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网城 > > 正文

控告山东省荣成市司法人员渎职包庇犯罪

2018-03-02 15:38  来源:未知           

  控告人:彭守琴,女,50岁,汉族,家住山东省威海荣成市埠柳镇黄沟村,农民,系被害人孙相江之妻。  被控告人:徐东武,男,40岁,山东省威海荣成市市民。  被控告人:山东省威海荣成市公安交通民警大队韩贤国、鞠路通  被控告人:山东省威海荣成人民检察院王琳、王晓丹  被控告人:山东省威海荣成法院曲玲,女  事实与理由:控告人彭守琴之丈夫孙相江农闲时受雇于被控告人徐东武,从事公路养护工程(更换路肩“俗称道牙子”,并在之上铺设人行道板)。徐东武指示孙相江在社会车辆正常通行的省际公路,占用非机动车道作业。2013年11月19日违法驾驶机动车司机违规超车,将正在非机动车道内作业的孙相江撞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以下简称“公路法”)第39条和32条规定:“为保障公路养护人员人身安全,养护人员作业时,应当穿着统一的安全标志服,利用车辆作业时,应当在车辆设置明显的作业标志;公路养护作业施工影响车辆、行人通行时,应在公路两端设置明显的施工标志、安全标志。”  《公路法》以上的规定,徐东武一条也没遵守。  因为徐东武没遵守法定的安全管理的规定,特别是没发给工人们穿着色彩鲜艳的同意安全标志服,在黑色路面、黄色沙堆前,身高仅1.65米,身着上绿下蓝中山装的孙相江不令人醒目,施工路段未设置任何施工标志和安全标志,导致无驾驶证、醉酒、车辆无牌照的司机,没提前发现危险,当违规从右侧超车进入非机动车道发现正在作业的孙相江时,虽然采取了紧急措施但已晚,车与孙相江直接相撞,致其死亡。  身为公路养护工程承包人的徐东武无公路养护资质,违反《公路法》第44条规定:“擅自占用公路”作业。而且没遵守《公路法》第39条、32条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导致孙相江被车撞致死。徐东武的违法行为与孙相江之死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徐东武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134条“在生产、作业中违反安全管理的规定”。依法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韩贤国、鞠路通身为执法、司法人员,明知交通事故肇事人、目击证人、公路养护工程承包人徐东武等人陈述的事实情形,故意隐瞒孙相江死亡原因的真相,其出具的作为刑事诉讼证据使用的鉴定意见《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以下简称“认定书”)称:车辆与站在非机动车道上的孙相江相撞。并且认定司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包庇徐东武的犯罪事实。  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诉讼法”)第145条规定:“鉴定人故意作虚假鉴定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其行为触犯《刑法》第399条“司法工作人员徇私、徇情枉法、包庇犯罪。”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王琳、王晓丹身为监督法律实施、查证、指控犯罪的司法工作人员,公安机关移送的《孙长宽交通肇事案》卷宗材料已说明:徐东武是公路养护工程的承包人,孙相江违法占用公路作业,并且违法没穿着统一的安全标志服作业,施工路段无任何安全和施工标志,司机违规超车发现孙相江时虽然采取了紧急措施已晚,车直接与孙相江相撞。  孙相江的违法行为,是引发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也应当被推定为负有交通事故的部分责任。司机承担全部责任的基础,是建立在车与站在非机动车道上的(无违法行为普通行人)孙相江相撞。孙相江的违法行为,是受有管理、指挥权力的徐东武指使,孙相江已死亡,属孙相江承担的交通事故责任和孙相江死亡的责任,应当由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徐东武承当,应当从新鉴定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  而被控告人辜负了国家和人民的重托。公诉词只承认了:车与正在非机动车上干活的孙相江相撞。故意隐瞒了孙相江是给徐东武违法从事公路养护工程,占用公路被车撞身亡的事实,只起诉了司机孙常宽。  王琳、王晓丹违反《刑诉法》第51条:“起诉书必须忠实于事实真相”;第168条(二)“遗漏其它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第170条:“审查起诉应当听取被害人或代理人意见”。违反《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92条:“没直接起诉徐东武或者将徐东武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王琳、王晓丹的行为,触犯了《刑法》第399条:“司法工作人员故意包庇犯罪”。依法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  被控告人曲玲,从检察院移送的《孙常宽交通肇事案》卷宗里的证人证言,已明知孙相江是给徐东武从事公路养护工程,而占用公路被车撞身亡,故意不在判决书中载判明确;明知审理交通肇事案的最主要证据,《认定书》称:车与站在非机动车道上的孙相江相撞,与公诉词称,车与正在非机动车道上干活的孙相江相撞,存在矛盾,故意不查证存在矛盾的原因,重新鉴定交通事故的责任划分。在确认了公诉词认定孙相江死亡的情形,否定了《认定书》认定孙相江死亡的情形后,仍然采纳《认定书》的错误鉴定意见即:司机负责任的全部责任。  依照仍然有效的最高人民法院、检察院(法研发[1987]21号通知)解释司机孙常宽有三个从重处罚的情节,即:人无驾驶证、醉酒、车辆无牌照,应当属犯罪情节严重,不符合《刑法》第72条规定的适用缓刑条件第一项:”犯罪情节较轻“,曲玲却判其一年徒刑缓刑一年。  曲玲违反《刑诉法》第48条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第51条:”判决书必须忠于事实真相。”违反《最高法院刑事司法解释》第84条规定(10)“未询问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无异议。”违反《刑法》第72条规定:适用缓刑的条件(一)“犯罪情节较轻”。  曲玲所作的(2014)荣少刑初字《第34号刑判决书》确认司机负交通事故全部责任和判其缓刑,确属隐瞒事实、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的枉法裁判,且使控告人刑事自诉徐东武案,被两级法院皆依《第34号刑事判决书》确认的错误事实,用裁定驳回。曲玲的枉法裁判导致的后果严重。  曲玲行为触犯《刑法》第399条:“司法工作人员作枉法裁判包庇犯罪”。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  此致:中央政法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  控告人:彭守琴  代理人:孙铁军  电话:15006508443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