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网城 > > 正文

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警察如土匪 上访受害难申冤

2018-04-23 01:42  来源:未知           

  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警察如土匪 上访受害难申冤  本人名叫陈正钟,男,1960年1月15日出生,农民,住福建省大田县均溪镇福塘村36号。十多年前,我被本村村民陈志鸿、陈友攀殴打并入室抢劫,时任均溪派出所所长邱道全却不作处理,包庇行凶者。为此,我向上级部门反映问题,却被大田县公安局个别公安干警殴打、非法拘禁、劳动教养,侵犯我的的合法权利。最终导致我被殴打致残,再也站不起来了。  由于我不断的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我的问题,大田县公安局帮助我办理了残疾证、落实了低保。2010年11月8日,大田县公安局在县信访局举行听证会,但听证会的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大田县公安局把个别公安干警对我的所作所为推得一干二净,完全不负责任,其已完全丧失了自查自纠、自我修复的能力和勇气。大田县公安局的种种说辞完全站不住脚,经不起推敲。  一、关于听证意见一、二所述没有证据证明陈志鸿、陈友攀有对我实施抢劫的行为,这是颠倒黑白,与事实不符。  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是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却要我自已来证明。我先后于1997年8月25日和1997年9月13日分别被陈志鸿、陈友攀打伤,公安法医鉴定检查结果为轻微伤重度。然而,时任均溪派出所所长邱道全徇私枉法,对打人抢劫者不作任何处理。我有被打受伤照片、大田县公安局法医鉴定检验证明以及大田县人民法院(1998)大行初字第06号行政判决书为证。  二、关于意见三所述原均溪派出所所长邱道全敲诈我5000元的情况不实,这与事实不符。  邱道全现已官升至大田县公安局副局长。我作为在其管治下的一介草民,哪里敢无中生有、造谣诽谤邱局长。1997年9月13日我被陈友攀殴打致伤,到均溪派出所报案,却得不到任何处理。  以上本人所说均是事实,没有也不敢诽谤邱局长。有均溪派出所的伤情鉴定委托函和大田县公安局法医鉴定检验证明、大田县人民法院(1998)大行初字第06号行政判决书以及邱道全所长对陈志鸿、陈友攀后来也没有作出任何处理结果,最后事情不了了之的事实为证。  三、关于意见四所述1998年11月30日我被治安拘留一事,公安机关对我的处罚程序合法、处罚恰当,系我自身不按程序申请行政复议,这完全是颠倒黑白,与事实不符。  我被陈志鸿、陈友攀殴打并被抢劫的问题得不到任何处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1998年7月23日,我以大田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向大田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公安机关依法作出处理决定。大田县公安局委托本局干警范立江出庭代理。大田县人民法院于1998年11月22日作出(1998)大行初字第06号判决,该判决书上载明:“责成被告大田县公安局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三十日就原告陈正钟的诉讼请求作出处理决定。”但这份公正的判决却使大田县公安机关的某些公安干警恼羞成怒,也成为我后来遭受各种打击报复直至被打成残废的源头。  就在法院宣判后的第8天即1998年11月30日,大田县公安局警察范立江带人以我窃电、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以及拒绝缴纳罚款这些莫须有且精心罗织的罪名,非法闯入我家中搜查,叫我交出大田县公安局的行政答辩状、法院判决书、法医鉴定并要罚款20万元。当日下午3点,范立江把我押到均溪派出所关押并受刑。范立江用手铐把我双手吊在窗户的铁护栏上,对我拳打脚踢,电棍击打我的嘴部和阴部,后掏出缝衣针刺击我全身各部(其中穿刺陈正钟龟头7针,关押45天没有治疗现伤疤还在),我当场昏死。之后,对我非法关押了45天。我有被范立江等人殴打后的照片、解拘证明、关于陈正钟入所时体检证明情况等证明为证。  我国法律规定行政拘留最长期限为15天,大田县公安局对我治安拘留45天属于超期羁押,执法者知法犯法、滥用权力。大田县公安局对我非法关押45天期间,邱道全、范立江目的是打击报复,他们为了规避法律责任,故意不开具治安处罚裁决书。我被释放之后,向拘留所索要治安处罚裁决书,拘留所称没有,更谈不上我拒签。