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车讯 > > 正文

lt;连载gt;原创恐怖灵异小说《阎王不好欺》揭秘怕鬼女阎王亲自降妖伏魔!

2018-02-13 19:08  来源:未知           

“不!不要!”我大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脸都是汗,又做噩梦了。我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怎么最近老是这样。看着窗外渐渐明亮的天色,我准备穿衣外出,不急不缓的下楼。 我叫阎挽笙,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何处繁华笙歌落,父亲的姓,外婆取的名。今年。。我也不知道多少岁了。一年前我出了场车祸,医生说我患了失忆症。可我身边的人都测试过,我记得谁不记得谁都是对得上号的,可不知为何我总是觉得我遗忘了一个异常重要的人,可以媲比生命的人,但愿那个人真的存在吧。 “阎笙,快点。”一道慵懒,纯净又浑厚的声音从大厅传来。那是我哥,堂哥阎恕。我与两个哥哥,同住在一栋小别墅。二堂哥阎良平时工作繁忙,常早出晚归,也不怎么能见到,只有大堂哥总是陪在身边。 “来了。”我匆匆忙忙背起背包与堂哥同出门,只不过一出门便分散了。堂哥出外会友,我去买点东西。 “怎么这条街这么荒凉,人影都不见一个。”我看着面前这条街,有点恐惧的磨砂着背包带。但为了买到东西,更何况好像也只有这一条街能够买到了。我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迈着步子走了进去。我紧张得不停的掰着自己的手指,一个小小的习惯。 我紧张着往前走,心中甚是疑惑,怎么那么多店铺都没有开门。我好像没有来过这里,我又摇了摇头笑到,怎么可能呢,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或许是关于这儿的记忆也随着那场车祸消失殆尽了吧。 我站在一间装饰较为古老的店铺面前,“找到了,‘羊生肖’应该是这间了吧。怎么名字这么怪。”我喃喃自语,“小姑娘,你怎么来这了?”我正准备进去,一道沙哑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明明没人的怎么有声音了呢,莫不是那些东西,不对啊,这还只是白天。“啊?我碰巧受兄长所托,来此地买些东西回去。”我战战兢兢的回答着。 “啊呀,可是阎家的小丫头?”那个声音有了些许变化,像个老太太的声线,只是有些许沙哑,有些沧桑。我深感不安,弄低了一下帽檐,转过头去“您,认识我?” “可不是,想你当年出生,我可是送过礼的,与你外婆也算是见过几面。”那个声音倒是有些兴奋。 我抬了抬头,引入眼帘的不过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她手驻着一根奇怪的拐杖,倒也不算是奇怪,只是不大寻常,一身蓝的宽袍大袖,嘈切的云朵盘头,青灰长裙,一朴素的绣花袄裤。我倍感怪异,民国时期的服饰?怎么面前这位老人依旧穿着。愣了片刻,我又自嘈道许是她念旧,喜爱这种衣着,想太多了。 “阎家丫头,你可是来这家店买?”老人小眼迷离的看着我。我点了点头,又出口问道“不知您,如何称呼?”“我啊,别人都叫我鬼婆。”我点了点头,内心里不知打了几个冷颤,“小丫头啊,你可不凑巧了,这间店的主人出门了。” “啊。那真是遗憾了。” “小丫头,你可别失望啊,这间店的主人是我一个故人,你喜欢什么你尽管拿就是了,我替你付账。”鬼婆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肩膀甚感冰凉,让我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怎么好意思麻烦您。” “没关系没关系,随便拿。”鬼婆哈哈大笑,然后就走了。风不知怎么的就吹了起来,有沙子进了眼睛,我揉了揉。瞬间,鬼婆不见了?“怎么走得那么快。。。”我喃喃着。 我颤颤的走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还是正常温度,可进了这栋装饰精美的门,里头看似花了不少名工巧匠心思,却有种让人不栗而寒的感觉,而且异常冰冷,明明没有装空调,也没有制冰机,可却好像掉进了冰窖一般,我一边走一边打着冷颤。 ‘叮叮叮。。。叮叮叮。。。’好悦耳,什么声音。我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风铃?好特别,好看。”一个精致古老的六角青铜风铃屹立在我的不远处。怎么停了,怎么不响了,是没风吗。我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碰了碰这个风铃,万一弄坏了就不好了。不响?又碰了碰,不响?最后又碰了碰,不响?我疑惑着,不会被我弄坏了吧,紧接着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一张字条从风铃上面掉了下来,“‘若能让此风铃作响者,自当取走,乃之有缘,不耗一分一毫’那么好?”我看了看字条的后面,空白?眨眼间,一行字突然显现在纸上,“吾之宝铃,唯吾所用,动汝之力,起!”然后?好像是要在一个凹痕那里划一下,照做了,然后一滴鲜血绕着凹痕划了一圈,一束束白光罩住了整个风铃,“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响了?“叮叮叮。。。叮叮叮。。。”越来越急促了,好吵,不止我面前的风铃,还有整个店都在响,还在震,该不会是地震了吧?好像有什么声音?“拿走拿走。。。。快拿走”“拿走。。。”“快拿走。。。”啊?“叮叮叮。。。叮叮叮。。。”越来越吵了,内心一阵不停的难受,铃声震得脑子疼,“拿走,拿走,拿走。”我顺着那道声音的意,拿起风铃走。只是,出了店门,声音就消失了,好奇怪,好像也没怎么难受了。 “彭!”门关了?我回头看了看店铺,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天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黑了起来,如同一块大黑布罩住了我整个头上的天,一点星辰都不见。“哎。。什么时候天黑了。”我喃喃道,又看向自己手中抱着的六角青铜风铃,“这么抱着也是个累赘,”我把风铃放回了书包,奇怪,怎么好像小了? “哥?”手机响了“喂,哥。” “怎么还不回来?看天都黑了。”一阵愠怒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我耳。 “知道了,我正准备回去。”我嗯嗯啊啊回了那么几句就挂了,跟哥再这么聊不仅是浪费话费,还耽误我回家。这么晚了,有点恐怖,也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我摇了摇头暗笑到,是自己想多了吧。 我悠悠的在这条荒凉的街上走着,“叮叮叮。。。”怎么又响了。就在我正准备拿出风铃,一个人悄声无息的来到我的面前。。。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