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烘焙 > > 正文

每年超30万吨电池非法倾倒 动力电池回收难题待破

2018-02-14 11:42  来源:未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岳雅风“我也不知道这些电池去哪儿了,小贩来收,谁价格高就给谁。”近日,在山东省潍坊市民生街的一家低速电动汽车经销商店,店主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如是说。面对大量废弃的动力电池去向问题,不仅仅是普通人,即便是行业老江湖也答不出个所以然。

  潍坊市是中国第一大低速电动车聚集地,这使得山东省成为了全国第一大低速电动汽车生产大省,这家店也只是潍坊市民生街大小、品牌不一的众多低速电动汽车经销商店中的一家,店里所售车辆均使用铅酸电池。按照以往处理废旧电池的经验,该老板表示消费者既可以来店里也可以去路边维修店以旧换新,或者直接卖给小贩,但至于电池的走向,则并不知情。

  “一块旧电池大约折价100元。厂家不管,会有收废品的来收。”该人士表示。而就在距离民生街不远的金宝街,有一家直接与厂家建立联系的回收网点——潍坊新能源汽车服务中心,主要负责奇瑞、比德文、雷丁三家新能源汽车企业的售后服务,包括维修保养、电池回收等。“电池坏了或到期了,车主可以来这里,也可以电话通知我们上门做以旧换新,我们会把废弃电池寄送给厂家。”潍坊新能源汽车服务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在电池回收方面,他们是潍坊这几家品牌的一级网点。潍坊还设置了较小的二级电池回收点,这些站点会将回收来的电池返回到一级网点,再由一级网点负责寄送回厂家。

  走进该回收网点的维修车间,桌子下面放着几个标注有“天能”、“超威”字样的箱子。“回收电池一点都不能马虎,就连箱子都要用厂家寄新电池过来时给的箱子寄,错了是要罚钱的。”实际上,不仅“天能”、“超威”两家企业,目前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桑顿等在全国各个城市均在慢慢建立起动力电池回收网络。“潍坊应该是全国做的最正规的地方了。”当地一家电动车企业高层告诉记者。然而,逐渐完善的回收系统并未完全封死动力电池流向小作坊的道路,而要在全国形成动力电池回收体系还长路漫漫。“铅酸电池市场回收混乱,大多数废弃电池都流落到了个体商贩手中。”一位知情人士指出。

  而在动力电池回收领域,则不仅受困于技术发展问题,还有企业反映现在“收一单亏一单”,发展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每年30万吨铅酸电池非法倾倒

  “每年一半以上的铅酸电池流落到小贩手里。”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中国锂电新能源产业国际高峰论坛组委会秘书长于清教如是说。作为全国最大的铅酸电池生产商,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常年研究电池的回收,对这个问题感到十分头疼。“在我国每年产生的330万吨废铅蓄电池中,正规回收的比例不到30%。”在今年两会间张天任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已经连续多年在两会期间痛斥动力电池回收中的乱象,提出加强铅酸电池回收监管议案。那么,剩下的70%——这些游离在正规回收体系之外的铅酸电池去了哪里?“大部分铅酸电池都流到了走街串巷的小贩手中,他们的处理方式比较简单粗暴,直接将电池里的酸倒了,只保留最有价值的铅板,然后把铅板卖给非法处置的企业。”于清教告诉记者。这种回收方式不仅造成铅资源的浪费、税收流失,对环境的影响更是巨大。

  而潍坊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也告诉记者,一些地方的非法小作坊甚至会把这些铅锭扔进露天的熔炉,大火焚烧时,到处都会飘着黑灰。“这几年不敢这么明着处理了,但暗中还是不少。”

  “‘三无’冶炼企业综合利用率低,一般仅为80%至85%,最高不超过90%,导致全国每年大约有16万吨铅在非法冶炼过程中流失掉,我国每年税收因此损失近150亿元。”张天任说。而大量铅在毫无监管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流向空气、水、土壤等资源中。

  “废铅蓄电池非法倾倒量正在逐年增长。”根据张天任今年“两会”议案中提交的资料,截止2015年,我国铅酸蓄电池产量达到2.24亿KVAh,废铅蓄电池产生量也高达330万吨。根据铅蓄电池“十三五”规划,未来五年我国铅蓄电池产量将达35000万KVAh。

  那么,为何有正规渠道,但小作坊仍然能逆向击败正规回收体系?小作坊的吸引力何在?“在收购废弃电池时,我们一般是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进行的,获得旧电池时我们向普通消费者购买,这是没有税票的,但做成产品重新出售时要缴纳增值税。买和卖之间有20%的毛利,纯利润基本交税了!”一位电池回收企业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

  他所谓的税收,是指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在2015年1月26日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对电池涂料征收消费税的通知》中规定:“自2015年2月1日起,将对各类电池征收消费税(部分电池免征),在生产、委托加工和进口环节征收,适用税率均为4%。”其中,铅蓄电池自2016年1月1日起征收消费税。

  在他看来,正是由于不交税,没有环保等生产设施投入,那些“小作坊”往往能以较高的收购价格吸引到废旧电池销售者。“做得越大的(正规公司)越不盈利,小作坊反而生活得很好。”从目前来看,铅酸电池的回收利用率比较高,因为正规厂家的回收价格也会比较好,但其他的诸如锂电池等,因为存在技术难点,回收价格会比较低。

  张天任在提交“两会”议案时也屡次提出现有电池消费税存在不合理的地方,并直言其“助长了非法回收的落后产能‘死灰复燃’,无助于有效解决现有铅蓄电池行业的环境污染;对铅蓄电池同时征收消费税与环境保护税,不符合国家纳税公平原则,也造成了重复计征。”他建议免征或差异化征收铅蓄电池消费税。“2011年国家九部委联合整治铅酸电池行业后,大的铅酸电池企业在生产环节的环保加强了。但电池回收环节的立法和监管则比较匮乏,这就无法阻止铅酸电池流向小作坊。”于清教认为。在该年,我国掀起了一场全国性的铅酸电池行业的环保大整顿。此后,原有的4000多家铅酸电池生产企业,最终保留下来的不到100家。“随着电动车的增多,动力电池回收环节的整顿已经迫在眉睫。”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电池回收的“冰与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