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快消 > 大话 > > 正文

大连旅顺:台山水产品养殖加工基地因“强拆”引众怒

2018-02-13 05:24  来源:未知           

7月27日,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几乎倾全区之力,对坐落在旅顺盐厂新村的“台山水产品养殖加工基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强拆,此次强拆的对象,是这里没有办下来房屋产权证的“私搭乱建”。 此次的强拆行动,引起这里几十家企业和百户渔民的不满和反抗,甚至引发去政府“跪访”的群体事件。一个多月来,随着几次的“强拆“,“养殖基地”可算是民怨沸腾,但政府方面又是下了决心坚决清掉这里的“无证建筑”。那么,当初由政府出面建成的这个旅顺口区最大的养殖基地,缘何出现这么多家“无照房”?十几年过去了,政府为何现在才想起来制止并拆除这些无照的房子?拆除之后,这些企业的损失怎么办?下一步将如何生存?带着这些种种问题,记者于近日前往大连市,对此事进行了详细的调查采访。

强拆现场

缘起:三个月两起事故死亡九人 今年的5月19日,旅顺口区龙头街道盐厂新村发生了一起恶性事故,此事件共造成8人死亡2人受伤。事发后,政府部门的调查组对事故的认定结果是,此次事件为大连旅顺明信水产品加工厂,在被查封后擅自解封,工人进入公共污水收集池作业,又因施救不当导致次生伤亡。接下来的7月12日,一家刚进入基地不久水泥预制板企业发生事故,导致一人死亡。此两起事故,不仅震动了大连市,也惊动了辽宁省,于是,在7月18日,旅顺口区委区政府专门召开会议,其内容就是对台山区域下狠手进行综合整治。这个区的领导们一致认为,台山区域存在这么多的违法违规企业,已到了必须依法依规进行全面整治的时候了,如果在年底前不能完成台山区域整治工作,在年终工作考核中对公安分局、执法局实行一票否决。领导们还反复强调,在整个台山区域综合整治工作推进过程中,任何部门都不要谈困难,对既没有土地证,又没有环保手续的违法违规企业马上采取强制措施,对这些企业必须停产拆除,彻底消除安全隐患。在这个会上,旅顺口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还提出,希望各部门在执法过程中能够依法履职,避免因渎职被追责现象发生,于是,便有了7月27这一天的第一次强拆事件发生。 背景:基地十几年的坎坷之路 调查中记者得知,约从2001年起,因大连的众多项目落户到旅顺口区,如大学城项目、高尔夫球场项目、蓝天下房地产开发项目等,于是,旅顺龙王庙村、盐厂村和小孤山村合并,形成盐厂新村。当地政府为解决因搬迁而导致的失地失海农民生计问题,成立了这个台山水产品养殖加工基地,村、街道和区政府有关部门为入驻企业办理相关手续。 经过十几年的努力,目前,这里成为旅顺口区重要的水产品生产和加工基地,其中海带加工占全区6成以上,裙带菜占3成左右,成为“旅顺海带”地理标志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基地中的一些企业反映,当时建厂、选址都是经过村委会签字确认,区和街道两级政府指定并同意的,也有文件依据。但是,在搬迁过来后,政府部门的态度却直转急变,这些企业办理合法手续被推托拒绝,连规划这样的前置手续都不给出,环保和消防部门的人员,只有在出事罚款时才能见到。 采访得知,现在,基地中从事渔业生产的有37家企业,涉及民营、个体和改制后的国有企业,主要从事海洋捕捞、海水养殖、海产品加工和销售等。渔民自建房71家,共108家。企业反映说,他们使用多年的厂房,政府方面一直不给办理产权证,只有几家企业办理了土地证,原因是他们使用的土地是部队产权,区政府出面理顺并为企业办理下土地证,这一点,说明旅顺口区政府是承认台山基地的事实,且有能力为企业办理产权手续。村民也反映说,这次区政府的强拆,将以前开的开发拆迁动员大会及测量评估结果全部作废,并且说不管历史,只看现在,要求村民无偿搬迁,且不给安置。他们认为,政府这种不按拆迁程序,不给时间,不公示拆迁理由,只下达一个《关于开展龙头街道盐厂新村台山区域清理整治工作的通告》(没有任何签字、盖章)便强行拆除的作法,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接受。

被扒掉的房子 祈求:被拆的企业和个人应得到补偿 采访中得知,这个基地的企业,在厂房上投资是很大的,且大都欠债不少,这些,政府部门也十分了解,还让业户每户上报过。台山养殖户因建厂房,拖欠工人工资等外债最少一家几百万甚至千万以上,他们认为,如果这样拆除,企业将无法活下去,企业职工也将全部失业,因为,企业再搬迁,对这些企业和家庭将造成巨大损失,而强拆更是灭顶之灾。目前,必须安排明年的生产,现在“搬迁”,而且强拆,对企业的生产安排、运作、人心士气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这里企业和渔民向记者反映说,在这里十几年的生产和生活,倾注了企业全部精力、情感和钱财,搬迁对于企业和政府都是损失,明显弊大于利,渔业生产远比其他实体企业生产环境复杂的多,异地考察评估是无法完成的事情,不能由拍脑袋决定企业的命运,这些企业都是倾尽全力投入在这片地方,祖孙三代的钱都在里边,还有私人借款和银行贷款,整个基地企业总负债过亿,负债经营,这种情况下的搬迁和遭遇强拆,会把他们逼上绝路的。他们认为,除非涉及国家安全、国家重大项目,企业不会为其他名目的项目让路。企业缴纳土地租金,上缴利润,接纳失地失海农民,生产旺季安排近万人就业,企业有理由拒绝不合理、不合规、不负责的决策和安排。如果非迁不可,那必须给予合理的补偿,房子无照责任在政府,不能因政府的过错把企业的不动产按照无证、违建、临建处理;还应聘请专家学者和有经验的渔民进行勘测和论证,搬迁必须对企业的生产和生活负责,对负债经营的企业负责,若没有能力在搬迁后恢复生产,政府需要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不能让他们失地失海再失去生存的能力。 记者手记:城门失火非得殃及池鱼? 采访结束,面对当地政府的这种决定和行动,记者觉得有许多话要说。 先说说这个基地的“违建”吧,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是没有批下来工业用 地还是当地政府压根就没有去申请办理?但是,为什么使用部队那块地的企业就能办下来手续而其它的就不能呢?这说明,当地政府是有能力办但结果却是没有办,那这责任在哪呢?不是在政府吗? 从建基地到现在已十几个年头了,这些“违建”可不是一夜之间就冒出来的,是陆续出现的,那么,即有今日当初干什么来着?这十几年没来拆,怎么出了两起事故就非要全部拆除呢? 再说说这两起事故吧。一个是严重的违规作业,一个是刚刚入基地不久的企业,这两企业的事故,与企业厂房有没有执照有没有土地使用证是一点关系没有的,记者在想,如果这两起事故,发生在那几家土地及其它手续齐全的企业,会不会有今天这大量强拆的结果呢?这两起事故,与其它守法经营的企业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而当地政府目前的做法,纯属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说白了,这种行为,纯是政府官员们怕丢乌纱的做法,为保自己的官,拿企业及渔民利益甚至生死于不顾,这又是一种什么行为?这种行为该停止了。 到记者前去采访时,这里的强拆已发生过五次,且还在继续发生着,什么时候能停止?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记者不得而知,记者只是在担心,如果接下来的强拆,遭遇到反抗甚至出现人命,那这些官员们的乌纱真保不住了。记者孙迪文并摄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