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兵器库 > > 正文

强烈呼吁,别去骗子医院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骗人骗钱医术差._恒春网

2018-01-24 18:08  来源:未知           

强烈呼吁,别去骗子医院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骗人骗钱医术差,医德差,丢南京人脸,玷污南京这两个字。

  我保证以下都是真实情况,请版主放行,谢谢,让更多的人看到,别上当受骗。  过程简介:母亲仅仅想去检查,让忽悠的立刻做手术,还是急诊,不手术不行,最基本的检查是让没有医师资格证的人做的,代替主刀医生签名,主刀医生做手术才见第一次面,那个彭永辉就是个骗子,吹牛逼吹的厉害,把我爸爸忽悠回来拿钱,母亲就准备做手术了,不管不问。  简单的副乳切除手术,2个腋窝同时做,开刀伤到神经,不承认,做手术时手指麻木,说是麻药的事情,手术后问,笑笑不回答,问多次都不回答。  问两边手一个麻木,一个不麻木是什么原因,问手术后3天了,还麻木是什么原因,回答说不清楚,不知道。这是什么医生。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给我母亲做了一个简单的副乳切除手术,结果3个月伤口不愈合,流脓水,2个胳膊同时做的手术,一边1个月愈合好,另一面胳膊不愈合,造成不能活动,现在是关节炎,彭永辉回复说是因为不活动的原因,责任在病人不活动。7个月了,胳膊不能抬起来,现在手指麻木,生活不能自理啊。我想问,伤口不愈合,一动就痛的厉害,非让活动,这是什么治病方法。  到医院问,推卸责任,现在什么都不管了。说让去鉴定,去法院告,欺负农民不懂。还说派出所就是他们医院专门服务的,嚣张的很,大家都别去。是个骗子医院,骗钱,只要进了医院,必定做手术,医德医术差,  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不好。坑人钱。把患者当银行了。  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治疗总过程  王美玲    女54岁  来院之前就觉着身体不舒服,干完一天家务,胳膊、乳房酸胀难受。晚上躺下睡时,双腋肋骨酸疼,早上起来轻点,一到晚上就这样,反反复复。儿媳听别人说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看这种病,就上网查,约了一位姓赵的看,他说去查一下。  我(王美玲)2012年11月13号去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看病,为什么去。主任赵士红接诊,看后说要做双测副乳手术,是一位医术很高的院长给做放心吧。如果做费用8000元,我说太贵不做了,听说妇幼保健医院有4000多元就够了。赵士红听后说,这样吧现在我们医院正在走粉红积金活动,你拿6000元吧,我问能报销吗。赵士红说可能做开刀手术才能报销,其他不报。结果出院回家后,问说是私人医院不给报。谈话时候说的费用问题,钱的问题。谈完后赵士红说,  你必须住院治疗,让我去做各方面的,检查完毕,身体状况良好,一切正常,中午一点左右办完手续住进了病房,在一点到四点的时间里,主刀医生没有和我谈话,从未见过面,就是助手刘立刚谈了二点。  1,要局部麻还是全麻,局部麻是30-40元,全麻是700多元。我选择了局部麻,  2,钱到了就做手术。从早上去了直到下午四点,没有人告诉我手术前能不能吃饭,饿的心慌,到护士那里问了好几次,她们都说钱到了马上就做,手术前是这样说的,如果钱没带够就先交定金,等下午做完手术后再交上就行,病历档案上明明写着是急诊,为什么让病人等那么长的时间,在病人的讯问下,4点钟他们不情愿的把我送进了手术室,进入手术室不一回,一个身高170左右的大夫走进了手术室,戴着口罩和帽子看不清长的舒适样,开始注射麻药,一回开始手术,手术刚开始助手刘立刚说有事打完电话就走了,直到手术结束后都没有回来,手术中主刀大夫和两个女护士开始拉呱,谈笑,说他上山下乡时的经过,说护士什么时候值夜班,如果值班的话告诉他,谈话都是和护士打情骂俏。  