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旅游 > 办事 > > 正文

陈忠实透过性窥探人的心态和社会秘史

2018-02-01 01:57  来源:未知           

陈忠实:抽烟喝酒真性情

2016年的4月29日,著名作家、长篇小说《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先生因病去世,一时间万众悲悼,就连中央领导人也想送去了花圈。大家都知道他的《白鹿原》从出版之日起就好评如潮,但也争议不断,但是这部作品却以其多变的笔法、宏大的意境、深刻的内涵、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向广大读者展示了关中平原几十年的沧桑巨变,带有十分厚重的历史感,最后征服了读者,也征服了评委,获得了中国小说最高奖――茅盾文学奖。自打问世之日起,《白鹿原》就被改编成话剧、歌剧、连环画、电影、电视剧、泥塑等多种表现形式展示给大家,现在,甚至还修建了“白鹿原影视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部《白鹿原》引发了中国的“白鹿原现象”,同时也构建了“白鹿原产业”。做出如此巨大成就的“白鹿原之父”陈忠实先生却在功成名就之后,仍然保持了他的农民本色与赤子之心,这种朴素的人格魅力比起那些“一阔脸就变”的所谓名人,更加显得难能可贵,也更加值得被大家永久的纪念。时隔一年,笔者曾与陈忠实先生有过交往,不禁想起陈先生抽烟喝酒的许多往事,在此记叙下来,以響广大读者。

先说抽烟。大家都知道烟草当中含有尼古丁,有一定的麻醉兴奋作用,所以搞艺术创作的普遍都爱抽烟,在吞云吐雾当中激发自己的灵感,当年作家路遥在创作传世之作《平凡的世界》之时,故意将自己放逐在煤矿沙漠、人烟罕至之处,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他必须要回到西安为自己带一些“粮食”,这些粮食当中就有雪茄烟。陈忠实也不例外,他的烟瘾是自小就养成的,但是他抽烟的档次随自己人生事业的走势,也呈现出鲜明的变化。早年时家境贫寒,抽的多是几分钱一包或者几角钱一包的烟,最贫困之时,连这些都买不起,烟瘾发作了,就找一些树叶用麻纸包好,点着来抽,经常呛的自己咳嗽不止,眼泪直流。虽然如此,但对一解烟瘾来说,聊胜于无。随后,随着他在文坛上知名度越来越高,收入也越来越好,他抽烟的档次也在逐步提高,在抽的过程当中,过去只能将就,现在就可以讲究了。他逐渐把抽烟的品种固定下来――偏爱各种各样的雪茄。(抽烟的人都知道,雪茄这种烟,烟草味十分浓郁,吸上一口酷爽无比,即便不吸烟者,拿起雪茄烟闻一闻,那种烟草特有的香味儿也足以让人觉得怡神舒畅)。忠实先生更是如此,出名后的他,每日里雪茄烟不离口,会客也抽,用抽增近与到访者的心里距离;创作也丑,以抽来激发自己创作的灵感;闲暇无事时也抽,用抽慢慢地去体会人生的况味与岁月的沧桑。他爱抽烟会抽烟,因此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送给对方礼品也首选香烟,经常整条整条地递给朋友,让朋友和他一起享受吸烟的乐趣。

再说喝酒。古人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可知美酒对于抒发人的感情,体现艺术作品的韵味,作用多多。历来文人墨客好饮者多如过江之鲫,忠实先生同样如此。当年因为家境贫寒,虽然学习成绩优异,可是无缘去读大学,深感前途渺茫、万念俱灰之时,他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一瓶廉价白酒,全部灌入口中,随即泪流满面,不知道是廉价酒的热辣,还是他内心的痛苦所致,也许两者兼或有之吧!那次大醉以后,他从此爱上了饮酒,同时也为自己找准了前途的出路方向,就是要用手中的这支笔开创自己的文学世界,事实证明果真如此,日后漫长的几十年创作生涯当中,美酒与他的创作生活密不可分:每当他写出一篇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之时,特别是这篇作品发表在比较有影响力的文学期刊上,陈忠实一定会打开一瓶白酒,痛饮一番,以庆祝自己在文学的道路上又向前走了一步。在往后到他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当他得知自己数年的心血之作《白鹿原》获得茅盾文学奖之时,他为自己打开了一瓶西凤酒,满满的倒上一杯,一言而尽,火辣辣的西凤酒通过口腔入肚,辣的他闭上眼睛,脸上沟壑纵横的皱纹,更是挤到了一起。但是,却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畅快与舒心,就这样美酒伴随着他的生活,创作时激发灵感,有成绩时借以告慰,酒已经与他的生活和生命须臾不可分开!

陈忠实自己说,他之所以喜爱雪茄、西凤酒,听秦腔、看球赛,是因为他不喜欢温吞水的东西,在这些浓烈的感官刺激之下,一个人的情感能够得到彻底的释放,而他顶天立地、斗志昂扬、敢爱敢恨、做到极致的西北汉子形象,就这样矗立在世人面前,也将一个大写的“作家”二字借助自己的作品反映世间百态,安慰世道人心。

《白鹿原》透过神秘的性,窥探到了每个人的心态和社会秘史

4月17日下午,综合了多方可靠信源得知,才刚播一集的史诗大剧《白鹿原》因为“不知道的原因”遭遇紧急停播。说起这部剧,真是一部风雨飘摇的悲催史:立项就花了十年,投资近3个亿,没编剧敢接还几易导演,又遭遇了停播这最致命的一击!

4月18日中午,两家卫视的官方微博都发表了声明表示,“为取得更好的播出效果,电视剧《白鹿原》将择机播出,感谢大家关注!”这么一句话,能服众?也太低估观众的智商了吧。电视剧《白鹿原》什么时候复播?或许没有人知道。

推荐阅读:电视剧《白鹿原》不在陕西卫视播放,是秦人对陈老的最大不敬

今天,书房菌谈谈《白鹿原》里的性!

陈忠实先生的长篇小说《白鹿原》最初在《当代》1992年第6期和1993年第1期上分两期连载,随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93年6月正式出版。

这部小说面世后一时洛阳纸贵,好评如潮。评论界普遍认为这是“一部可以称之为史诗的大作品”。但与此同时,也有人对《白鹿原》提出批评,或认为这部作品是以严肃文学的身份向商品文化“妥协”,向大众情趣“献媚”,小说中的大量性描写首当其冲;或认为《白鹿原》有意模糊了政治斗争应有的界限,美化了地主阶级,丑化了农民革命,背离了历史唯物主义;或认为《白鹿原》以浓墨重彩讴歌了封建宗法文化,带有明显的文化保守主义倾向;还有的直陈《白鹿原》的叙事话语出现了明显的破裂,认为这部长篇存在着重大的艺术创伤;甚至于认为《白鹿原》存在文化价值与艺术价值的脱离,是一部失败之作,批评作家缺乏才气。 (陕西另一位已故作家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第一部发表后,也有类似的经历)

陈忠实在小说《白鹿原》的扉页上引用了巴尔扎克一句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何为秘史?陈忠实在创作《问答》时说:“我和当代所有的作家一样,也是想通过自己的笔,画出这个民族的灵魂。”

民族秘史可以说是家族秘史、家族文化史。作家陈忠实则另辟蹊径,着重表现家族文化,把它放在整个社会历史变迁的大背景下给予系统综合的审视,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以性描写为突破口,这不仅是一种新颖的构思,而且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