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汇泉贷 > > 正文

查证警方违法事实 坚决查处系统性腐败(一)

2018-02-06 19:07  来源:未知           

  查证警方违法事实 坚决查处系统性腐败  ——王小萍副县长被杀害案件申告材料之十九  蔡梓权  一、三级警方答非所问、掩盖违法的答复意见  对于我那于2015年11月向国家信访局网上投诉并获得“中纪委转信”的、要求认真查清1995年4月我的妻子、陆川县政府副县长王小萍死亡zhenxiang而宕悬20余年的延年积案的信访事项,广西的三级公安机关在2016年里,上下串通,敷衍塞责,完全无视我提出的所有严正质疑,刻意否认当年案发时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地区公安处、地区检察分院和自治区公安厅三级警方有关人员与贪腐官员串通合谋,违反法定程序、销毁现场、烧毁证据、编造伪证,造假炮制自杀虚假结论的各项违法事实,顽固维持其“自杀”的虚假结论,继续造假欺骗,欺上骗下。由此,王小萍非正常死亡这起包含“被自杀案”和“被杀害案”复杂“案中案”的三级警方造假护贪的系统性腐败案又连带引出了一起新的广西三级公安机关造假护短的系统性腐败案。  三级公安机关办理这项信访事项,先是屡屡设障推诿不肯受理,后来在北京方面屡次催促之下不得不理,就上下串通,敷衍塞责,各搞出一份假话连篇的答复意见书应付了事,继续造假欺骗、欺上骗下。  (一)陆川县公安局,于2016年1月4日受理,1月13日作出《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陆公(信)答复字〔2016〕02号},主要内容是:  “对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我局高度重视,组织人员查阅案卷材料,认为:一、王小萍死亡案发生后,我局高度重视案件处理,迅速出警、依法调查,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及时客观收集证据,不存在编造伪证、弄虚作假现象。二、为查明王小萍的死亡原因,请求市一级公安、检察的刑检技术员及法医进行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并经区公安厅复查,王小萍系自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的鉴定结论是科学的正确的。”  (二)玉林市公安局,于8月4日受理复查,9月1日作出《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玉公(信)复查字〔2016〕27号},主要内容如下:  “1、王小萍死亡案发生后,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案件处理,迅速出警,由玉林地区公安处、玉林地区检察分院、陆川县公安局等多部门人员,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开展尸体检验、现场勘查及现场调查工作,及时客观收集证据,不存在违法办案,擅自销毁现场、编造伪证等现象。  “2、为查明王小萍的死亡原因,陆川县公安局请求市一级公安、检察的刑检技术员及法医进行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鉴定结论为:王小萍是因为自己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致使动脉、静脉断裂,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后经区公安厅复查,复查结论:王小萍系因自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两级部门的鉴定结论均为王小萍系自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办案机关综合案件的整体情况,对该案定性是合符法律及公安机关办案程序要求的,不存在违法办案情况。  “3、维持陆川县公安局做出的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  (三)自治区公安厅,于10月21日受理复核,于12月8日作出《复核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桂公(信)复核字〔2016〕24号﹜,主要内容如下:  “案发后,陆川县公安局及时出警、依法开展调查,按照法定程序收集证据,陆川县人民检察院及陆川县法院同时派员参与调查,未发现销毁现场、编造伪证、弄虚作假现象。  “经玉林地区公安处、玉林地区检察分院的刑检技术员及法医进行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后又经自治区公安厅复查,均认为王小萍系自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鉴定结论科学正确。本机关维持玉林市公安局《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玉公(信)复查字〔2016〕27号﹜答复意见。  “本复核意见为最终意见。依照《信访条例》第三十五条、《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信访人仍以同一事实和理由提出投诉请求的,各级公安机关不再受理。”  陆川县公安局、玉林市公安局、自治区公安厅三级公安机关的这三份答复意见书,互相抄袭拼凑,内容基本雷同,反反复复就是那么几句空话、假话。它们的共同特点是:  (一)标榜执法办案正确。反复强调案发时三级警方“高度重视”,“迅速出警”,“依法开展调查”,“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开展尸体检验、现场勘查及现场调查工作,及时客观收集证据”。  (二)否认执法违法事实。他们集体选择性失明,无视客观事实,完全抵赖三级警方有关人员枉法执法的违法事实,诳说“不存在违法办案,擅自销毁现场、编造伪证等现象”,“未发现销毁现场、编造伪证、弄虚作假现象”。  (三)强调自杀结论科学正确。反复强调,经市级刑检技术员及法医进行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后又经自治区公安厅复查,“均认为王小萍系自伤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鉴定结论科学正确”。  (四)逐级维持下一级做出的“答复意见”。上下协调,口径一致,上一级维持下一级做出的答复意见。  三级公安机关的这三份“答复意见书”,反反复复地说他们多么正确,“依法”做了什么,没有做什么违法行为,但我要求的是查清王小萍的死亡zhenxiang,他们说明了吗?  我严正要求认真查清王小萍死亡zhenxiang,这个“zhenxiang”指的就是,王小萍到底是怎样死的,她遭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伤害所用的凶器是什么,其遭受伤害的部位、方式和程度的具体情形是怎样的等。这些内容理当包括该事件从发生、到进展、到结案的整个过程的全部事实和真实情况,涵盖于依法应当给我们见证、签字和了解的当时勘查现场、勘验遗体、搜查住房的勘查笔录和搜查记录,剖验遗体的法医鉴定书,扣押物品的扣押清单,以及全程拍摄的录相、照片等所有案卷材料保存和反映的原始的客观的全部事实和情况;同时,必须找到造成这种伤害和结果的主客观原因,并对我们所有的质疑作出合理的令人信服的解释,回应我们的正当诉求;然后,在此基础上,把全部事实和真实情况书面告诉我们,并把其日记本、辞职书等个人物品归还给我们。这是我和子女们,以及家属和亲属们不容侵夺的知情权和合法权益(家电维权家电天下)!  三级公安机关这样做了吗?没有!在他们的这三份所谓“答复意见书”里,只有玉林市公安局的“答复意见书”里说到“王小萍是因为自己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致使动脉、静脉断裂,失血性休克而死亡”这一点内容涉及到王小萍死亡的情况,另两份意见书则一概不说,这是刻意回避实质问题,答非所问。