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农业 > > 正文

沉默,或者歌唱

2018-06-09 05:18  来源:bbsuliao.com           

原标题:沉默,或者歌唱

  ◎邹赴晓

  红碱淖

  不可能的可能。那么不真实的

  以久违的梦的方式,悄然呈现

  那就以一个梦中人的小心和惊喜

  任湖水将身体和欲望包裹

  如果我能做到内心澄澈,那么

  我也能做到像其中的一滴

  不为等待,不为炫耀,不为感激

  我无法挽留这终将消逝的美好

  这人类的美好

  我理解赞美的局限,在此刻

  抵不过一只遗鸥从一而终的依恋

  钝刀

  沉睡的宿命,以及继续

  沉睡在玻璃柜中

  被观望的宿命

  已经与己无关

  一把好刀的青春,是在

  可以快意的江湖

  和一个好汉的手上

  互为补充,才是完整的

  那曾经的缘分,规则,与美学

  对与错,只在瞬间的内心

  以及刀柄的人性

  我眼中锈迹斑斑的文物

  显然已经回不到过去

  只在一次梦中,幻化成人

  口吃,缓行,有着砌砖的手艺

  在某村的公路边看伐木的过程

  腰缠绳索和砍刀的老年男人A

  在云杉的脖颈处实施捆绑之前

  几只鸟儿已经逃离了树巅

  在路边四层楼高的位置

  他扔下的绳头

  由地面的两个男人B和C捡好,拉紧

  没有人说话的清晨寂静得像一个鸡蛋壳

  似乎任意一辆路过的汽车喇叭

  都可以将其击碎

  之后叼着香烟的中年男人D上场了

  他手提电锯不动声色

  之后一阵阵旋转钢牙的号叫中青烟四起

  大树只微微战栗,伤口处木屑飞溅

  数十年的树轮终止扩散

  如今只需要几分钟又短又漫长的等待

  直到摔向水泥路面的树身

  发出“嘭——”的闷响

  所有的针叶再一起发出最后的叹息

  那个兴奋起来的行刑手

  几乎像是对着倒下的敌人般扑了上去

  去枝,斩首,截躯干

  大卸八块,一气呵成

  呛鼻的浓烟正在散去

  剩下的妇女E、F打扫战场

  没有人宣判或不需要宣判

  一棵树该如何死亡

  树也没有人类的语言为自己申辩

  树桩后那一楼租出去的自行车修理铺门脸

  和楼上的窗户终于都敞亮啦

  无题

  记忆中农闲时候的猎人

  从一个小镇或村子出发

  夜里上山入沟,辗转几十里地

  只为还能在晨光中

  适时抵达另一个小镇的集市

  相比他们枪管上挂着的山鸡和野兔

  回家之前

  他们更看重的心安理得

  是事前对山的祈祷

  和由来已久的秘密承诺

  但是那些蓝天白云之下

  从山脚、后腰或者山的脖子开始

  正在连皮带肉啃噬的一个个采石场

  得寸进尺,昼夜不舍

  已经就是亘古绿色无可愈合的伤口

  山神为什么还不醒来

  还是已经谦虚或绝望地乔迁他处

  一任残山入目

  奖赏

  在边缘的初夏,这鸟的国度

  自晨光的擦拭之中

  突然降临

  在疲于奔命的中年

  假寐的你只是一个列席者

  一只只鸟的叫声此起彼伏

  “婉转的、悠扬的、清脆的、嘹亮的”

  不,不够,不准确

  它们次第地发言,或者讨论

  有序而节制

  让汉语的形容词气喘吁吁

  似乎是一朵朵不同的花儿

  在无风的雾气中绽开

  在眼睛睁开之前

  在核桃树、香樟树、大杨树

  围绕的屋舍内

  我得说,耳朵是有福的

  尽管我并不知晓那些鸟的名字

  并翻译出它们表达的意义

  仿佛那就是一个不存在的早晨

  对我来说,那就是一场最美的演奏会

  唯一的我,代表人类

  边缘高地

  林涛和狼嗥只不过加深了寂静

  我们的睡眠之外是更大的睡眠

  轮流着照看

  勤劳、火焰和全部善良梦境的

  是月亮及星座

  加倍美好的鹰翅膀超过了仰望,说

  这样的时刻,永不要轻易地提起

  谁总会莫名地感恩起来:深居

  有时漫游

  不管遇见什么,当大家毫无声息

  你同时拥有了自在的海拔

  当荒凉的矿藏对应着你的胸口

  互为读者时,我们没有暮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