打麻药没有?手术前准备工作有什么  手术进行时,当我疼的叫出声,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彭永辉听到叫声后才说:给你打点麻药,打了多少不知道。左侧手术大约做了一个小时,从开始到做完共计打了四次麻药,做完手术后,翻身时候就感觉左手三个小指麻的难受,告诉彭永辉说自己手指头发麻,他没有反应,也不回答,紧接着给右侧注射麻药,过了一会开始手术,手术过程中注射了两次麻药,大约半小时手术做完,5点半回到病房,过了20分钟接诊医生赵士红主任来病房看望,问我情况怎么样,我回答说刀口痛的厉害,左侧手术后手指麻木,非常难受。  赵主任回答说不清楚,因为不是他做的手术,得问彭永辉张院长,从此才知道做手术的是彭永辉,每次查房都告诉医生手指发麻,但彭永辉等人都没有回答我。  第三天上午,详细日期  第四天,11月16号早上查完房,9点多钟  到治疗室换药,伤口外的包扎去掉后,刘立刚问主刀医生彭永辉,为什么左边的分泌物没有往外流,问了好几声,彭永辉都没有回答。为什么没回答,可能他发现问题了。  光哼了一声,说刀口长的很好没事。  当时我看不到伤口,也没法问,  当时引流条没有取出来,换药包扎完后就回病房了。  换药后又包扎好,引流条第一次取是什么时候  从11月13号到11月17号  之后,打吊瓶5天,第6天11月18号  (日期)查房完毕,早上9点多没有打吊瓶,让我老公去问为什么不打了,护士回答说得去住院部问,到住院部询问后又打了一天吊瓶,到第七天(日期),11月19号,  9点多,该打吊瓶时候问护士,护士回答说今天不打吊瓶了,过会换药准备出院。到治疗室换药时,包扎去掉,刘立刚又问彭永辉怎么分泌物还是没有往外流,彭永辉没有回答,只说长的很好没事,但引流条没有取出来,用纱布包起来,说可以结账出院了,彭永辉说手指麻木的病情,回家恢复恢复就好了。一个星期后换药。2012年11月19日出院回家。  第一次换药,2012年11月24日,到医院复查,换药。每次换药都要刷卡,先找接诊主任赵士红,然后去治疗室找彭永辉,张把纱布去掉后。刘立刚又问怎么左侧伤口还是没有分泌物外流,彭永辉就用镊子把引流条取了出来,两侧伤口擦后用大型创可贴样的东西包扎好,然后说回家慢慢好,去找接诊主任拿点药回家调理。  回到家后,手指麻,胳膊酸胀,双腋下肋骨疼痛难忍,站着不行,作者不行,躺下更疼,没法睡觉,疼的直叫。手术前疼而手术后更重。  第二次2012年11月30日,早晨我感觉腋下疼痛难忍,胳膊酸胀,  我想每次换药都说分泌物没有外流,想自己看下伤口,于是把纱布取下后拿镜子对着腋下看,发现两腋下刀口两侧肉皮肤发白,放引流条的位置不一样,左侧留在刀口内侧的上部,右侧留在刀口外侧的下部。  谜底终于揭开了,这就是这次换药刘立问,彭永辉不回答的原因。  我就去医院找彭永辉,问为什么左右两侧放引流条的位置不一样,左侧朝上,右侧朝下是什么原因。问过省立医院的其他专家大夫,都回答说原则上引流条位置越低越好,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容易流出来,必须放到最低的位置最适合,是主刀医生最起码的常识。彭永辉回答他是医院说他是医生,每个医生一个做法,朝上朝下没有关系。我回答老百姓都知道水往低处流,引流口朝上不会流出来,都是做手术时候和护士拉呱,精力不集中造成的后果。彭永辉不回答,只把刀口包扎,让我去找接诊主任赵士红开方拿药,拿酒精、盐水、生长素回家擦洗喷药慢慢好。  第三次2012年12月7日医院复查。  找到彭永辉,去了诊疗室。  右腋下流出很多脓液,放引流条的刀口没有愈合,这时彭永辉把右腋下刀口的缝合线拆掉,左边却没有拆,消毒后用纱布包扎,说回家继续擦洗喷药,  我告诉他说,我的手指还是麻,胳膊抬不起来,酸胀,双腋下肋骨疼的晚上没法睡觉。他说没事,伤口好了,可能就不痛了。糊弄回家。  