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农业 > > 正文

恩施法院陈雪松门,你吃饱了吗?请你把我的果壳还给我!

2018-03-04 21:28  来源:未知           

    恩施法院陈雪松门,你吃饱了吗?请你把我的果壳还给我!散文  张恩山  我突然十分羡慕起生活在《摩西十诫》、《汉漠拉比民法典》和《查士丁尼民法典》时代的法典统治下的奴隶社会来。  这三部奴隶时代很先进的法典规定,侵犯平民私有财产将被处以死刑。从这个奴隶的生产工具到生产资料直到私有财产法律保护的果壳里,犹太人、拜占庭、苏美尔人和罗马人创造出了一度辉煌的文明。其中不乏犹如二十一世纪才会诞生社会制度的天才设计师的雅典的梭伦,中国的管仲和罗马的查士丁尼。  有人问我,在中国的历史人物中你喜欢谁?我说我喜欢齐恒公的那个宰相管仲,那个所有的妓院都奉为老祖的老鸨管仲这一群让历史层跃式进步的人物。中国历史一共494个皇帝,我一个都不喜欢,权力都是世袭继承来的,权力来源根本就不合法。我从青苗法和盐铁论中读出了一个类似于公民兵的东西,这一种有着财产权利、政治权利和政治义务于一身的人,我才能理解为公民,再去解读什么叫一个国家中的人民。  一直演变出今天的人权的现代物权文明,就这样一点一点地丑陋地往前蹭。  在国家这个美丽的神话中,那个叫做奴隶的果壳的房子无限令人向往:即使是奴隶社会尚保障奴隶有私有财产权。在这个国家让人居住的果壳里,税收和果实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古代的奴隶主的智慧,让人们安心地在果壳里制造国家运转的税收,保障奴隶的人格权生命和基本生产工具房屋不受侵犯。否则,没有生命和生产资料的奴隶,无家可归的人们用什么来创造税收?  我对国家唯一的政治义务就是纳税,而我的政治权利的纳税的特定的物质基础就是我的生产资料。  我有一个身份,叫做中国公民。  我取得我的私有财产,是根据公民的定义。什么是公民?具有财产权利、政治权利和政治义务的人,我们管这一种人叫做公民。恩施法院被教唆恶意诉讼漏掉了俩被告。请记住了,我不是皇民,所以我拒绝作为被告。  我取得自己劳动创造的私有财产没有侵犯任何人,拒绝作出任何建议和整改,老子是公民就这德行。  我在大宪章的底层只找到一样有用的东西:“付出是唯一索取的唯一理由”。我曾用我是纳税取得的物权,恩施官场十年听不懂。没关系的呵,人话听不懂,那一定是对鬼话谎言听得如痴如醉。“民主”被驯化的历史,就这样在伪民主中被反向驯化。直到这个逆淘汰系统里的陷阱把我陷进其中把我吞没。“陈雪松门吃了,陈雪松门痴了”绝不是一个孤立的偶然事件。  我还是来打个简单的比方:  果壳之于房子,一个小偷或者绅士,没有谁会连果壳也要一起吃掉。  房子之于果壳,人被一个叫国家的绑架了戴了个漂亮的脸子壳儿叫人民,对国家唯一的义务是纳税,奴隶纳税的基础就是生产资料。要是奴隶主将果肉税收吃了,还要连果壳一起吃掉,可能只能用贪得无厌来形容。  那些用吃掉法律的变态快捷方式吃掉了我的房屋的变态动物,有时候我看见的是消失在中华民族里的野蛮人再生,一旦条件合适,就会立即恢复祖先靠抢劫乞讨维生的习性,有的象是从前的侵略者留在中国人的血液里跑出来的隐性人种,象倭奴更隐约地极象匈奴人,这一种我们叫法官的动物,没有记忆,没有历史、国家和文明概念,一问三不知,十问十不知,连简单的逻辑思维都没有。与这种没有信仰对法律没有任何敬畏的人谈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就一如路边的猴子撞上了智能手机,不可能知道里面有个叫图灵的密码大师在设计这场大冲撞,这就显得十二万分地滑稽:和被吃掉了私有财产权的法官论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是法典错了还是我错了?  只有一种可能,这些人人被吃掉了私有财产权的法官,只有拿我做报复对象。不然怎么解释我越是写物权论文越是要对我枉法呢?  所以,这个案件具有公益诉讼性质。历史终归是用来清算的。  在每天响彻不断的血腥的物权大地震中,令我不能不羡慕那个遥远的古代奴隶社会,不能不无限向往这样的国度。这只证明了中国社会已进化到奴隶社会很久很久以前。中国人的人性落后五千年。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一个历经几千年也没有实现的梦。  这个结论,我是根据果壳判定法则判断出来的:  在房子这个果壳里,我就是国家。  在这个果壳里,我有权抵挡国王的千军万马,包括国王的法庭。  理由只需一条:我是纳税人!  恩施法院,你吃饱了吗?请你把我纳税的果壳还给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