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大学 > > 正文

最高法院:还有多少恶俗低俗和鄙俗是恩施法院法律的“尊严”?

2018-02-05 14:11  来源:未知           

  洞穴奇案之十三:  还有多少恶俗低俗和鄙俗是恩施法院法律的“尊严”?  青衣晓  我与农资公司改制领导小组委托的居间人恩施市拍卖行签订的居间合同《拍卖成效确认书》上有一个格式条款,已明确告知法院,这是行政案件:  “因拍卖标的物资产发生经济及产权纠纷,由市农资公司改制领导小组负责解决(房屋房产观澜)。”  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具体行政行为。  法律人诈骗钱财编造的“确认权属”的案由根本不成立,根本就不关恩施法院民事法庭任何事。一审二审和再审法律人权力寻租,已丧失裁判权。  若是有人认为自己也有资格,去据其资格告行政机关好了,第三人的资格不关我什么事。资格不是万能的。资格是特定的。债是流动的,不动产是法定的。安置特定的民事特定物属限制流通物。恩施法院十年都搞不懂。  只要法律人能足够无知,就能痴能吃还会操,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  这是邪教徒付泽润的万能法庭。  根据《拍卖成效确认书》的格式条款:“因拍卖标的物资产发生经济及产权纠纷,由市农资公司改制领导小组负责解决。”  根据诉讼法的有关规定,本案是由特殊时期成立的行政机关承担其法律责任。我经行政行为取得的物权,与再审民事法庭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我没拿过翟齐芳的钱,法律人权力寻租,自己裁判自己,本案不关我什么事。没有人会信权力寻租的白痴判决书。陈雪松门权力寻租,无论怎么判决多少次都还是权力寻租。没人能逃脱这个逻辑。  本案的购房款都是翟齐芳给陈忠斌的,所以“没有证据”,但是,借款或者赠与购房款却是有证据。与张恩山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赠与或者借款购房有证人陈忠斌。请注意这个节点。本案纯属邪教徒式的法律人付泽润教唆恶人先告状告错了人。  请对法院确认的“判决确有错误”自查自纠。本审权力寻租恶俗加卑俗早已积重难返,对“判决确有错误”案件自查自纠又是何其难?再审的定义是审查之前的法官是否滥用权力,说白了就是审判法官。  刚开始,本案是江湖骗子付泽润在诈骗钱财,然后是一审的几个法律人帮着骗,再然后是一堆法律人自动甚至是自发地集体无意识地帮着江湖骗子行骗江湖骗术。要是恩施法院没有这样的法官,劳教犯怎么敢在一审前就偷住在我的房子里等恩施法院送白痴判决上门呢?  现在,又逢再审。已经不需要邪教徒付泽润教唆恩施法院的法官了,由恩施法院法官自觉自动地帮着骗。沿着程序违法、伪证和白痴判决书去“按谁出钱谁享有财产所有权”、“共同购买,按份共有”。法官,法律是为法律人诈骗钱财服务的。法律是司法牟利的专利。破坏我私有财产能粉饰得如此光鲜!  这不就是付泽润利用的集体无意识吗?  中国版波茨坦磨坊案,法律人权力寻租,走了一个,又来一个换了一批,又来一群。  权力寻租只有永远正确,没有“判决确有错误”的自我反省,没有自查自纠,只有恶俗无限,只有解构经典是“法律的尊严”,只有“我吃了就吃了,你想怎地,你想怎地就怎地”的一副精蝇蛆叫的嘴脸在虎啸公堂。  既然恩施法院替诈骗犯诈骗钱财一意孤行要乱解释法律把国家安置下岗职工的案件判成“农资公司依法改制安置职工是在卖萝卜白菜。”我也就无语了。说得好听,口口声声说“排除了一切人为干扰”,却又来一个自动地帮邪教徒付泽润行骗。你排除得了吗?法律人权力寻租邪教的逻辑深入骨髓:“儿子跟妈打官司我们要判妈赢”,三大诉讼法乱作一团搞钱搞房子搞女人。所根据的就是所谓的“道德”,早已积重难返。试问,我还能到达那个遥远的实事求是法庭吗?  十年搞不懂企业改制是依法改制,还当什么法官!这法袍里是空的,法官早已在土匪式的地缘政治里去强盗座大堂。  这是鳄鱼法官。  这样的母亲,请法官吃喝嫖赌,然后象某种神兽似把法官屙的白痴屎往我的房子里搬。一买冥钞低钱骗死人的买了一堆白痴判决书。我不认识。这是法官的妈。  问法律,问专业,一问三不知。倒是搞懂了我在中国的房子是装陈雪松门的白痴屎的。  中国人丑陋,法律人喜欢程序违法优先。连程序违法是裁判权的丧失都搞不明白,千方百计替诈骗犯编故事。  瞧一瞧,在法治2.0时代,这样的“道德”多道德呵!  法律人利用母亲诈骗儿子,付泽润操纵一个国家的司法教唆母亲拿儿子的财产去设继承权,一手请法官吃了五万多元,一手教唆翟齐芳到恩施法院去下跪乞求白痴判决书,然后要我也去给翟齐芳下跪装孝子。  我这哪里是在“实事求是法庭”,分明就是在趟五千年以来衙门里狱卒们一字排开的棍阵。在这个洞穴里,法律人乘机能痴能吃还会操。陈雪松门分明就是wenziyu里的那个遗传系的狱卒,哪里是什么法官?分明就是封建时代的儿皇帝,披的不是法袍,而是皇袍。