第四次2012年12月14日医院复查  右侧放引流条的刀口开始愈合,但左边刀口两侧还是流白色脓液分泌物,放引流条的伤口没有愈合,彭永辉没有解释,也没说用什么方法治疗,只让回家用以前方法,擦洗喷药。  我告诉他胳膊越来越太不起来,手指还是麻,晚上麻的没法睡觉。彭永辉说没事。又弄回家了。  第五次2012年12月21日医院复查  左侧腋下一查留着脓液。  彭永辉这时候把左侧伤口缝合线拆掉,针孔中流出很多红色血水,放引流条的伤口没有愈合,用酒精棉球擦洗后,还是让回家慢慢好。  也没有告诉我怎么锻炼,只是说慢慢活动。  第六次2012年12月27日去医院复查。  左腋下还没有愈合,向外流脓液分泌物,左胳膊疼痛难忍并加重,以致不能抬起放平,这个现象什么时候开始的。从第一次去换药回来,刚开始只是感觉酸、胀,就是两侧的肋骨疼得受不了。告诉彭永辉,他根本不理也不回答。从做完手术开始,  日常生活中不能自理,自己不能穿衣脱衣,大小便需要别人协助,晚上睡觉自己躺不下,起不来,需人帮忙。  都这样了彭永辉还告诉别人,是不是不疼装疼。这是什么态度,他妈的。  到医院找接诊主任赵士红,然后找徐主任和李院长,说明情况,医院让办理住院手续进行治疗,做B超检查说腋下没有发现问题,拍片显示肩关节没有脱节,就说没有问题,是长期不活动造成的。我问医院肩关节没有问题为什么胳膊不能抬起,医院没说出原因和结果,还是坚持让回家继续擦洗。  第七次2013年1月10日,发现左腋下伤口仍然没有愈合,向外流脓液分泌物,又医院找彭永辉,告诉他伤口还没有愈合,胳膊不能动  张依然没采取任何措施治疗,说没有好办法,回家慢慢好。坚持让回家。  从此回家后,擦洗喷药,直到两个月后,放引流条的伤口才愈合。  1月23号去医院问彭永辉,伤口愈合了,胳膊抬不起来怎么办。彭永辉才告诉我,既然伤口愈合了,那就开始锻炼吧。先练爬墙,用左手指扶住墙,移动手指,一点一点往上爬就可以。慢慢练吧。但  爬墙活动练习已经晚了,痛的太不起来了。在此漫长的长达几个月的治疗时间中,医院和彭永辉没有提出任何治疗方案,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只是让回家,让自己擦洗慢慢等伤口好。  因行动不方便,需要人照顾,到春节后,2013年2月23日,我和妹妹王秀英到医院,找彭永辉和其他院长,他们又给拍片子看肩关节和颈椎,拍完片子后无法诊断结果,光说颈椎有问题,  手指麻是颈椎压迫。  压迫神经,造成手指麻木。  到2月27日,医院开车把我带到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找看乳腺病的专家徐大夫会诊,诊断结果是伤口不愈合无法锻炼造成肩关节不能活动,已经形成肩周炎了,如果不采取切实措施治疗,加强锻炼,过1-3年也不能好。至于颈椎方面,手指麻木是颈椎有问题还是手术造成的,因为手术不是他做的,无法断定,还是回去找医院领导问吧。  返回乳腺病医院,已经下午5点多,院长已不在医院,找徐主任说有事已经走了,找彭永辉他在手术室里不出来,等了好长时间还是不出来,于是我就在在医院大声喊,这是彭永辉立刻把手术室门打开了,我问他怎么解决我的问题,他说让理疗,我问就近理疗行吗,他说行但费用自理,如果想理疗就自己到医院来,我不同意,这时李院长出现,把我叫到办公室说要么理疗要钱没有,说我没有工资标准,也没有退休金标准,反问凭什么要钱。要么做鉴定,走法律程序,如果走法律程序得交上4000元钱,说我不一定打赢官司。  我说不走法律程序我可以通过新闻热线,也可以上网反映,还可以通过12345热线解决,方法很多。  直到6点,也没有给任何说法和结果,我急着回家,告诉他们没有结果,我第二天再来医院找他们。  第二天到医院,回答说院长有事没去医院,徐主任让我先理疗,原因是我胳膊一时半会好不了,从2013年2月28日开始理疗,到现在6月2日,这期间,4月11日让我到医院打封闭,我不同意打,他们说不打就等于停止理疗,我只能去打,让我打3针,我打了1针,就不想再打,因为非常痛,并且打完后流很多血。  3月份理疗的路费是自己拿的,4月1日找院长,让报销路费,不给,我说理疗这么多次,因为胳膊疼痛行动不便,打车花钱很多,2次就花将近100元,他说要发票,我说大多数时间是儿子开车接送没发票。