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汇泉贷 > > 正文

上海“国金宝”疑用空壳公司疯狂借款 其平台融

2018-05-23 17:48  来源:未知           

上海“国金宝”疑用空壳公司疯狂借款 其平台融

近日,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国金宝”网贷平台被爆存在关联交易等违规情况。然而,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关联交易只是表象,其平台融资项目还涉嫌虚构,部分借款企业并未实际经营,疑为寻求代理注册的空壳公司。  融资金额突破限额 负责人称没有硬性规定  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旗下“国金宝”平台专职进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的运营,据平台披露信息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29日,该平台已经运营1090天,共有约146.56万用户,累计吸收投资823173.36万元。  “国金宝”平台目前共有“余宝宝”和“余流宝”两项产品,其中“余宝宝”以短期项目为主,投资期限为30-90天,年化收益率:7.8%-9%;“余流宝”以长期项目位置,投资期限为6个月-18个月,年化收益率:10%-12%。  以“余宝宝”编号起始为QY-JX23000778的项目为例,该项目投资期限为30天,产品历史年化收益率为7.80%,外加1.21%红包返现,项目描述为上海某电器公司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借款金额为100万元。该项目借款编号从“QY-JX23000778”一直排到“QY-JX23000917”,借款单位为一家自然人独资企业,2017年10月12日至2017年10月23日的短短12天之内借款140次,每次100万元,总金额高达14000万元。  “余流宝”编号起始为“QY-JX26000301”的融资项目,融资金额为100万元,投资期限为6个月,产品说明为上海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因日常业务需要通过国金宝平台向投资人借款,历史年化收益率为10.00%,外加2.00%的红包返现。借款企业在2017年9月27日至2017年10月17日的20天之内借款113次,项目编号从QY-JX26000301排到QY-JX26000413,总借款金额超过11000万元(部分编号借款金额为90万元)。  而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指出,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时,还要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必须在金融监管部门备案,完成登记后,应当按照通讯主管部门的相关规定申请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未按规定申请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的,不得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但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并未备案,也未取得电信业务经营许可。  对此,“国金宝”媒体对接负责人称,目前国内的90%网络借贷平台存在突破借款上限问题,《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里确实有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在同一平台上借款余额不得超过100万元。但在业务操作中,对很多借款企业来说,100万元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目前该办法只是暂行办法,并没有要求强制实施,如果上级部门要求强制实施,“国金宝”将按规定进行调整。目前由于上海市正在对互联网金融进行清理整顿工作,备案工作尚未开始,所有未进行备案,同时无法申请电信业务经营许可。  融资项目涉嫌虚构 空壳企业疯狂借款  事实上,在“国金宝”平台上如此大规模的企业借款,信息披露却极其有限,“国金宝”平台披露的借款人信息,除注册资金、经营范围和企业性质之外,其他所有信息均被掩盖,营业期限和注册日期均被涂抹。这些借款企业是什么企业,投资人在投资前完全无法知晓。  “国金宝”媒体对接负责人称“国金宝”平台目前的信息披露属于投资后披露,《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披露内容并没有要求投资前还是投资后,借款企业都经过了“国金宝”风控部门严格的审核,至于具体内容,每个企业都不一样,没有办法一一回答。  根据“国金宝”负责人的说法,记者在“国金宝”平台上注册了投资账户,并对多个借款项目进行了投资,但投资后发现,借款人的披露信息仍处于被掩盖状态,仅能从投资协议中看到借款者的名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借款人和借款项目信息。  在调查期间,有知情人透漏,目前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国金宝”平台上用于融资的项目多为虚构,所谓的融资借款公司大部分为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寻求位于浦东新区永泰路的一家代理公司注册或直接购买的空壳公司,所以无法进行正常的信息披露。  根据知情人讲的情况,记者对在“国金宝”平台上借款的20余家位于上海的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其中12家企业疑为空壳公司,并没有实际经营任何业务。这些公司初始注册资金多为50-100万元,并于2017年进行了增资变更,变更后注册资金均在1500万元以上,在变更完成后不久开始在“国金宝”平台频繁大金额借款。