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贵金属 > > 正文

辽阳县马家村马绍春勾结辽阳县公安局首山派出所民警给王红艳刑拘定罪

2018-03-04 21:28  来源:未知           

  2015年3月27日 周五晚9点多,马家村主任马绍春是辽阳县有名的黑恶势力头,曾给一公务员打伤,花100多万摆平,至今有罪在身。马绍春跟随首山镇派出所民警徐斌、陈壮来到北京,三人欺骗王红艳说:“你跟我们回去,回去给你解决”。受害人王红艳知道“两会”后国家要求落实群众的冤案,不公平的事实,没想到三人并没有像王红艳想的那样去做,而是把王红艳从北京骗回辽阳县后,没有找有关部门给王红艳解决实际问题及家属特困问题等,民警徐斌用手掐王红艳的脖子,徐斌,陈壮给王红艳带上手铐,不让受害人王红艳回家,直接把王红艳带上手铐送到辽阳市看守所,看守所刚开始不收,马绍春就花钱找门路,硬是把没有犯法的王红艳刑拘关押,怕她再去告状,关押几天,就是不放王红艳。4月2号王红艳爱人接到派出所电话,让他去派出所一趟。王红艳爱人回家就被马绍春等雇人监视起来,不让出门,怕他去为王红艳伸冤。王红艳爱人现在被马绍春黑恶势力带头控制,严重侵犯人权,马绍春雇人看守王红艳爱人。王红艳没有违法民警是受到村主任马绍春的挑拨唆使行贿,给两人好处来达到灭口的目的。派出所民警又通知王红艳的家人说:“给王红艳刑拘”让家人去派出所。王红艳家人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 ,寻衅滋事罪,把无辜受害人私下定罪。没有违 法民警随便抓人,随便拘留人,是钱大于法吗?派出所去人到马家村里,让村民签字,好定王红艳的最,村民没签字。帮害人的人加害无辜百姓,违背做警察的职业道德,严重违法违纪有待上级有关部门严办。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①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以上受害人王红艳都没有触犯,又怎么给王红艳定罪?大家都知道,为打击报复她告状。受害人王红艳是被辽阳县马家村干部雇人打伤,派出所至今没给立案,更没抓打人团伙作案人。真正的受害人王红艳被公安局无辜定罪,打人的凶手辽阳县公安局首山派出所至今不破案,让凶手逍遥法外。  2014年3月25日上午11点,受害人王红艳多次被拘留,扣押人质。她从村委会出来,上了村干部刘永国的轿车,王红艳与刘永国谈话20多分钟,王被刘威逼恐吓,王下车想离开,没走几步,就被停在刘永国正康药店门前的无车牌白色轿车里下来的4人暴力毒打,这几人边打边说:“看你还告不”,打完人后4人大摇大摆离去,王红艳被打的昏死过去无人管躺倒大街上,等她苏醒过来浑身都是血,疼痛难忍她强忍伤痛报警,派出所来人只给她做笔录,没给受害人送医院,至今没有解决。。。。。。。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分文没给王红艳补偿,更没有受到法律制裁,背后有保护山在为凶手撑腰。村里干部为了掩盖其卖山卖地事实,获取非法暴利,经常给受害人王红艳打电话骗其回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村里干部私卖 集体山林土地巨款没给村民。2013年以贿选当选辽阳县首山镇首山乡马家村主任的马绍春及村干部刘永生、李威、李殿全、聂春明,在没有通过马家村(与原魏家村合二为一)全体村民代表大会同意,擅自把原魏家村集体山林地800亩,在没有通过省、国家有关部门批准违法违规操作,在没有审核审批批文的情况下,把800亩已经承包给姜鹏个人30年的山林地在其还没有到期的情况下又转卖给黑恶势力的个人以420万元的价格转让出去,村委会负责人非法卖地侵吞侵占卖地款4500余万,至今全村村民没得到任何补,村委会账目不让村民查账。  