而玉林市公安局的这一个“反复切割”说的伤害情形则与当年案发时邓、吕两法医于4月8日上午叙述的原始的“纵横切割”说的伤害情形明显不符,与我于4月10日亲眼所见的王小萍所受伤害实际情形明显不符,形成说法不一、前后矛盾、不符合实情,由此曝露出新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这倒反弄得王小萍死亡zhenxiang越查越不清楚了。  这三份所谓“答复意见书”没有说明王小萍死亡zhenxiang的任何真实情况,没有回答我们的哪一项质疑,没有回应我们的哪一项合理诉求,甚至没敢否认我列举的当年三级警方有关人员执法违法的任何一项具体事实!  他们答非所问,避实就虚,玩弄权术,依仗权力的傲慢,反复胡扯他们“依法”办案、“不存在”或“未发现”“违法办案”、“销毁现场”、“编造伪证”、“弄虚作假”现象的谎言,其用心就是刻意包庇护短,抵赖三级警方有关人员违反法定程序,销毁现场、烧毁证物,编造伪证、弄虚作假等违法事实。三级公安机关的这三份所谓“答复意见书”就成为他们上下串通、继续造假欺骗、欺上骗下的书证!  二、查证违法事实,戳穿造假谎言  必须认真地逐一查证三级警方造假欺骗的违法事实,彻底戳穿他们所谓“依法办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自杀结论“科学正确”的造假谎言。  其实,警方执法枉法、造假欺骗的违法行径,事实清楚,证据俱在,只要安排专案人员用心去查,是完全可以查证核实的。  (一)查证警方违反法定程序办案。  1.核查当年案发时勘验、解剖遗体时的录像、照片和勘验笔录、法医鉴定书,证实警方解剖遗体不准我到场,勘验笔录不给我看阅并签名,违诺不给我们看勘验录像、照片和法医鉴定书,这些事实违反了:1979年《刑事诉讼法》第74条:“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解剖,并通知死者家属到场”;第76条:“勘验、检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参加勘验、检查的人和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的规定。  2.核查搜查房间时拍摄的录像、照片和搜查情况记录,证实警方搜查房间不让我在场,搜查情况记录没有给我签名,这些事实违反了:第82条:“在搜查的时候,应当有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qita见证人在场”;第83条:“搜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侦查人员和被搜查人或者他的家属,邻居或者qita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的规定。  3.核查搜查物品时的录像、照片和扣押物品清单,证实警方“搜查扣押物品不让家属见证、清点”、“不开扣押物品清单给家属并签名”、“扣押个人物品至今不归还家属”,这些事实违反了:第85条:“对于扣押的物品和文件,应当会同在场见证人和被扣押物品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清单一式二份,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一份交给持有人,另一份附卷备查”;第87条:“对于扣押的物品、文件、邮件、电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迅速退还原主或者原邮电机关”等规定。  以上这些按照法定程序必须让我在场却不准在场、必须让我亲历却不准参与的违法事实一查即明,对照法律条文,足以证实警方违反法定程序办案确凿无疑。但他们矢口抵赖这些铁的事实,诳说警方“依法开展调查,按照法定程序收集证据”,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吗?莫非他们“权力任性”、徇私枉法惯了,无论怎样枉法违法、知法犯法都是“依法”?他们依的是什么法呀?   (二)查证擅自销毁现场、烧毁证物。  1.查我写于1995年4月8日夜、于9日上午交呈陆川县委李海峰书记的第一份疑点报告,我在此报告中强烈要求县里和警方必须保护好事发现场,留待自治区公安厅派员前来复查。  2.