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办事 > > 正文

70年前,他们如何讨论女子选秀应有的标准

2018-06-02 19:08  来源:ljzlm.com           

原标题:70年前,他们如何讨论女子选秀应有的标准

最近,综艺节目《创造101》受到观众热议,在一众肤白腰细的美少女中,王菊以其“非主流”美女的外貌现身其中,同场竞技的选手评价她“没什么少女感”。 然而,王菊以其坦率的态度,在节目中接纳并消化观众的“黑”,并敢于在节目中“自黑”赢得不少好感。同时,她还说出“我并不觉得自己是完全没有实力的人,可是为什么我自认为的实力,还不如一些长得好看的女生,光凭好看就可以被观众喜爱”等发人深省的言论。 一时间,不少无感甚或原本讨厌王菊的观众被这些敢作敢为、充满挑战性的想法触动,自发成为“陶渊明”(王菊粉丝的别称)。

王菊 今天的女团选拔,归根结底依然是一场大型女子选秀,放眼历史,其实不乏这样的选秀活动,当我们往回看时,会发现不少振聋发聩的言论早有前人呼喊。今天,我们单拣1946年轰动一时的“上海小姐”选举比赛,看看当年他们是怎样讨论女子选秀应有的标准?什么样的女子才能赢得最后的荣耀?当然,我们还关心,像王菊这样有个性、有实力,相貌却非属主流审美的选手,如果放在当年,能选的上“上海小姐”吗? “上海小姐”来源 如今很多人知道“上海小姐”这段往事,大抵要归功于王安忆的小说《长恨歌》,小说中女主人公王琦瑶寄出一张自己的照片,随后入选“上海小姐”的竞逐,只在初赛这天,繁华的上海滩所有的人、事、物仿佛都在簇拥着这些小姐们走向前台: 这一天,就更是不同凡响。是小姐们的节日,太阳都是为她们升起的,照着她们从千家万户走出来。花店里的花是为她们馨售一空的,为的是庆贺她们入围。最漂亮的时装穿在她们身上,最高超的化妆术体现在她们脸上,还有最摩登的发型,做在她们头上。这就像是一次女性服饰大博览,她们是模特儿。她们的容貌全是百里挑一。她们分开来看,个个可以夺魁;对比着看,一个赛一个;再要合起来,这美便是排山倒海之势。她们是这城市的精髓,灵魂一样的。平常的日子里,她们的美润染在空气里,平均分布的,而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她们集起精华,钟灵娟秀,画下这城市最美的图画。 此番华美的背后,一段苦痛历史王安忆并没有提及。这一年的“上海小姐”选举,拉抬起的名目是为难民筹款。当年春天,苏北地区水灾肆虐,为了给灾害中的难民筹救济金,苏北难民救济会上海筹募委员会最初欲采用项目分配的方式进行筹款,要求上海的金融界、实业界、妇女界、工界等各个社会团体,在为期两个月内,筹集相应金额,预计最终总金额达到20亿,用于救济难民。 然而,在各项赈灾活动结束后,距离20亿还遥遥无期。于是,募捐组织者推出“上海小姐”选举活动。7月25日起开始筹备,8月20日正式举办。比赛通过选票的形式角逐出“上海小姐”,还计划选出平剧、歌唱、舞国等组别的“皇后”。选票共分红色、绿色、黄色三种,分别能充当100票、50票和10票,计算下来,每票折合1000元,面值最小的黄色选票需10000元购得,最终选票共卖得1亿余元,如果算上“上海小姐”的周边活动,最终,单仅“上海小姐”一项募得2亿元。某种程度而言,我们今天所言的“粉丝经济”,在当年就已初现端倪。

“上海小姐”选举 “上海小姐”争议 关于“上海小姐”选举的宣传最先在报章媒体上铺开,报纸随后也成为舆论纷争的主战场,究其核心论争的问题,亦与今日无异,即什么样的女子堪当“上海小姐”的名号?“上海小姐”只要美貌即可吗?

“上海小姐”合影,左起:王韵梅、谢家骅、刘德明 以《申报》为代表的一众媒体,以“上海小姐”勇于担当,为灾民募款的理由声表支持。针对当时本欲参评“越剧皇后”的袁雪芬因“人言可畏”的原因后来选择退出选举的行为,《申报》评论道: 以上海小姐选举事为例,谁勇敢,谁怯懦,谁在旁边说风凉话,一清二楚。在这里,使人感觉到袁雪芬小姐毕竟还天真,有许多自命为妇女先锋,自命为热心社会公益的人士,请问他们在什么地方,为何不出来? 这一言论颇具代表性,在“上海小姐”选举当日,《立报》发出一篇《捧上海小姐》的言论,亦是高度肯定“上海小姐”的善心善举。《立报》认为“一般色相的代价,并不拿出来充作善举,是不可与选举上海小姐事件同等看法”,“上海小姐”此番善举,即使是“以色相供人评玩”也值得赞赏。

《立报》 从评论中可以发现,时人言“上海小姐”之“美”,多不在于品谈其外貌之美,而多立足于善举而肯定这些小姐具有“内美”。如《新闻报》认为,为了救灾而办的“上海小姐”,最初为的是募钱,“居然也引起许多冷嘲,热讽,道在胆怯的小姐听了,一定退缩,放弃竞选无疑……我倒以为这些被选举人见义勇为的魄力,确是一种‘内美’,值得加以赞扬。” 另一些媒体则站在这一立场的对立面,冷嘲热讽皆有之。其中不少冷嘲方式令人发笑,最具代表性的当数《沪报》对“小姐”一词的追究。在“上海小姐”开选前四天,《沪报》写道: 假如“上海小姐”参加竞选的资格,必须限令“真崭实货”的小姐,以处女为原则的话,准会从千百候选人中间找不出一个来!小茉莉的妈妈她就翘起大拇指夸称:“吾家出生了十四个月的小茉莉,就有上项入选资格。”

《沪报》 对于“上海小姐”通过花钱购买选票的角逐方式,不辅以其他能力的展现,《世界晨报》表示不满,认为在国际上此类选举都要以健康为第一标准,“而我们竟以钱多为唯一标准,未免太可笑了”。《新民报晚刊》直接点破:“在她们打开玻璃皮包付款买票时,她们的眼睛只是注视在桌上放着的《上海小姐特辑》上的丽影,在那个时光,我想她们脑子里绝没有想到这两张票子四万块钱是为着苏北难民吧。”

《世界晨报》 除了对于选举方式的诟病,反对者们还重新定义“上海小姐”。《侨声报》上有读者来信,提出“上海小姐”先要有五个条件:“一、人格高尚。二、学问渊博。三、态度大方。四、交际广阔。五、外貌健美。”然而,相形之下,位列第一的“上海小姐”王韵梅为舞台舞女出身,“上海小姐”第二名谢家骅因父亲被指控为“汉奸”,因而她参加选举时被认为别有用心,“她希望能选为上海小姐,可与达官贵人交际,以便使其父脱罪”。

《侨声报》 不过,不论是赞同选举者又或是反对者,双方都有意透过外貌强调“内美”,几乎潜意识地认为“内美”比外貌更重要。反观今天的《创造101》,我们又要如何定义女团?女子选秀到底该看重什么?这样的问题,或许会继续困扰我们很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