这哪是什么公仆,分明就是原始部落在祭祀,在杀杀人诈诈钱骗骗人喝喝红酒写写白痴判决书的恶俗里找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法官,这是你妈。我没这样的妈!  恩施法院那个孝子法官,请你好好往前走。帮法律人诈骗钱财编故事,请好好调动全世界的法律人来帮着编把诈骗钱财的故事编圆一点。别被我用自然语言学抓住任何漏洞。  一审二审和再审,并非是江湖骗子付泽润的江湖骗术有多高明,而是周围帮着骗的法律人能自我沦陷会自欺欺人。又要判决按份共有,这是江湖骗子付泽润的逻辑。对这套江湖骗术,我不感兴趣。  我倒是想看看,“人民法院依法判案”,究竟是根据的什么?  恩施法院卖白痴判决书,是根据的权力寻租?还是程序违法或者是伪证?抑或是根据恶俗、低俗和鄙俗?既然“双方都没有证据”,用自己裁判自己的方式侵犯人权。总不至于历经十二年连0.2毫米的进步都没有吧?  这是中国版波茨坦磨坊案:伪证,程序违法,权力寻租,老鼠嫁女。它们说这是我妈。我不认识。大孝子法官,语无伦次大发什么雷霆?法官,这分明就是你妈。  法官,你去和你妈按份共有恩施法院。  看来,我是不能完成对这个国家中的“家”的拯救了。已经瘫痪的翟齐芳又轮到搞不懂“物权法定”只会乱解释法律的法官帮付泽润关进“太潮湿根本不能住人”仅能作为生产车间的原职工食堂含恨而终,倒是搞懂了我在中国这个的“家”唯一的功能就是装法律人权力寻租的判决书,算是其对“孝”最大的理解。  公正是一切孝道的基础。这个“大孝子”法官又搞不明白。  若按翟齐芳给自己涂脂抹粉的说法,即使因腐败案闹翻脸,还在各种场合称要给我买养老保险。那么,我将来的退休金也要和翟齐芳按份共有?谁敢说儿子购房母亲出的钱不是赠与?事实上,我国就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子女婚后购房父母出的钱应视为赠与。要知道,国家安置特定的对象的无论是退休金还是生产资料都是特定物。这样的一个简单的道理,政府安置我的生产资料存在各种补偿,这些安置特定的对象的特定物的补偿根本不与翟齐芳按份共有。再审法官硬是搞不明白。  没有这样的法官,法律人付泽润怎么能完成利用我家老人进行骗诉呢?  真是国际笑话,连“国家”一词的定义都搞不清楚,还能搞懂改制的定义?说得明白些,农资公司只是产权制度改革转为职工私有,并不是属职工的妈所有。拿不出共同购买的书面合同,说什么也不会有人信。“共同购买,按份共有”,说得比唱的还好听,这是付泽润的逻辑。说白了就是破坏我生产资料,诈骗钱财去孝敬法律人的妈,还大谈什么“忠孝礼义廉”把自己打扮成大孝子?把恶意诉讼的枉法裁判扔进“国家”中的其中一个家庭中,就是法官对依法治国或者就是法官对自己的“家”的理解?  法官,你当了这样的“孝子”,于是我就大逆不道?法官,这样的孝子,你去当去。这是你妈,我没这样的妈!  我可以将房子送给我母亲,但法院卖判决书恶意诉讼行不通。法院欲想判决按份共有,总不至于法律简陋到连公民自治的事实签订合同即程序的正义的必经程序都不要吧?  请自己去翻。只怕尘埃早已此案连彼案,千家文都泛黄,此案的尘埃已小心翼翼精心保存了千年。检察院早已抗诉的抗诉意见书写得非常明白:  “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对双方是委托关系或是借款关系的不同主张,证明双方并无按份共有的主观意愿。法院判决双按份共有该房屋,违反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  合同是当事人之间的法律,没有合同就没有法律。这是我的法律。想得天真。法律人权利寻租,什么事实都不要,事实可以随便捏告。仅仅忘了捏告一个“委托”合同,现在,委托关系不成立了,又要捏告出一个“共同购房”。一样没有证据,没有事实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不是法律人臆病频发地代替当事人契约自治。别搞错了。  法律人诈骗钱财,凭空想象葫芦僧乱判决葫芦案,对不起,请把共同购买房屋的合同拿出来。这是我的法律。这才是法庭程序的必经程序:没有这个当事人契约自治的程序,那么法庭评判所必须依赖的程序就不存在。说白了就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法律首先是让公民在社会去契约自治,公民如果自治错了,才轮到法律替公民权利完成自治。  现在,我倒要看看恩施法院怎样继续行骗。不过,我量你调动全中国甚至世界法官来帮诈骗犯行骗你也没这个本事,你替江湖骗子行骗编不象一个“共同购房,按份共有”的故事。  法律人权力寻租的案件,无论审判多少次永远都还是权力寻租程序违法,这是永远也逃不掉的逻辑。至此,唯一的公正就是撤销判决,恢复原物。  若是恶俗低俗鄙俗也能当法律,我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这是我最客气的文章。再见。  2012年11月20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