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 宝岛 谜案 卖年货 烘焙 别墅 汇泉贷 足球 大话 县区 车讯 选车 文学 购车 网城 大学 贵金属 兵器库 办事 农业

主页 > 就业 > 文学 > > 正文

证监会牵头清理“微盘 层层代理的类传销网络

2018-02-14 19:48  来源:未知           

(原标题:证监会牵头清理微盘游击队:奇计百出只为收割投资者)

中金社2017年6月27日消息,今年年初,在由证监会牵头召开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上,“微盘”交易被定性为涉嫌聚众赌博,被列入“亟需予以清理整治”的范围。会议同时提出,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半年之后,孵化自各地贵金属、原油类交易所的各类“微盘”交易平台并未销声匿迹。上海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监管部门的打击之下,微盘交易平台原本就十分脆弱的金融属性基本散尽,成为带有传销性质的敛财工具。

另一方面,在严厉的监管态势下,微盘交易的活动空间日益狭小,一些代理网络正试图彻底抛掉金融幌子,脱离金融监管视线,更加赤裸裸地从事网上聚众赌博等非法活动。

奇计百出只为收割投资者

利用层层嵌套隐藏的惊人杠杆和畸高的手续费作为“法宝”,这些交易场所高效收割着“入彀”的投资者,形同手机游戏一般,微盘交易变身为噬金黑洞。

以一家自称“江联中心商品交易中心”的微盘平台中的交易品种铜为例,共分为30吨、10吨和1吨三种规格,他们分别对应的保证金为900元、300元和30元每手,对应交易手续费(平仓时单边收取)则高达180元、60元和6元。同时交易规定,客户当前亏损与占用保证金之比不能超过70%,否则将自动平仓。

以交易30吨铜为例,每手占用保证金为900元,而在6月中旬某日,该平台盘面上的每手标价则为38000元左右。这意味着投资者实际上正在使用逾40倍杠杆进行交易。

该微盘交易中心线下的一位代理人告诉记者,假设一位投资者小王首次尝试买入30吨铜一手,支付900元保证金,未主动设置止损线。盘中铜价如下跌1.65%,投资者账面浮亏就会显示为浮亏630元,系统将自动平仓并扣除180元手续费,这意味着在很短的时间里,这位投资者900元本金就仅剩90元,亏损比例达到90%。

不过,在靠手续费牟利的代理人看来,这样的交易并不理想。一位自称刘婷的代理人告诉记者:“如果客户第一次做就亏那么多,很可能被吓跑,前面的工作就白费了,钱我们也没赚到,所以一定会劝投资者最好能止损止盈,这样可以活得更久。”

所谓“止损止盈”,是指投资者在下单时预先设置盈亏比例不等的自动平仓线,一旦触及就自动平仓。盈亏比例以保证金为基数,只计账面浮盈不计手续费。同样以上述投资者小王为例,若其在下单时设置了20%的止损线,当盘中铜价下跌0.4%时,小王保证金就出现了20%的浮亏,触及自动平仓。平仓之后,小王900元本金扣除浮亏180元和手续费180元,浮亏40%,但手续费在其实际亏损的占比大幅增加,意味着代理人的利润率更高。

“让你的客户最好止损,他们的本金就不会亏得太快,也能多玩几次,这样才能有更多手续费。”在刘婷看来,最理想的交易应当是投资者出现10%左右的浮盈时平仓,这样账面上会有浮盈,但却不足以抵冲手续费。这样,投资者既能产生自己有交易天赋的错觉,又会心有不甘,再次交易的愿望自然更强烈。

为了刺激投资者交易,代理人们另有奇招。有的号称有“专业老师带领操作”,有的利用微信红包吸引客户群人气,有的则以奖励相机、手机等方式鼓励盈利客户“晒单”,更有甚者则直接使出了欺诈手法。

在针对某微盘代理平台公司的暗访中,记者以一级代理人身份获得了使用模拟盘的资格。所谓模拟盘,是不需要投入真金白银,即可在虚拟账户上进行相关买卖操作。由于其操作界面与客户的界面一致,通过模拟盘进行的操作也足以让客户以假乱真。而代理人需要做的,就是不断通过模拟盘进行操作,并将其中“盈利”截图发送给客户,以激起他们的交易欲望。

如此多管齐下,不少入彀的投资者被迅速掏空了本金。一位自称每月经手20万手续费的代理人告诉记者,根据他的从业经验,紧跟平台所谓“老师操盘指导”操作的投资者一般存活时间为两个月。这些客户或是中途巨亏离场,或是本金全部变成了手续费,而真正“赚了钱跑路”的只遇到过两次。