从2007年至2013年间原魏家村山林地被村委会负责人偷偷摸摸已经卖出10余处,魏家村的林照今天已经发不下去,村民已经没有山林地,现在过冬取暖的山柴也无法得到。村委会新一届村干部上任后,把村集体的土地转让的,转租的,卖掉的,巨额款项不知去向,村委会对外还有外债,几千万的巨额款项不知去向,村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谁出去告状村委会的主要负责人就想歪点子收拾谁,很怕事实真相被外界知道,实施的对策是对外封锁消息,对内贿赂派出所民警镇压群众,村民被逼无路可走。村委会主要负责人用各种非法手段镇压村民打击报复上访村民,竟然雇凶痛下杀手。  特困户低保迟迟不给解决。受害人王红艳父母生活在农村年老体弱多病,马家村魏家沟一组村民王景佩、施素梅都年近古稀,母亲患有家族疾病史生活不能自理,一家人有的患有类分湿,常年吃药,有的因煤气中毒留下后遗症,有的出车祸重伤开颅手术两次,欠外债很多为救治病人。村委会村主任低保这些年一直没管,条件特别困难的他不给办,相反把村里条件好的人吃低保。  两个人的林权证至今没给分开两本。村民刘羽沛和刘玉沛是哥俩,1987年刘羽沛的父母去世后,一家自留山的共有人从四人变成了两个人,自留山原林权证持有人是哥俩父亲,老人去世后就应该把刘羽沛和刘玉沛共有的林权证分成两个本,或写上两个人的名字,因当时刘羽沛在外地不知道村里是怎么往县林业部门报的,结果两个人的林权证只写一个人的名字,写的是刘玉沛了。2008年刘羽沛才知道四口人的西大圈自留山变成刘玉沛一个人的。多年找村里要求报上去分开,就是迟迟未办至今没解决。  李万沟山林地1000余亩,属于个人的山林地,村委会主要干部私自全给卖了,共卖2回山林地,卖山林地的钱一分钱也没给村民补偿,侵犯村民利益村委会干部受益,村民山柴没有了,卖山林地钱不给村民村干部侵占挥霍难道没有罪吗?没人敢管吗?魏家沟后岭子埋死人,村里规定4000元一个坟头,现在山上已经埋200多人又200多坟头,800000万元哪去了?村委会账目不公开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魏家沟砖厂村委会给承包出去多年,已经承包给几个人,包外人应该挣到承包金,承包费村民没看到,村委会还欠外债30万,砖房厂子的剩余地哪里去了?砖厂不干了,卖地款及这些年承包费哪去了?竟然还能欠钱村干部难道不会算账吗?原魏家村低保真正特困的个别村民没有,而条件比较好的有些人村委会领导还给报上去得到了低保,这种权钱交易已经伤害了村民的利益。村民刘丽英原村妇女主任,改选没选上,她本人仍然在村委会上班又开支,村委会主要负责人又怎么给村民一个交代呢?政府给村里拨款30万安装自来水管道,自来水村民没喝到钱哪去了?魏家沟小学卖了,钱哪里去了?村里修柏油路质量不过关,修3次,余款哪去了?村里机动地100多亩都哪去了?像这样的实例还有很多,百姓都有目共睹。村里集体山林被村委会现村长私卖,卖给外来人建造墓地,现在墓地已经建成,山林已经变成墓地。  综上所述事实确凿,情况真实,有知情人,证据,证人。辽阳县首山镇首山乡马家村主任马绍春及村干部刘永生、李威等人无视法律的存在,违反了《土地法》、《侵权法》、《刑法》有关规定,上任期间没有为百姓解决实际困难,而是隐瞒百姓偷摸卖山卖地,卖地10余处,总计4600多亩林地,累计侵占村民卖地款约1.2亿,没有给失去土地村民一分钱补偿款,被村委会主要领导侵吞、侵占、挥霍、挪用、行贿贪污等恶劣行为严重伤害了全村村民,农民靠山地生存,如今失去山林土地的农民无法生存,村委会卖地款又不给村民,年龄偏大的村民得不到保障无法生存,村委会村主任等人打击报复上告村民,在此恳请国家主管部门知情后严肃查处非法暴利卖山地坑民事件,还百姓一个公道,依法退还农民土地,严惩贪官。急盼回音!  此致  2015年4月5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