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大话 > > 正文

神开股份内部分歧难解:大股东"有名无分"董事

2018-07-03 21:27  来源:未知           

神开股份内部分歧难解:大股东"有名无分"董事

探索网 2018-07-03 10:33:38:  “委屈,我们真的感觉很委屈!”在6月28日神开股份(002278,SZ)召开的2017年股东大会结束后,公司第一大股东四川映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映业文化)委派参会的股东代表高娜如是“诉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让高娜感到委屈的最主要原因,是映业文化作为神开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所拥有的表决权达到20%,在神开股份董事会“超期服役”的背景下,迟迟无法获得其董事会席位。  此外,股东大会上,神开股份董事会与股东之间的“激烈讨论”多次出现,而当天“6过1”(6项议案只通过1项)的审议结果,也引起监管层关注。7月2日,深交所向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及时向以上议案投出反对票的主要股东了解投反对票的具体原因,并核查议案是否存在不规范情形等。  董事会“超期服役”  今年2月22日,通过与神开股份原第一大股东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祥投资)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加之此前在二级市场的增持,映业文化——这家于2017年末注册成立的公司,很快就跃居成为了神开股份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  在同日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书中,映业文化表示,从增强神开股份的持续发展能力和盈利能力以及改善神开股份资产质量的角度出发,其不排除在未来十二个月内筹划针对神开股份主营业务进行重大调整的计划。  记者了解到,神开股份的主营业务为与石油有关设备的研发、制造、销售,而映业文化则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映业文化入局神开股份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实际上,受到此前神开股份间接大股东快鹿集团的伤害,公司对这一新入局者持谨慎态度。在此次股东大会上,有神开股份老员工质问映业文化,其来之何意?  高娜回应称,映业来神开是看重神开股份的基本面:“映业文化不是纯玩资本的,我们跟快鹿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举牌上市公司是因为我们有产业资本,我们是有3亿~4亿元的利润,我们来这里是希望做好神开的基本面。”  “我们的想法是还是尊重上市公司,一开始肯定是打造双主业,大家共同发展,把公司的利润做上来。”高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若未来映业文化拟对神开股份现有的业务进行重组,其重组方案首先就得通过公司董事会这关,而尚未在神开股份董事会有一席之位的映业文化,自然急于谋求话语权。因此,映业文化在今年3月份向神开股份递交了“关于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函”,内容涉及选举公司新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独董以及选举监事。  神开股份的董事会、监事会有其自身特殊性。记者了解到,神开股份原本应于2016年11月18日届满的董事会、监事会“超期服役”至今。神开股份解释称,是由于此前快鹿集团与君隆资产就业祥投资的权属问题存在争议,且该事项已经提请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决,为了保持董事会、监事会工作的稳定性,其内部商议同意延期换届选举。  然而,延期之举非长久之计,且上述仲裁案件迟迟未有最终结果,同时在收到映业文化的诉求后,神开股份于今年4月4日公告披露,决定公开征集董事会、监事会候选人,提名截止日为4月25日。  “公司于4月23日向神开股份提交了候选人名单,按照计划,候选人提名在提交到公司提名委员会审议后,应该是要将名单公告的,公告日期为6月8日,但是此后上市公司未公告,也未告知我们情况。”高娜称。  在此次股东大会上,针对神开股份董事会“超期服役”的事项,高娜向公司独董孙大建提出了询问,要求其说明,作为独董是否有对于董事会超期服役的“质询”?  孙大建回应称:“我们认为不马上启动换届程序,可能对公司更加稳定。”  换届提案未获董事会通过  记者梳理神开股份公告发现,在今年4月4日开启换届工作后,神开股份未对外“更新”换届工作事项,此后在5月8日对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中才称,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已完成提名征集,正在对候选人的资料进行审核与评估,最终名单将提交公司2017年度股东大会采取累计投票的方式进行选举。  6月8日,神开股份发布“关于召开2017年度股东大会的通知”的公告。记者发现,在会议审议事项中,并没有换届工作事项的审议,且神开股份未对前述事项在当天的公告中进行解释。  直到6月16日,神开股份披露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决议”公告中,才对“未将换届事项提交本次股东大会审议的事项”作出解释:主要是映业文化所进行的股权质押存在平仓风险,在风险尚未解除的情况下,不宜仓促进行换届选举,待条件成熟后,公司董/监事会将择机提出换届方案,并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表决。  上海文飞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飞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依照相关规定,上市公司需要对决定不将相关提案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的原因进行及时披露。  对于上述情况产生的原因,7月2日神开股份证代王振飞向记者解释:“按照《证券法》的相关规定,股东大会通知发出之后,只要会议召开的前十天,股东是可以通过增加临时议案的形式进行议案补充的。只有快要到十天的时候我们才能确定股东大会议案不再发生变化,所以我们是想等到确实没有人提的时候,再把事情说一下。”  记者了解到,神开股份的董事原为9人,此后由于有两位董事“失联”,公司董事会成员遂减至7人。今年4月9日,公司又收到独立董事成曦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不过鉴于成曦的辞职将导致公司独立董事人数少于董事会成员人数的三分之一,由此成曦的辞职报告将自公司选举产生新任独立董事之日起生效。  在此背景下,映业文化在临时议案中,提议增补夏陈安、陈春来为神开股份的董事;提议增补徐冬根为公司独立董事。不过,由于时间问题,该临时提案遭到了神开股份的否决。神开股份称,公司董事会于6月19日收到该临时提案,因董事会收到书面函件时间距离公司2017年度股东大会召开日期2018年6月28日已不足10日,因此映业文化的临时提案不符合“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3%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10日前提出临时提案并书面提交召集人”的规定。  同时,因时间问题被否决的,还有神开股份小股东顾正、袁建新提交的临时提案。“公告说19日才收到,我们看到公告还挺惊讶的,公司为什么之前没有收到呢?”在股东大会上,高娜向神开股份的董事长李芳英提出了质疑。对此,李芳英直言:“我们是在19日这天收到的,收到的时间不足10天,所以不符合我们上股东会的议案,所以否决了。”  高娜向记者透露了更多细节,“其实这次临时提案我们是6月17日就给公司的各个董事了,包括公司的独董也发短信跟我们说收到了,为什么李董事长会说没收到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