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3月14日至今,这12家疑似空壳公司在“国金宝”平台借款总金额累计超过156410万元:  上海塑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017年2月28日进行增资变更,从50万元变更为2200万元,借款超过50次,累计金额10000万元;  上海硕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7年7月7日注册资金从100万元变更为1800万元,2017年8月20日开始借款,累计借款超过110余次,每次100万元,总金额超过11000万元;  上海翱显机电设备有限公司,2017年5月9日注册资金从50万元变更为1500万元,2017年5月21日开始在“国金宝”平台借款,共计37次,累计金额18450万元;  上海脉尊国际贸易有限公司,2017年4月17日进注册资金从500万元变更为2000万元;2017年4月24日开始在“国金宝”平台借款,共计41次,累计金额20450万元;  上海陕亮实业有限公司,2017年4月6日注册资金从50万元变更为2000万元,2017年4月13日开始在“国金宝”平台借款,共计41次,累计金额20500万元;  上海兆笛实业有限公司,2017年2月21日注册资金从100万元变更为2200万元,2017年3月22日开始在“国金宝”平台借款,共计40次,累计金额8000万元;  上海祝满电器设备有限公司,2017年4月24日注册资金从50万元变更为2000万元,2017年9月7日开始借款,共计98次,累计金额9800万元;  上海帛庾服饰有限公司,2017年4月26日注册资金从50万元增加到2000万元,2017年9月6号开始借款,共计101次,累计金额10060万元;  上海垂钟实业有限公司,2017年2月21日注册资金从100万元变更为2000万元,2017年3月14日开始借款,共计110次,累计金额15000万元;  上海岗资实业有限公司,2017年4月26日注册认缴资金从1000万元变更为2500万元,2017年5月10日开始借款,共计45次,累计金额8950万元;  上海鸿薛商贸有限公司,2017年4月26日注册资金从300万元到2000万元,2017年10月23日开始借款,共计91次,累计金额9100万元;  上海登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2017年5月3日注册资金从10万元变更为1800万元,2017年9月29日开始借款,共计151次,累计金额15100万元。  11家借款企业由同一代理公司注册设立  为吸引投资,在“国金宝”平台上的信息披露中,部分借款公司的年营业额在数千万元以上,但调查时却找不到这些公司的实际经营地和任何经营信息,根据工商部门公示的企业年报显示,这些公司的注册资金均为认缴,并无实际出资。  以上海脉尊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30日,按照“国金宝”平台的信息披露显示,该企业2016年总资产8525.86万元, 全年营业收入24585.62万元,销售净利润11.23%。2017年4月单月营业收入高达4102.59万元,但不论是实地调查,还是网络信息查询,都找不到该企业的任何实际经营信息。该企业2017年4月17日进行了注册资本变更,7天之后既开始在国金宝平台借款,短期内借款20450万元。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这12家疑似空壳公司中部分公司关联性极强:上海鸿薛商贸有限公司、上海岗资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帛庾服饰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26日同一天做的注册资金变更,帛庾服饰的原股东袁宝怡是上海脉尊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也曾是上海祝满电器设备有限公司股东。  上海鸿薛商贸有限公司法人“舒小琴”,曾是上海岗资实业有限公司监事,2017年10月11日,舒小琴退出岗资实业监事,上海鸿薛商贸有限公司随即开始在“国金宝”借款。  事实上,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国金宝”平台80%的借款项目是多是这12家公司轮番上阵,经过多方调查发现,除上海硕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外,其他11家公司均出自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永泰路603弄60号的一家公司注册代理之手,公司经理姓夏。根据夏经理介绍,注册一家公司的每年服务费用在2000元-3000元不等,服务事项包括日常管理代理记账等。  空壳公司大规模借款或涉嫌非法集资  目前,尚不能确认这些公司是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主动寻求代理公司注册或购买的,还是纯粹的巧合,但无论是大幅度突破监管部门限额还是帮助空壳公司疯狂借贷,从风险控制还是从管理部门的规定来看,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国金宝”平台均游走于危险的边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明确指出: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未经有关部门依法批准或者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股权等方式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向社会公众即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应当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该司法解释中指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规定,网贷中介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归集资金,不得非法集资;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有关人士分析指出,暂行办法之所以把借款余额上限限制在500万元,就是为了防止与非法集资相关法律法规发生冲突。  记者在调查中曾向“国金宝”相关负责人提出此问题,该负责人仍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仅是暂行办法、没有强制实施为由回答该问题,并称“国金宝”平台自身并没有归集资金,也没有设置资金池,所以并不涉及非法集资。  但从记者在“国金宝”平台的几次尝试性投资来看,在该平台投资需要先对账户进行充值,而充值收款的账户正是“上海银河惠理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投资时仅在“国金宝”用户后台显示投资金额已经被冻结,至于充值后资金具体去向,有没有进入借款企业银行账户,投资人并不能知晓。  空壳关联公司疯狂借款吸收资金、投资人资金直接进入网贷机构账户,“国金宝”平台与这12家空壳借款企业的关联性尚未确认,这种行为是否属于非法集资,还有待政府相关部门界定,但无论如何,这些无实际经营的空壳企业如此大金额的频繁借款已成事实。  根据记者从上海市金融办得到的消息,目前上海市互联网金融市场正在处于清理整顿阶段,正在对辖区内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进行分类,进一步进行规范。在网络借贷合规浪潮下,“国金宝”平台将何去何从?我们将继续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