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购车 > > 正文

一个铁矿村的荣衰样本:曾经免费盖别墅 现在欠债2.7亿

2018-05-03 17:37  来源:未知           

河北石家庄北马冢村的时代落幕了。

铁矿价格的飞涨,曾经给这座坐落在太行山脉五龙山脚下、拥有两千多人口的村子带来了财富和辉煌。

那时候,外村的姑娘们都想着能在这个村子落户,最多的时候村子里一天有四对新人结婚,就连村里五十多岁瘸腿的老光棍都说上了媳妇——一个孩子已经20多岁的外村的寡妇。她想着嫁到这个村来,能为自己马上就要结婚的儿子弄上一套免费发放的二层小别墅。

金钱的诱惑下,农民们抛弃了安身立命的土地,一股脑冲进矿场,直到资源过剩导致铁矿价格一落千丈,加上环保治理和管理混乱,矿山停产了。村民唯一的经济来源断了,大家像坐上了过山车,怀揣致富的梦想跌落谷底。

现在,暗红色铁锈包裹的矿车,被人们遗弃在高山上,矿工的蓝色工装孤零零地挂在上面,冬日风大,被风化外翻的棉絮飘散到空中。

一个铁矿村的荣衰样本:曾经免费盖别墅_现在欠债2.7亿

矿坑旁废弃的挖掘机。图片来源:刘思洁 摄

“东山”

赵英海带着三个儿子,背着背篓,爬上了村子东面的矿渣山。

他穿着蔚蓝色的劳工服,灰色的布鞋,爬得轻巧,一眼就能从一堆矿渣中分辨出哪一块是矿石。

“你看这块,两吨可以出一吨铁矿。”说完,他把石头丢到了背后的框内。

赵英海不是本村人,找了个北马冢村的媳妇,才在村里落了户。“穷”是他离开自己的村庄的原因,老家唯一值点钱的东西,就是满山的核桃树。小时候,为了挣钱,他砸一天的核桃,完整的核桃仁卖八毛一斤,砸成了两瓣,就跌价到四毛一斤。

北马冢不一样。

传说因为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宝马藏于此地而得名的北马冢村,因为铁矿,成为石家庄市平山县最出名的富裕村庄。

1958年,在大跃进的高潮中,全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北马冢的铁矿开始大规模的开采。

北马冢的矿山在太阳升起的方向,村里人把它叫“东山” 。1986年,村子曾和山西的国营机构合作,开了选矿厂。

那个时候,赵英海刚来村子,每年过春节,村里会给每个人发上二三十元的过节费。

2000年以后,房地产行业迅猛发展,国家大量投资基础设施,钢材的需求量大幅度提高,铁矿价格飞涨。

2003年,加工过后的铁粉300多元一吨,2005年涨到700多元,2008年变为1000多元。2004年,北马冢铁矿毛收入1800万元,2005年达到3900万元,2007年过亿。

2004初,在河北省开展的争创文明生态村活动中,北马冢村党支部决定要建设北马冢新村:把三个自然村合并成一个村,建二层小楼让村民们免费住进去。

一个铁矿村的荣衰样本:曾经免费盖别墅_现在欠债2.7亿

北马冢村五百多栋二层小洋房整齐排列着。图片来源:刘思洁 摄

村支书杨全友当时带着村干部们,参观华西村,南街村,北马冢村想着学习这些发展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成功案例。

11月,北马冢新村破土。第二年开始,全国上上下下的新农村建设也如火如荼地全面铺开了。

建房子,修路,修建公共服务设施,都需要土地。北马冢村委会收上了村民们的土地,进行集体规划。因为没有土地种庄稼,村委会承诺,按照家里的人头每月发面,发油,补贴杂粮蔬菜钱。

那时,家里有几个男孩就分几套房,孩子上学免费,村里的医疗保险,村民们的养老保险,都由村委会交着。村的东南边盖起了锅楼房,大车拉来了一个大锅炉,集体供暖。

村民们都在村里上着班,矿上,厂里,不缺工作安排给年轻人们。赵英海记得,有一段时间,村里甚至承诺给每个年满十八岁的青年安排工作,安排不上的也会给钱,每个月300元。

大礼堂建起来了,村民们有什么婚丧嫁娶要办事的,只要提前申请,除了自备食材,其他的都由大礼堂免费提供,村里还会补贴粮油、面粉钱。

一个铁矿村的荣衰样本:曾经免费盖别墅_现在欠债2.7亿

村委会和村民于2006年签订的协议。图片来源:刘思洁 摄

赵英海的大儿子在2010年结了婚,河北的农村,一般男方的彩礼要出到十万以上才能娶到一个姑娘。但是北马冢村里的适龄男孩们却是婚姻市场上的抢手货,赵英海没有提彩礼,外村女孩的父母主动找上了门。请了四十桌客人,就摆在大礼堂里。

养老院盖了四层,幼儿园建成了城堡的样子,墙面上专门贴上了防磕碰的泡沫,小学的厕所花了200多万。村里还建起了生态观光园,滑雪场,发展旅游业。

一个铁矿村的荣衰样本:曾经免费盖别墅_现在欠债2.7亿

村内没有使用过的敬老院。图片来源:刘思洁 摄

领导视察,外村参观,上新闻,北马冢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新农村示范村。和北马冢隔着一条河的南马冢,也开始学习北马冢,建起了二层小楼。

“就跟日本鬼子进了村一样”

2007年,赵英海点了一挂鞭炮搬进了新房。

上下两层,加起来270多平米的欧式联排二层别墅,尖顶,客厅部分的外墙是突出的圆柱形大面积的采光玻璃,房前栽着松柏绿化带。这种房子在中国农村并不多见。

从二十多岁来到这里时,赵英海一直在东山的矿上,或者是村里的选矿厂里上着班。捡矿,装车,看机器,干这些活不需要什么文化,赵英海没上过学,不识字。

2010年是矿上最红火的时候,村里和外人签订了三年合同。大致的意思写着,3.3亿元卖了矿山三年,分给每个村民十万元,便可以随便开采了。

钻孔机在矿山上打眼,再往里面塞上20吨炸药,砰,人在村子里的小洋房坐着,人随着沙发上下晃悠,“地震了”。

24小时,矿山上似乎从来没有休息的时候,“就跟日本鬼子进了村一样”,村民这样形容当时矿山上轰轰烈烈的掠夺式开采盛况。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