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办事 > > 正文

辱母案黑揭黑揭开又一角,舆论会反转?

2018-02-01 11:42  来源:未知           

重磅!于欢父亲被揭集资数十亿,辱母案黑揭黑揭开冰山一角?

感谢高层和最高院给了媒体报道评论山东聊城“辱母案”的机会。现在案件越揭越精彩,各方势力都被逼了出来,案件更有看头了,更大的案件正在被牵出来。

辱母案揭开了黑盖子,看看到底乱到了什么地步!

县地税局长非法集资数十亿?

昨天网上传一段音频,一位张姓女律师在上课时讲到了“辱母”案,她的助理在办理苏银霞的另一个案子,既“血饮”讲的“非法集资案”。

张律师讲,苏银霞的丈夫于有西是冠县地税局长,他以自己的权力给招商引资到冠县的一家国际大型服装企业划拨2000亩土地,苏银霞的汽车刹车垫厂占据这2000亩土地的一部分。然后于有西又以这家企业作担保集资吸储社会资金。集资数额张律师讲了两个数据:一是“集资上亿”;二是“吸收几十亿社会存款”。

“辱母案”发生后,这家作担保的大型企业因债务重重资金链断裂,找到张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提请诉讼,一是撇清公司与非法集资的关系,公司只是担保,没有其他关系;二是要找回自己公司的损失。什么损失?这起集资案如何造成这家公司的损失,没有讲清楚。是不是这家公司也有钱给了于有西?

冠县警方对涉及非法集资的苏银霞和她的女儿共七八人进行了拘捕,而于有西则逃跑了。

大戏的帷幕已经拉开

关于非法集资问题,南方周末的文章是没有讲到的。

血饮的文章《辱母杀人案,又一场无良媒体的人血馒头盛宴!》讲到了非法集资,也讲到了于有西潜逃一事。但对这样的重大线索只是一笔带过,作出一个“黑吃黑”的结论,对“非法集资”一事是欲言又止。更没有交待于有西是冠县地税局长。

张姓律师披露了更多的细节,但也是语焉不详,含糊不清。比如:

一、2000亩土地是怎么划给那家大公司的?地税局长是没有这个权力的,这是土管局长的职权。并且这么大的土地是要上县政府县长办公会的,甚至要上县委常委会。地税局长于有西一个人做不了这件事。

二、集资数额到底是多少?一说上亿,一说数十亿,作为一个律师这么讲是极端不严谨、不专业的。如果量刑,这可是相当大的区别,可能是生与死的区别。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反复听了几遍,就是两个数字。

三、这个集资项目到底是以谁的名义进行的?是以哪 一家公司?是苏银霞的公司?还是以于有西个人的名义?除了于有西一家,还有哪 一些人参与在这个集资项目里?如果没有搞清楚这些事情之前,这个案子是不能乱讲的。因为这才是罪与非罪的要害。因为对于社会金融的定罪并不清楚,社会集资也不完全就是有罪的,但是如果于有西参与进来,公职人员及其家属参与进来,那就是问题。比如,民间借贷是允许的,甚至是鼓励的,但年利息超过36%,就属于高利贷,就是不允许的,那家高利贷公司月息10%,就是明显的高利贷,如果法律诉讼,就不能被认可。有人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高利贷就不行,不但不能还钱,还要法律打击制裁你。

四、集资钱是从哪里来的?即使是集资上亿,这也是不小的数额,数十亿就更是巨额数字,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是谁的钱?有多少是公务员的钱?公务员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银行的钱?有没有财政的钱?有没有税钱?企业难过到如此程度,冠县还有这么多社会资金在集资融集,这也是个非常重要的经济社会现象。不是从企业赚钱,这么多钱来自何处?

五、巨额集资款现在在哪里?集资有几种用途:一种是投资一个具体的项目,一种是为企业经营融资,还有一种是高利贷。从目前的事实,没有看到这项集资款是用于高利贷。另外,不论以何种形式集资,于有西应该是以一个机构集资的,集资的钱应该存在银行里。也就是说这笔钱如果没有花出去,就还应该在银行里存着。只要在银行里,本金就无风险。如果不在银行里,这么大的钱去了哪里?如此,这项非法集资也可能牵扯到银行。

六、那家为于有西集资作担保的公司与集资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担保?为什么作担保?为什么这项集资让它资金链断裂?它资金链断裂了,为什么要从集资项目中找损失?

从辱母案到高利贷,现在又牵出一个非法集资案,难道聊城辱母案的黑幕不是刚刚揭开了一个小角?

探向辱母案的背后深处

曝光非法集资案后,我们就要重新审视“辱母案”。

第一,非法集资案集了那么多钱,苏银霞为什么还要去用高利贷?包括“血饮”也列出苏银霞作为老赖的欠款共计2000万元,两家银行,一家机构,一家私人,这些欠债与集资有没有关系,欠债当中包括不包括高利贷?

第二,为什么非法集资案在前,而在辱母案发生之后,警方才以非法集资罪名拘捕苏银霞等人?而拘捕苏银霞的同时,高利贷公司的老板马某也同时被拘捕。这两起案件到底有什么关联?

第三,为什么抓捕了苏银霞等人,而地税局长于有西却跑了。于欢的姑姑曾讲,于有西跑路的时候从公司拿了2万元钱,还说等他们母子出来了,他就会回来。也就是说,于有西是在苏银霞被抓之后才跑的。

第四,在于有西被曝光是县地税局长之后,也证实了我们前面的一些猜测,这就是上一篇文章讲的“后台”和“关系”问题。鲁西一个小县城,10多万人而已,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些逼债的不会不知道苏银霞的老公是县地税局长,也是一个头面人物,即使是逼债会采取如此下作手段?不就是曲曲17万元,何况已经赚了上百万元?警察的态度也就让人生疑,当然包括法院。

这时候,老徐就想站起来伸出双手去触摸那后面的东西。就感觉“辱母案”绝不这么简单,似乎后面还有一个更大的东西,能感受到一股更大的力量的存在。

当然,这只一种猜测。

姑姑视频和律师音频的对阵——昨天网上传播于欢姑姑视频和另一方律师的音频,在网上围观中发出各自的声音。

争取舆论支持,这很正常。

姑姑的视频没有讲到集资案,但讲到了苏银霞被拘留一事。讲到借高利贷是为了还银行贷款,还了贷款,新的贷款却没贷下来。而律师的音频就讲了于欢的父亲是县地税局长,重点讲了集资案。

双方都讲了证据问题。律师讲,应该相信法院判决书的证据,南方周末讲的证据在判决书中就没有。而于欢的姑姑则说,调查时,这些证据都讲了,也签了字,但法院没有采纳,就没有写进判决书。对于法院的判决书,吃瓜群众当然也会有自己的判断,而不会像张律师那样坚信不疑。

不过张律师讲得也有客观之处,即使苏银霞是个罪犯,人格也应该受到尊重,人身侮辱是不行的。即使按照法院的证据,她也认为是防卫过当,于欢判无期是重了。应该改判。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