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理财师 > 谜案 > > 正文

保千里涉嫌隐瞒客户 蹊跷对外投资巨额投资流向个人

2018-05-10 17:46  来源:未知           

保千里涉嫌隐瞒客户 蹊跷对外投资巨额投资流向个人

  (原标题:保千里涉嫌隐瞒客户背景 巨额投资流向个人)

  2017年9月08日消息,保千里实际控制人庄敏,公开的履历始于上世纪80年代在广东药学院的求学经历。短暂的执医生涯后,他投身商海,从事安防事业。

  公开的资料从未披露过,他的家乡在广东汕尾海丰县。

  上月中旬,庄敏被行政处罚60万元。监管部门调查显示,保千里在三年前的借壳上市的过程中,通过九份虚假协议,使重组资产评估虚增2.7亿元。庄敏随后辞去了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职位。

  然而“汕尾海丰县”的这一信息,可能透露了保千里在借壳上市过程中的另一个秘密。

  工商局的档案资料显示,在被保千里详细披露的2011-2014年前五大客户中,一些客户曾由身份信息显示为“汕尾海丰县”的庄姓人士控制,其中部分人士可以被证实为庄敏的“近亲”。

  网易「清流」工作室估算,曾出现庄敏的父亲、二哥等亲友,以及其他“汕尾海丰县”的庄姓人士身影的“客户们”,在2011-2014年,这些客户 贡献的销售金额分别占保千里当年营收总额的55.28%、54.86%、37.21%、16.69% ;四年累积为保千里贡献了4.3亿元业绩。

  借壳期间,保千里为什么对客户们的近亲背景讳莫如深?保千里与这些“近亲”客户之间是否有利益安排?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成功借壳上市后,保千里不再披露前五大客户的具体情况。

  而成为上市公司后的保千里,开始热衷于对外投资。通过这些对外投资,巨额资金从上市公司流向一些自然人。网易「清流」工作室的调查结果显示,部分人士亦与保千里此前的客户产生了联系。

  涉嫌隐瞒客户“近亲”背景

  从瑞华大厦,到天河安防网络城所在的高科大厦,再到科韵路软件园,2015年之前的广州市锐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锐安电子”)算不上一家大规模公司:在广州天河区辗转搬迁数次,租房合同显示其办公场所大多在100平米上下,每月租金3000元左右。

  但至少在2011-2014年之间,锐安电子是保千里总体营收贡献最大的客户。

  保千里借壳上市期间的文件《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修订稿)》(下称《报告书》)显示,锐安电子在2011-2014年期间,分别位列保千里第2、3、2、3大客户,分别贡献销售金额1165.73万元、2263.57万元、5786.86万元、7950.70万元。4年累计贡献销售金额达1.72亿元。

  但披露了上述业绩状况的《报告书》没有指出,“重要客户”锐安电子的曾用名为“广州保千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它在2007年底设立之初的股东为“广东保千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穿透后的控制人为庄敏之父庄宇基。

保千里涉嫌隐瞒客户 蹊跷对外投资巨额投资流向个人

  2008年8月,庄敏之父庄宇基,将锐安电子的股权转让予庄家泉、庄平两位自然人。工商局的文件显示,庄家泉、庄平登记的住所均为“汕尾海丰县”。而庄家泉在至少7家公司中与庄敏产生交集——或共同持有股份,或在公司任职。

  在随后3年多时间里,庄家泉、庄平一直为锐安电子的控制者。他们持有锐安电子股份的时间包含了2011年的前11个月。直到2011年12月1日,庄家泉、庄平才将股份悉数转让。

  深圳市视界之龙电子有限公司(下称“视界之龙”)是另一个重要客户。

  根据《报告书》,视界之龙在2011-2014年期间,分别位列保千里第5、5、1、2大客户,分别贡献销售金额450.19万元、1024.92万元、6894.58万元、8534.22万元。4年累计贡献销售金额达1.69亿元。

  同样未被保千里披露的是,视界之龙在设立之初的股东为詹健雄。根据保千里在《报告书》披露的信息,一名叫做詹健雄的人士为保千里公司员工,他亦曾为庄敏保千里股份的“代持人”。

保千里涉嫌隐瞒客户 蹊跷对外投资巨额投资流向个人

  2011 年2月,詹健雄将45%的视界之龙股份转让予一名自然人庄生。而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财务顾问报告显示,庄敏的二哥名为“庄生”。

  同年11月,詹健雄、庄生将视界之龙全部转让。但一个细节是,詹健雄仍在新股东控制下的视界之龙担任“总经理”一职,直到2013年4月。

  像锐安电子、视界之龙一样,与保千里实际控制人庄敏产生联系的“客户”还有一些。

  比如广东杰安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杰安电子”)。杰安电子为保千里2012年第一大客户,当年贡献销售金额3773.4万元。

  但不为人知的是,杰安电子在2012年时的大股东为自然人曹雪贞。网易「清流」工作室交叉对比身份信息确认,曹雪贞曾为庄敏早期合作伙伴——在90年代后期成立的广州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广州保千里”)中,庄敏与曹雪贞共同持有股份;曹雪贞亦担任广州保千里海印经营部法人代表。

  再比如深圳帝艾帝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帝艾帝电子”)。帝艾帝电子为保千里2011、2012年第1、2大客户,两年累计贡献销售金额5232.9万元。

  同样未被披露的是,帝艾帝电子在2011年2月出现了一个名为“庄平”的投资者,与前述锐安电子的股东“庄平”同名;而公开资料显示,一位名为“詹健雄”的人士曾在深圳太平洋安防通讯市场经营过名为“帝艾帝”和“保千里”的档口。

  没有证据表明,在股权变更以后,庄敏及其亲友仍能对上述客户施加影响。但保千里在借壳上市的文件中,对客户曾经的“近亲”背景讳莫如深,对至少在2011、2012年期间,公司员工、商业合作伙伴在客户公司中的任职状况只字不提,令人费解。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向网易「清流」工作室评述:“如果上市公司主要客户是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近亲控制,这就属于关联关系,需要披露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如果主要客户在借壳上市之前脱离了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近亲的关系,我认为还是需要披露。因为主要客户之前与上市公司是关联关系,基于这种关联关系形成的稳定客户,当关联关系解除后,客户是否还稳定等,投资者需要知情。”

转载请注明出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