层层代理的类传销网络

不同层级的代理人,成为记者调查过程最常接触的对象。与投入真金白银操作相比,成为“微盘”业务的代理人,发展客户并从中获得返点收入,可以说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所谓的“美女业务员”、“微盘交流群”屡见不鲜,难以根除。

在一家自称银河微盘招商中心的微盘代理机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详细阐述了各级代理的分成规则。

按这位客服人员的说法,业内普遍采取一月一结的做法,即各个代理根据名下客户操作的规模由交易场所每月按商定的比例统一返现。同时,成为代理之后还可以继续发展下线,自行设定返现比例,同样由交易场所按月结算。

“如果直接做交易所的一级代理,可以返你直线客户手续费的40%。”该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你发展的下线返多少由你自己定,只要比你少就行。

前述江联中心的陈婷代理则告诉记者,她作为二级代理,可以给自己的下线代理最多20%的返现比例。

“你的客户手续费在5000元以下不能获得返点,5万元以上则可达15%。”陈婷表示:“如果客户做到10万元手续费,我可以给你20%的这个返点,大头都给你了。”

对于如此“慷慨”的行为,陈婷解释称,主要是希望记者能“把这个(业务)搞起来”,并发展出更多的下线代理。

而在记者获得的一份“微盘营销方案”中,则详细介绍了另一家“微盘”平台公司的代理分成模式。

具体而言,该公司建立三层经纪人分级。其中,一级经纪人获得所有他开发的底下经纪人产生的手续费的5%奖励,并获得客户产生手续费的40%;二级经纪人获得三级经纪人产生的手续费的5%奖励,获得客户产生手续费的30%;三级经纪人则只能获得客户产生手续费的25%。

此外,二级、三级经纪人可通过介绍其他同级经纪人及手续费累计达到目标完成晋升。同时,一级经纪人也分为三档,具体“职称”包括一星一级、二星一级和三星一级。

不难看出,不论代理层级如何复杂,各家平台设置的分成比例如何不同,他们终究要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蛋糕”从何而来。“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所谓的分成无疑都只能来自一个最终源头,即客户交易过程中产生的手续费。

严监管下的“游击战”

今年以来,各路微盘平台都感受到了不断加强的监管压力。在关停压力与利益诱惑的双重夹击下,尝够甜头的各路微盘代理机构赌瘾难戒,做出一连串的游击战动作,妄图逃避监管。

最常见的套路莫过于换平台。以记者接触的某微盘代理机构为例,其在短短两个月内交易平台辗转三个微信公众号,其账号主体分别显示为中金物联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东营中合能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和贵州中进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当一个用于微盘交易的微信平台关张时,往往由该公号发布一纸声明,称决定对系统进行全面升级,原交易系统停止服务,要求交易商限期提现出金。而在长则一周,短则数日之后,各级代理和投资者的上线又会通过微信提供新的公众号供交易使用。

另一种有些自欺欺人的做法是把平台包装得不那么像常见的交易场所。例如,不少平台就将交易标的定名为:合金、润滑剂和铜摆件,并将“买入”写作“订货”、卖出写作“沽货”,更有甚者只以“AG”、“RHJ”等元素名和拼音混用的代码示人,形同从事秘密工作。然而可笑的是,为了使所谓“指导老师”根据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和时政消息做出的交易指导能自圆其说,各级代理又不得不向投资者解释——AG和合金就是白银、润滑剂就是原油。

尽管如此,各路代理更换交易平台的日趋频繁,显示出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工作正卓有成效地展开,非法微盘交易的空间日益狭小。面对这样不断趋于“恶劣”的生存环境,一些代理机构甚至铤而走险,准备从事赌博属性更加显化的非法活动。

日前,一些原微盘代理机构开始向外推介一种网上纸牌游戏,其本质是参与者向各级代理购买“入场券”,然后在互联网平台上聚众赌博,赌资通过微信红包流转分配。

法律界人士表示,这一新动向可谓有喜有忧。喜的是这说明金融领域监管强势出击,带有金融色彩的非法活动土壤不再。担忧的是,金融领域的联席监管法律工具略显薄弱,《证券法》并未明文涉及的一些非法行为,只能通过证监会牵头,地方政府关停有关交易场所加以取缔。真正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代理网络并未受到严厉打击。目前一些代理网络彻底抛弃金融幌子后,可能脱离金融监管视线,有待司法机关及时介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999个字符
已有2999条评论 点击查看>>

更多精彩

精品策划

图库