最终院长拿出200元钱加上70元打车合计给270元。到5月14日,我提出报销路费,把打车的发票也带去了,报销了308元,另外给200元,合计508元,然后通知说不给路费,下个月停止理疗,天气暖和自己锻炼。  不然就自己去医院鉴定,鉴定后走法律程序,没有给钱的标准,没有工资标准没有退休工资标准。  让去鉴定。  以下为补充,列出几个与档案不符的问题:  1、医院在做手术前,没有安排主刀医生和病人谈话,从未见面接触,没有人告诉病人手术后注意哪些问题,会发生什么样的后遗症,仅仅派助手和病人谈话,谈话只询问两点,1是手术要局部麻醉还是全身麻醉,局部麻醉30-40元,全身麻醉要700多元。2是手术钱只要到了,马上可以手术,问的都是钱的问题。没说其他。  2、上午到医院做完检查,直到中午1点住进病房,没有告诉病人手术前能不能吃饭,我饿的受不了,心慌,于是找护士问什么时候手术,医生怎么回事,护士回答说只要钱到立刻就做手术,再三追问后,多次询问后,下午4点他们才不情愿的把我送进手术室,住院办手续的事说等下午做完手术后拿钱交上,现在先交订金就可以。病例档案上写的是急诊,却让病人饿着肚子等几个小时,不解释。  3、手术开始后,先做左侧,进行的1个小时时间里打了四次麻药,刚做完左侧翻身时候,我感觉左手指麻的难受,问医生没回答原因。病历档案上写的是先做右侧,后做左侧,原因不明。手术后手指麻木和打了几次麻药手术档案上没体现,只是写手术一切顺利。  4、手术中,主刀医生彭永辉和两个护士谈笑并打情骂俏,询问护士什么时候值夜班,什么时候值班告诉张,等等。精力很不集中,没把病人放第一位,手术中我不满意,但不敢说。做完手术引流条的位置问题,没有写进病历档案中。  5、手术后,吊瓶打到第五天,不给打,病人询问原因后,又打了一天,医院通知病人出院,病历档案上却写病人自己要求出院。  6、去医院换药、复查合计8次,50多天,伤口一直没有愈合,病历上赵士红却在2周15天就写伤口愈合好。  7、病历上写着,经检查,身体状况良好,四肢活动自如,一切正常。然后办理住院,进行手术。手术后手指麻木,医院就说是颈椎有问题造成的,和手术无关。省立医院专家诊断手术前活动自如,手术后麻木就和颈椎无关,矛盾。  当前身体情况:  1、2012年11月13日手术到当前2013年6月3日,七个月时间经历了巨大的身体痛苦,造成睡眠不足,记忆力减退,思维混乱,食欲不振,晚上整夜不能入睡,走路迟缓,经常出现头痛心症状,呈现加重迹象,性功能衰退,没有夫妻生活,脾气暴躁。产生一系列精神问题。  2、经过3个月的理疗,效果很差,胳膊不能抬起放平,只能抬升45度,不能外展,疼痛难忍,肩周炎治疗没有效果,双臂功能丧失。同时手指麻木,胀痛,不能伸直,不能弯曲,不能抓取和拿捏,手指功能丧失。  3、由于身体不行,生活不能自理,加重了家庭负担和个人负担。病人瘦到的精神伤害用言语不能表达。  综上所述,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是骗子,大家别去,同时我会不断上访卫生局,请求惩治响应责任人,追究其责任,同时吊销这个骗子医院资质。  其它被骗人信息  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院长彭永辉虚假简历冒充军医行骗  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院长彭永辉,宣称是一级教授,主任医师,而且还是军医,实则仅仅是曾经在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一名普通门诊大夫,被聘用的南京市乳腺病医院之后,摇身一变,成了部队医院的专家,下图对比可以看出,彭永辉的出身。  这张军装照明显造假,首先胸牌名字对不上号,其次资历牌也仅仅是副主任待遇,这就是一张拼接的照片,明显作假,院长都是假冒的,医院可想而知,是不是骗子可想而知。朋友们可自行在百度百科查找彭永辉以及在南京妇幼保健院门诊网站查找彭永辉对比一下。  