查勘查现场、搜查房间拍摄的录像、照片,勘查笔录和搜查记录,以及扣留物品清单,明确王小萍死时其房间现场的床铺、被褥、枕头、蚊帐以及床上的全部衣服、物品等所有物件及摆设情况,查实勘验、检查情况笔录的内容及参加勘验、检查的人和见证人签名情况,了解4月9日搜查房间、扣留日记本、辞职书等物品的情况,落实参加搜查行动的人员和他们的分工工作情况。  3.逐个询问参加搜查行动的人员:  (1)了解搜查行动是按照谁的指令和要求去做的?现场的所有物件是由谁在什么时间进行清理和烧毁的?  (2)了解是谁在什么时间扣押了王小萍的日记本、辞职书等个人物品?还扣押了哪些物品?扣押物品清单有哪些侦查人员签字?有谁作为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字?现在这些扣押物品被放在哪里?为什么至今不归还给家属?  (3)封贴王小萍房间门口、写着“一九九五年四月九日封”、加上陆川县公安局印章的那三条封条是谁写的?陆川县公安局的印章是谁盖上去的?是谁在什么时间把封条贴上去的?  (4)4月19日上午,我到陆川运回王小萍遗物,到达房间,看见房门被写有“一九九五年四月九日封”、并盖上陆川县公安局印章的三条封条贴封着。我联系县政府司机X.Q.C,他带着一个公安人员前来,由该公安人员亲自撕开封条,打开门锁,让我们进房。进入卧室看到,床铺、被褥、枕头、蚊帐以及床上的全部衣服,全没有了,问那公安人员,他说9日就清理烧掉了。可调查询问X司机和那公安人员查实这些情况。  这样即可查证落实警方于4月9日匆匆擅自销毁现场、烧毁证物的违法事实,戳穿他们“未发现销毁现场”的谎言!  (三)查证警方弄虚作假,编造六项伪证。  1.陆川县公安局黄副局长说王小萍房间“三门反锁,外人无法进入”是假话。  (1)调查询问最早发现王小萍死亡及报案的陆川县一中教师L.L.Y、Y.B.G夫妻俩。L.L.Y老师是王小萍读大专时的同班同学,尊王小萍叫“姐姐”。L老师有王小萍房间锁匙。王小萍房间新安装的防盗门就是她夫妇俩帮助叫人来安装的。4月7日上午,王小萍还请L老师从家里煮粥拿来吃。但L老师送粥来到房间开不了门,打电话寻王小萍不着。晚8时许,她夫妇俩一起来,Y老师懂得打开防盗门锁伸手进去拨开三、四寸长的小铁链内扣而进入房间;厅门、卧室门只关锁不上内扣,所以他俩能打开另两个房门进入卧室,即发现王小萍死亡,随即报案。这就可以证实“三门反锁”说是假的。  (2)调查询问4月8日下午在王小萍房间值班看守的那个公安人员。当时,我们去到房间,我看见三个房门和门锁完好,即向他了解门锁情况。他告诉我,该宿舍的三个房门,有两个门——卧室门和厅房门只关而没有在内反锁,只有一个门——厅房木门之外的那个防盗铁门关锁并扣上三、四寸长的小铁链内扣,形成反锁。我当即试验,那个小铁链内扣是可以站在门口边伸手进去轻易地扣上或拨开的,因而不能排除歹人进入房间杀害王小萍返出时扣上铁链内扣形成反锁的可能性。这个公安人员可以证明,“三门反锁”不符合事实。  (3)查有关录像、照片。“三门反锁”如果是真实的,必定拍摄有录像、照片。如无相关录像、照片,即可证实此为伪证。  2.玉林地区公安处邓法医说王小萍“自穿新衣,有心自杀”是说谎。  (1)调查询问陆川县一中教师L.L.Y、Y.B.G夫妻俩。她俩进入房间最早发现王小萍死亡,可说明当时所见王小萍是否穿有新衣服死于床上。  (2)查勘查现场拍摄的录像、照片和勘查笔录。录像、照片可以看出王小萍是否穿着新衣服,勘查笔录应该有记述。  (3)我于4月15日看到邓法医、李宝光副书记拿来给我看的一叠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片,王小萍是身穿上身黑绒衣,下身黑绒裤,赤着脚死在床上的。此穿着完全是她平时午睡、晚睡时的习惯衣着。可见她根本没有“自穿新衣,有心自杀”!  (4)询问陆川县委李宝光副书记,他于4月17日在玉林地区公安处案情说明会上告诉我们,让我们家属、亲属于4月8日下午在陆川县医院太平间看见的王小萍穿着的不合身的全身新西装、西裤、新鞋袜都是在太平间让人换上去的,不是王小萍自己穿上去的。  (5)可以调查询问陆川县医院太平间的整容工人,落实王小萍遗体送到医院太平间时身着的衣服,查实王小萍没有“自穿新衣”。  这样就可以查实所谓“自穿新衣”是谎言。  3.查证左额部上方淤血黑斑所谓“死后创伤”不能成立。  