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宝岛 > > 正文

为什么贫困县的女足这么强

2018-04-19 13:23  来源:未知           

今天故事的主题是

「 女足的胜利 」

中国女足再传好消息。

昨天的女足亚洲杯小组赛中,中国女足以3-0赢下菲律宾队,上一场她们4-0战胜了泰国队。两连胜让她们提前拿到了明年法国世界杯的入场券。

赛后,菲律宾女足主教练说,“对中国队我很了解,我知道她们的弱点,也知道她们的强项,中国队不可能只满足于拿到世界杯资格,她们的目标应该是打进决赛,并且获得冠军。”相比较男足,女足的成绩总能给我们多一点宽慰。

在有关女足的新闻里,我注意到一点,很多来自贫困县的女足队伍,都有着不错的成绩。

比如,海南国家级贫困县的琼中女足,连续三年在号称“小世界杯”的哥德堡杯青少年足球锦标赛中夺冠;陕西高原的志丹县女子足球队,曾拿到省青少年运动会冠军;重庆大山里的三河镇女子足球队,一年内从零进球到爆冷夺冠市级联赛冠军。

为什么山里走出来的女足队这么强悍?为什么贫困县都选择培养女足?女足对这些地方来说意味着什么?

1

我们听闻最多的是琼中女足的故事。

俱乐部职业教练肖山,放弃了过万的月薪,去琼中县做一名女足教练。琼中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属于特困中的特困级别。2006年,“整个县城就一个红绿灯,一条街,街上连一辆出租车都看不见,想吃碗面都没地方。”

肖山开着一辆破车到琼中的30多个中小学挑选队员。当时的海南足球还是白纸一张,家长对这项运动并不了解,也完全不在意足球会给女儿带来什么改变,只是问,“管吃住不?要不要花钱?”“还有个小女儿,你们要不要也一起带走?”

最终,肖山从300个女孩中挑选出24个,平均年龄13岁。她们就是琼中女足的第一批队员。

肖山

到了训练基地后,姑娘们在跑步时把球衣、护腕、护膝全给套上,因为“我们从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

在这之前,她们的生活如同琼中县的层层大山一样,封闭,贫乏。生活在海南,却连海都没见过。13岁,就可以预见自己的命运。

2

姑娘们训练得很努力,因为她们知道足球意味着什么。

她们的日常训练是,“早晨5点半,围着操场跑4000米然后颠球,熟悉球性;下午4点,进行运球等基本动作练习,结束后还要在4分钟内跑完800米。每天练足5个小时。”

最刻苦的时候,她们掉了一层皮,脚踝骨折,出现了严重的腰伤。

就这样过了3年,琼中女足在全国青少年女足比赛中,拿到了铜牌。紧接着,她们的成绩越来越亮眼:

2010年:全国青少年女足比赛第四名;

2011年:2位队员进入国家女子中青集训队;

2012年:全国大学生女子足球锦标赛季军。

2015年:4-3战胜瑞典阿卡德米女足,夺得有小世界杯之称的哥德堡杯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冠军。

截止到去年,琼中女足已经连续三年拿下“哥德堡杯”。

从草根足球队到世界冠军,随之改变的还有她们的命运。

琼中女足的第一支队伍,6名队员拿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证书,13人考上了海南师范大学。现在,她们有的出国了,有的回到琼中担任教练。还有的变成了女神,曾被星探邀请去当模特。她的衣柜里,一半是运动服,一半是花俏的裙子。

我想起了一个叫努尔曼的新疆女孩,她也喜欢踢足球,喜欢的理由很实在,只想“踢球赚钱,养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弟弟”。

为什么山里走出来的女足队伍这么强?因为足球很有可能她们的人生仅有的救命稻草。

3

来自重庆的三河镇女子足球队,与琼中女足的发展模式很相似,只是名气没那么大。

球队在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也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队员平均年龄12岁。球队设施落后,装备寒酸,教练也相当业余。但队员们通过在网上自学足球知识和技法,课后在泥土地上训练,只用了一年时间,就从一球未进到连续两次拿到市级联赛冠军。

同样,球队的改变也是来源于一个关键人物的到来。这个人物是当地三河镇小学新校长孙晓鸣,他锯下了学校的篮球架,赊账50万,把三个篮球场改建成了足球场。

他要发展女足。“女子足球有突破口,全国、全世界的水平都不高,我们乡下的这些孩子,又不怕日晒,不怕雨淋,体质好,能吃苦。”

这与肖山想建立一支女足队伍的想法是一样的。毕竟,琼中女足一开始的项目资金只有10万。细分下来,每个队员每天只有5块钱的吃饭费用,早餐1块,午餐和晚餐各2块。在空余时间,她们得开垦学校的一块荒地,用来种豆角、茄子和萝卜。

有人问,为什么没有“琼中男足”?某种程度上说,女足比男足更好培养。她们投入低,肯吃苦,出成绩也快。

4

更早一点,《南方人物周刊》记录了另一个县城的发展故事,它们是在陕西黄土高原的志丹县女子足球队。

杨再民是个北京知青,1981年,他来到志丹县市镇小学,在这里组建了一支女子足球队。三年后,这支队伍在延安地区的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又过了两年,她们代表延安市,在省青少年运动会中获得冠军。当时,11名队员全部安排工作,还有的去了政府上班,成了国家干部。

志丹的足球文化早在70年代就开始萌芽了,但真正发展起来,是在这支女足队取得成绩后,让大家看到了踢球的希望。人人开始踢球,尽管志丹当时的足球环境属于草根中的草根,“没有场地、没有资金、教练都是兼职”。

直到有一天,一个志丹小球员得到了出国踢球的机会,也得到了国家领导的问候,“你为什么能来到这儿踢球?”小球员回答,“我命好。”

一句简单的对答,让志丹足球发生了大改变。足协副主席立马给县里打了报告,要求投入更多资金、添置足球场地,以及给足协安排5个编制。而在这之前,足协对志丹县提的要求,只是回应“现有的场地可以继续使用”。

现在,志丹人已经不再是让外人敬而远之的“穷人”,还会让人想起这里有“少年足球”。去年,志丹县还投入6亿建设一个足球特色小镇。

如同10年前的琼中,你走在路上会明白什么叫“一琼二白”,当地人眼里只有温饱,根本不会去考虑其他的。但现在,你要是打听一句琼中女足,他们会回答你,“那些踢球的女娃娃啊,可有名啦。”女足的故事还被拍成了电影《旋风女队》,去年在北京举行了首映礼。

对贫困山区来说,发展女足,也许是它们获取资金和关注度最可行的方式。

5

我们很开心见到,女足的发展,给了很多人选择人生的机会,也让某些地方撕掉了贫穷的标签。但还有更多的,依然在努力挣扎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