1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遭患者质疑  患者:手术收费高,病理检测结果通知不及时,贸然手术还需再次动刀  院方:患者质疑因对医学常识不太了解,院方未违规  检查时告知“乳腺增生”,手术一周后才得知是恶性肿瘤,来自菏泽的患者王女士质疑,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病理检测结果通知不及时,延误治疗时机。对此,院方解释,有此质疑是因患者对医学常识不了解,院方不存在违规现象。  患者 术后7天才知是恶性  菏泽的王女士称,2011年,在当地一位朋友的组织下,她和约40名当地人一起乘车到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查体,“车费、检查费全免”,据王女士回忆,除她们之外,当天集体乘车来查体的还有平阴等地的人,因此检查进度较慢。虽然检查过程中工作人员表示,她的子宫等生殖系统出现轻微症状,但因“不少人被告知有问题”,王女士并未放在心上,没等检查结果出来就离开了。  2011年9月中旬,王女士来南京办事,因前期感到胸部出现小疙瘩,就顺便再次去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检查。王女士称,检查结论是乳腺增生,当时有两名护士跟在身边劝她,称微创手术无痛苦,做完后不耽误自己开车回去。  手术做完后,王女士发现,她的胸部“被割掉了像小孩拳头那么大的一块”,疼得根本走不了,医院也没有安排住院,只能在宾馆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家人将王女士接了回去,因疼痛难忍,接连打了几天吊瓶,约一周后,王女士打电话给医院,工作人员告诉她,她得的是恶性肿瘤。  质疑贸然手术耽误治疗时机  得到消息的当天,王女士就住进了当地的医院,经过治疗,目前,王女士的身体已经有所恢复,她认为,虽然当时有医院工作人员让其几天后打电话咨询最终结果,但在已经出来结果的情况下,医院有责任立即主动将该消息通知患者,“要是我不问,他们还不给说呢。”  王女士认为,医院在发现自己身体有异常后,应进一步做检查,核实清楚后再按恶性肿瘤进行手术,草率地按照乳腺增生直接动刀切除,会加速癌细胞的扩散速度,要让自己遭受两次手术痛苦不说,还耽误了治疗。而且,王女士认为,她在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进行手术后没住院,也没吃药、没打针,属于门诊手术,由此,4000多元的收费太高了。  院方 各项操作并未违规  2012年8月13日,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办公室一位梁姓工作人员坦承,之前已经收到了王女士反映的问题。关于王女士所称“当地有人组织免费查体”,该工作人员介绍,该医院是严格按照经营范围和诊疗项目来操作的,王女士所说的情况其实是“健康体检”,进行一般的妇科检查和血常规检查,只收较低的成本费,绝对不可能免费。  之所以有这样的质疑,该工作人员认为,可能是因为王女士对医学常识不太了解。查处乳腺增生后进行手术,是检查治疗乳腺病的正常程序,只有病情已经恶化得非常严重,才能直接判定,一般情况下,都需要手术后进行病理监测才能确定是否是恶性肿瘤。  该工作人员认为,医生已经明确告知王女士,几天后来电咨询病例监测结果,因此,王女士所称“不主动通知患者”的情况,“并不是我们的过失”。而且,该医院的手术费用是严格按照相关部门的标准执行的,肯定没有违规现象。  该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对当时的具体情况了解得并不清楚,下一步将联系王女士,并由医生向其解释。  14日,王女士告诉记者,一名自称南京京科乳腺病医院院长的李姓工作人员联系她,询问其有何要求,并表示其本人或直系亲属可以来南京面谈此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