邓、吕法医在8日上午说明案情时,只说了王小萍左手腕和右颈部这两处所谓“右手可及”的刀伤,刻意隐瞒其左额部上方淤血黑斑这处创伤不说。  我们于10日上午在玉林殡仪馆发现王小萍左额部上方淤血黑斑,14日写出第二份疑点报告交玉林地委要求复检予以说明。  4月15、16日,邓、吕和陈、朱四人分别先后进行解剖验鉴,一致鉴定其为“死后创伤”,说“只管生前的创伤,不管死后的创伤”。  (1)查事发时勘验现场拍摄的录像、照片。这些录像、照片里应该拍摄有可以看出王小萍左额部上方一块约两寸宽、呈三、四道指印条状形的乌黑污斑状淤血黑斑的影视资料。4月15日,邓法医、李宝光副书记拿来给我看一叠照片,其中有一张照王小萍脸部的特写放大的头像相片,这张相片其人脸头像在左眼眉以上的额头部分被剪掉了,相片缺了一小截。被剪掉的一截应该就是左额部上方有淤血黑斑的部分。这个照片应该找得到。同时,其相底和录像应该可以找见其左额部有淤血黑斑的影视资料。查出这些照片和录像,即可证实此处重要创伤决不是死后创伤,证实邓、吕两法医刻意隐瞒此处创伤,更证实邓、吕和陈、朱他们四人将其鉴定为“死后创伤”是刻意编造的伪证。  (2)查现场勘验笔录和此四人的两份法医鉴定书。王小萍死后六个小时才被发现,此后遗体一直由公安人员监守;人死了六个小时之后怎么还会有淤血?此“死后创伤”到底是如何造成的,警方更加应该认真说清楚。查现场勘验笔录和此两份法医鉴定书,他们的记述和说明肯定不能自圆其说。  他们原先刻意隐瞒此处重要创伤,却编造出一心推卸责任的“死后创伤”鉴定结论,有悖常理,这是根本不能成立的伪证。  4. 查证公安厅陈、朱两同志 “复检现场”是假的。  公安厅陈、朱两同志于4月16日去到陆川,17日回到玉林向我们说,他们对事发现场——即王小萍住房“进行了技术处理,作了复检勘察,验了门锁,在现场提取了指纹、脚印,未发现有外人犯罪的痕迹”。这不会是真的!  (1)如上所述,陆川县公安局于4月9日就已销毁了事发现场,烧毁了需用于取证的全部现场物件,并用写有“一九九五年四月九日封”文字、盖上陆川县公安局印章的三条封条贴封了此房门。陈、朱两同志到陆川,连4月9日封在房门上的三条封条也未拆开,根本连住房也没有进去过。他们所说的“复检了现场”全是骗人的假话。  (2)查相关录像、照片和复检笔录。如果陈、朱两人在陆川真的“复检了现场”,陆川县肯定拍摄有录像,他们肯定拍有照片,做有复检情况笔录。查案卷材料中有否他们“复检现场”的录像、照片和复检现场情况笔录,如没有这些物证材料,就可以证实他们做了伪证。  5.查证警方有否“提取指纹、脚印”。  (1)查4月8日和4月17日会议记录。核实邓、吕两人于4月8日说“无法提取到指纹、脚印”,陈、朱两人于4月17日说“提取了指纹、脚印”。  (2)查案卷材料里是否存有提取到的指纹、脚印。如案卷材料里存有指纹、脚印,可证实邓、吕两人没有认真勘查,做了伪证;如案卷材料里没有存有指纹、脚印,就可以证实陈、朱两人做了伪证。  6.查证 “反复切割”说是新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  玉林市公安局于2016年9月1日作出的《复查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玉公(信)复查字〔2016〕27号﹜说:“王小萍是因自己用锐器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致使动脉、静脉断裂,失血性休克而死亡。”这个“反复切割”说,与邓、吕两法医在1995年4月8日案情说明会上说的王小萍身上创伤两处:“1.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刀深处割至骨膜,动、静脉皆断,左手掌无法平举;2.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刺入5厘米,刺断动脉,伤及静脉,刀锋部完全插没颈内,连刀子也不拔出来”表述的“纵横切割”说明显不符,与我于两天后——1995年4月10日上午看见的王小萍被“纵横切割左手腕”和“一刀深刺右颈部”的被伤害实情完全不符,致成说法不一、前后矛盾、与实情不符。这就曝露出一个新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  查事发时拍摄的勘验录像、照片,法医鉴定书和现场勘验笔录,以及有关案卷材料等。  (1)核查勘验录像、照片,辨析清楚其伤害部位、伤害方式、伤害程度,以及刀锋走向、着刀位置、伤害程度、刀数等具体状况,弄清楚伤害方式到底是“反复切割”还是“纵横切割”;受伤害的部位到底是“左手”还是“左手腕”;右颈部到底是受到“反复切割”还是“一刀深刺右颈部”等。这些情形只要一辨析就会一清二楚,完全可证实“反复切割”说造假。  (2)对照录像、照片等可视材料与法医鉴定书、现场勘验笔录和案卷记述等文字材料,辨析录像、照片等真实情形与各文字材料的记述内容是否一致;辨析现场勘验笔录、法医鉴定书和案卷材料等各方记述的内容是否一致;弄清楚“纵横切割”的原始情形记述是怎样被篡改成“反复切割”的;到底是邓、吕两法医还是玉林市公安局的人员作出这个篡改的等,从这两种不同说法变化的情况,查出此关键性证据造假的责任人。  这样,物证、书证齐全,两相比较核对,以事实为依据,让证据说话,孰真孰假,一目了然,一清二楚,完全可以证实这个新曝露的关键性伤害情形造假的伪证事实。  (四)查证无论是“纵横切割”还是“反复切割”皆绝非自伤可为。  1.“纵横切割”说的自伤决不能成立。  (1)“纵横切割左手腕”,自伤者不能做到非“自左至右”方向的“切割”,决不能做到“纵横切割”左手腕达“15刀以上”。此伤害不可自为。   (2)用一把仅4厘米左右刀刃的牛角小刀把左手腕“纵横切割15刀以上,刀深处割至骨膜,动、静脉皆断,左手掌无法平举”的深度伤害,自伤者决不可自为。如果是自伤,当他最多三几刀割断动、静脉,血流涌出,他就绝对不能再多割,更不会割到“15刀以上”、至“左手掌无法平举”。自伤者绝对做不了!  (3)在右颈部用“一把牛角刀刺入5厘米,刺断动脉,伤及静脉,刀锋部完全插没颈内,连刀子也不拔出来”的极深度伤害,自伤者绝对不会这样做!他如要割颈,在脖子割一刀就可以轻易割断咽喉血管,根本不必费力“深刺右颈部”!而且,无论他怎样持刀,都无法做出如此伤害!此处极深度伤害绝非自伤者所为!   2.“反复切割”说的自伤决不能成立。  (1)“反复切割右颈部”,自伤者决不会在右颈部“反复切割”,明显不合事理。  (2)“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左手”,此伤害顺序违反常情,自伤者决不会这样做。  3. 两处伤害决不能由一个人先后自伤实施。  无论是“纵横切割”说的“左手腕被纵横切割15刀以上,刀深处割至骨膜,动、静脉皆断,左手掌无法平举”的深度伤害和“右颈部被一把牛角刀刺入5厘米,刺断动脉,伤及静脉,刀锋部完全插没颈内,连刀子也不拔出来”的“极深度伤害”,还是“反复切割”说的“反复切割右颈部”和“反复切割左手”,这两种伤害状况说的两处伤害行为,其分别达深度、极深度程度伤害所致成的剧烈伤痛、流血不止、难以自抑的痛苦、行为实施的长时间、人耗用的体力、心理承受力极限等主客观因素,决定了无论那一种状况的这两处伤害绝对不能由一个人一前一后地在自己身上先后实施。  况且,即便是“自伤”,自伤者实施了前一处伤害,处于动、静脉皆断、血涌如注、频临将死的状况,就决无必要、更无能力再实施后一处伤害!这是不容置疑的常识!  可见这两处共具一身的伤害状况,自伤者绝不可为!再加上其左额部上方淤血黑斑,足以证实这些伤害绝对是有预谋的残暴的凶杀而决不可能是自伤、自杀! 这是凭良知即可明断的常理!   通过上述人证、物证和可视资料的查证工作,完全能够证实三级警方违反法定程序办案,擅自销毁现场、烧毁证物,弄虚作假、编造多项伪证的各项违法事实,即使只证实其中任何一项,都可以彻底戳穿三级公安机关所谓“依法办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谎言,tuifan他们所谓“科学正确”的虚假的自杀结论,从而让当年三级警方造假护贪、炮制“自杀”结论和现在三级公安机关造假护短、欺上骗下的两起系统性腐败彻底地暴露无遗!  (全文待续,下接《查证警方违法事实 坚决查处系统性腐败(二)》。)

   ===================================================   下载本帖:查证警方违法事实 坚决查处系统性腐败(一).pdf   ===================================================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