒服,我想这个人的职业道德哪像某某第一财经的记者,就是一个狗仔队,我偶尔一气就过去了,他是小孩子,但是他写出来的会影响人,因为我在推动正能量,他是在减正能量,我无所谓,但是观众看了会影响别人。因为我陈光标所做的事情已经不在于提高知名度,我现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在增加美誉度,怎么更高的提高美誉度,这是我下面要追求的。我所谓的高调,我都是身体力行,亲力亲为,真金白银,说白遍不如做一遍,我不是光喊口号不做了。  主持人:说实话,在美国的华人真的希望你能收购《纽约时报》,因为这是被中国人争光。但是我不是打击人,万一您这一次来什么都没买成,您会不会觉得特别失落?  陈光标:没有,什么没买成我已经尽力了,这一次机会没有了,我想可能方方面面还没有成熟,第一个考虑到美国人有可能对我不是太了解,因为我在中国是好人,不但是好人,而且是大好人,好人现在中国很多,但能称上大好人的,不夸张的说就标哥一个,哪个比我做好事多的,没有。美国人对我的了解可能还不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