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条:“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没有制作或者没有送达法律文书,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只要能证明具体行政行为存在,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我向大田县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此时,大田县公安局伪造了一份对我的治安处罚裁决书,并说已经向我送达了,但我拒绝签收。随后大田县法院便以我有意规避治安案件复议前置的法律规定,裁定对我的起诉不予受理。三明中级法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老百姓想通过正常合法的渠道进行维权真是比登天还难。在通过法律解决问题无望的情况下,我便走上了信访的道路。  四、关于意见五所述2001年7月16日我被劳动教养问题,系大田县公安机关为了掩盖我被殴打致残而使用的非法手段。  2001年6月29日,我带着孩子到大田县信访局反映情况出来时,被大田县公安局警察严昌炽等人以诽谤罪为由强行关进大田县看守所。第二天即6月30日,在大田县看守所审讯室,严昌炽用手铐击打我头部,我用手臂抵挡,流血不止,用拳头击打我的胸部和太阳穴,致使我的眼角流血染红衣服,用脚踩我的咽喉致使我无法说话,用脚踢打我的胸、腰、背、椎、肛门等部位。后来我又被长时间吊在栏杆上,奄奄一息。从此我的右腿因重伤致残,再也站不起来了。但是大田公安局对我的打击报复并没有停止,他们对我是欲除之而后快,同年7月16日,三明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对我作出劳教二年六个月的决定。2001年7月22日,严昌炽等人在我严重受伤,生活不能自理,未经治疗的情况下,仍然将我拖抬进三明劳动教养所进行关押,直到2002年8月28日劳教所允许我所外就医,使我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间,导致终身残疾。  五、关于意见六所述没有证据证明我的阴茎被逢系公安民警所为,这说法完全是颠倒黑白,与事实不符。  2001年7月22日,我被三名公安干警抬到三明市劳教所的卫生所进行入所体检,当时该所医生发现我的龟头穿线三针,其中拆线一针,另两针由检察院法医拆出,从该所体检显示,我已被大田县警察殴打逼害致残,其残忍程度比法西斯还残忍。我有《关于陈正钟入所时体检证明情况))为证,怎么会没有证据证明呢?。“阴茎缝针”这是“肉刑”比古代的酷刑有过之而无不及,居然会在新中国的大田县政法界出现,真是我国乃至世界的一朵“奇葩”,大田县个别使用这种酷刑的干警犹如古代的酷吏,手段竟如此残忍!  另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三行终字第l 7号行政判决,偏听偏信,不做调查研究,引述大田公安局的说法并写在判决书上即我窃电、捏造事关诽谤他人以及拒绝缴纳罚款三次被公安机关治安拘留处罚;大田县公、检、法部门调查结果说我反映的情况均不属实,并向我作了反馈,我当场书面表示明白,不再上访了;我以信访为由,到省委、省政府上访并拦截公务车。以上大田县公安机关的三种理由只要中级法院的法官们稍微推敲一下,分析一下,根本站不住脚:大田县公安机关对我窃电、捏造事实诽谤他人以及拒绝缴纳罚款的三次处理是在其败诉后的第8天开始对我进行处罚,针对性很明显,他们想罗织点罪名,打击报复我是很容易办到的事;如果我反映的情况均不属实的话,为什么公安机关要逼我当场书面表示明白,不再上访,我有录音能够说明这个问题;说我拦截公务车也是大田县公安机关的一面之辞。堂堂国家的审判机关居然成为大田县公安机关个别不法分子打击报复公民的非法工具。  综上,我对大田县公安局的听证结果,表示失望,他们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也难怪,对我进行人身侵害的主要人员现在都是大田县公安局的领导干部。邱道全现任大田县公安局副局长、严昌炽现任梅山派出所所长、范立江现在县公安局法制科。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现本人提出申请,恳请上级机关和领导能为我所反映的问题进行深入调查核实,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还本人一个公道!  此致  敬礼!  申请人:陈正钟 联系电话:13107919698  2013年1月15日  

  

  

  

  

  

  

(责任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